9個故事 | 誠品線上

9個故事

作者 小歐
出版社 聯合發行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9個故事:這是願士「吉哥」人世流轉的9段故事,可能也是你的故事。人世的流轉,歷經淬煉與磨難,但不要忘了「回家」的路。「保持澄淨的心其實是有祕訣的,就是一直讓自己保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這是願士「吉哥」人世流轉的9段故事,可能也是你的故事。 人世的流轉,歷經淬煉與磨難,但不要忘了「回家」的路。 「保持澄淨的心其實是有祕訣的,就是一直讓自己保持著究竟的勇氣,人類的世界看起來很複雜,但是也有它單純的一面。只要試著探看事物的最深處,你想知道的答案,就會變得很清楚。」 住在「草原」的我們,和宇宙四方的其他空間不同,任何一位在這裡生活的能量體,如果沒有什麼意外,他大可以在這裡一直住下去,他愛去別的世界旅行無妨,只要記得回家就好。不過,如果是想要「成為另一個世界的正式成員」,那可就不一樣了。首先,你必需放棄你在這裡的身份,且安排好你到那裡去以後落腳的地方,然後就到那裡去好好生活。而一旦離開以後,要再能夠回到這裡,不曉得要花多少時間、繞多遠的路、吃多少苦頭才行,而且還不一定回得來。總而言之,真要離開這裡是很容易的,但回來卻很難。 通常我們稱呼這些要離開的能量體為「願士」,假使有能量體真心想要離開這裡到另一個地方去,那一定會有他的原因,一定有他想完成的願望,通常我們只會給予祝福。能夠再回來這裡的人,是經過人世間的淬煉,或許也受了許多磨難,我們通常很敬佩那些剛從人類世界回來的能量體,於是我們稱呼這些能量體為「勇士」。 這個故事是願士「吉哥」在人世流轉的故事,但也可能是你的故事。吉哥是作者這輩子的爺爺,在爺爺過世後,以自動書寫的九段影像為基礎,把這個故事寫了出來。這故事有自己的生命,會自己去尋找它的朋友,如果您正讀到這裡,誠摯地邀請您繼續讀下去,和這本書當朋友吧。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小歐六年級生,雖然拿到歷史系碩士的學位,但歷史學得並不太好。曾在出版社、NGO組織、美術館工作,走過一趟四國遍路。因為寫了《九個故事》,開始用寫作來思考人生。 「寫這個故事的過程,是一個非常嶄新的經驗,好像有一個內在的『我』早就把那個故事準備好,只等著我把字打出來,而且這個故事整合了我從小到大對於這個世界和宇宙的想像,並且自行把其中還不了解的過程建構了起來,邊寫時邊有一種『原來是這樣啊』的感覺。」──小歐

產品目錄

產品目錄 前言:如果真有輪迴這回事?第1個故事 草原時代第2個故事 欲加之罪第3個故事 堅持到底的勇氣第4個故事 前輩陪我作實驗第5個故事 重返草原的可能?第6個故事 都是為了妳第7個故事 不要忘了我第8個故事 錯身而過的相逢第9個故事 進行中的未來式

商品規格

書名 / 9個故事
作者 / 小歐
簡介 / 9個故事:這是願士「吉哥」人世流轉的9段故事,可能也是你的故事。人世的流轉,歷經淬煉與磨難,但不要忘了「回家」的路。「保持澄淨的心其實是有祕訣的,就是一直讓自己保
出版社 / 聯合發行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868962828
ISBN10 / 986896282X
EAN / 9789868962828
誠品26碼 / 2680813294001
裝訂 / 平裝
頁數 / 280
語言 / 中文 繁體
級別 /
開數 / 25K

試閱文字

前言 :

前言:如果真有輪迴這回事?


 


我好像還可以記得我很小的時候的事,像是我還是嬰兒時,媽媽幫我換尿布的情景、白天時一個人躺在小床奮力地哭的模樣,這些畫面,至今仍沒忘記。


大概到了三、四歲時,我吃完午飯後總會被哄去睡午覺,但是睡到一半,常會感到打從心裡的哀傷,明明還在睡夢中,卻不曉得在和誰發脾氣似的,開始哭了起來;直到被大人叫起來,我還要坐在客廳的小板凳上,再哭個一個多小時才會平靜。


您可能會覺得這不過是小孩兒的起床氣罷了,確實也是這樣沒錯。但我至今還一直記得,那時我會開始哭的原因,是因為在睡夢中突然意識到自己「又來當人了」,而覺得很不安;且已經長成了有手有腳這麼完整的一個人,好像也來不及後悔了,但也不曉得該怎麼辦,只好把這種焦慮用哭給發洩出來。


奇妙的是,當時的情緒雖然非常強烈,但對我來說這種不安感有一種異常的吸引力,從小到大,我很喜歡回想那時候的場景,只要想起這件事,就會覺得很安心。


 


***


 


我的成長過程,就和這片土地上的一般學子差不多,生活上的重點就是上學念書,希望可以考到好成績,考上好學校,除此之外,沒有太多的考慮,也不曉得自己的未來要做什麼。高中三年級剛好遇到推薦甄試第一屆,抱著試試看的心情考上了大學;大三時因為還不曉得畢業後要做什麼,所以開始準備考研究所,也因而僥倖可以再多念一個學位。


拿到碩士之後,才明白學術研究是怎麼一回事,雖然知道如果努力就可以做到,但是我已經知道這不是自己真的在意的事,於是就決定讓自己找工作,成為一個社會人。


在成為社會人的第二年,雖然我依然對未來感到迷惘,但是心理狀態開始有了微妙的變化;那時我會經常想起童年午睡時的哭泣,於是也開始思考當年對「又來當人了」感到不安的心情,那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接下來的幾年間,透過宗教、科學、心理學各方面,不管是閱讀,真的去學習宗教儀式,或與人交談,我試著從中找答案來回答自己的問題。但是我後來漸漸明白,只要我活在這個世界上,憑我的聰明才智,我一輩子都無法像科學家一樣,用科學的技術找到答案。不過,我可以用想像的。


二○○六年的一月,我的爺爺去世了。從小,我雖然和爺爺不親密,但是他的離世卻為我的內在帶來很大的震動,我很想為他做點什麼事,於是在爺爺二七到四七之間的這三個星期,動手寫下了這本《九個故事》。關於寫作的過程和細節,我在之後的故事裡有提到,所以這裡先不多說。


寫這個故事的過程,是一個非常嶄新的經驗,好像有一個內在的「我」早就把那個故事準備好,只等著我把字打出來,而且這個故事整合了我從小到大對於這個世界和宇宙的想像,並且自行把其中還不了解的過程建構了起來,邊寫時邊有一種「原來是這樣啊」的感覺。


小時候的我對於「又來當人了」感到很不安,稍長一點之後透過宗教的解釋,知道了有「天堂與地獄」、「輪迴」的說法,一直以來我常在心裡想像,假使真有輪迴這件事,那它會是個怎樣的情況呢?而透過這個故事,我開始想像了一種輪迴的可能,如果這種可能是真的,那麼我就不是只有現在的這個我,可能還會有以前的很多「我」,而過去的「我」在意的事是什麼呢?


在寫故事的時候,我發現或許過去的「我」很想告訴我它知道的事,因為透過那個「我」在這個故事中說的事,我漸漸明白小時候的我為何會為「又來當人了」感到不安,也明白為什麼我只要一想到這件令我不安的事卻會覺得安心,因為當我思考這件事時的我最靠近「我」。雖然這完全是想像出來的,但這或許就是我要找的答案。


自從開始寫作這個故事以來,我對於未來的迷惘好像少了一點點,因為我把這個故事做為一個起點,由此來思考如果輪迴的假設是成立的,那麼人該怎麼生活才好;而願意去思考這個問題,在某種意義上,好像是有回應了當年稚齡的我內在傳來的焦慮:既然對「再來當人」很不安,那就想想如何可以解除這份不安,這可能是「我」很希望我去做的事吧。


雖然至今仍沒有想出什麼有建設性的方法,但因為開始相信故事裡的時空環境,所以也自以為可以得到草原上的前輩們的看顧,心裡的慌張感就少了一些,我想這也可以算是一件好事。


 


***


 


非常感謝我的家人,可以讓我任性地寫下這個故事,而且是要把家裡的爺爺端出來給大家看。


也要感謝我的好友皮皮與彥博,以及我的姐姐,在寫這個故事的三星期裡,他們很入戲地陪我討論著故事的發展。


而這個故事在完成後,有貼在部落格上和大家分享,每當有認識或不認識的朋友們讀完,並告訴我他們的感想,我打從心裡地覺得開心。


(我也必需要感謝一下草原上的前輩們,雖然我無法證明他們是否真的存在,但這個故事的誕生是靠他們的幫忙。還有,我家的爺爺也還請他們多多照顧。)


這本書得以出版,則是因為我第一份工作的同事歐陽也是這個故事的讀者,我們偶而會聊聊故事裡的世界,而在她與我第一份工作的主管豪哥一起創業後,讓這個故事變成書和大家見面,人生的緣份真的很奇妙!


我一直覺得這個故事有自己的生命,它會自己去尋找它的朋友,如果您正讀到這裡,我誠摯地邀請您繼續讀下去,和這本書當朋友吧。我覺得它所說的世界是不是真的,好像也不太重要,但如果宇宙真的是這樣也不錯,因為一想到在最高的地方有前輩一直在照顧著我們的人生,就不再覺得孤單了。


 

試閱文字

內文試閱 :

第一個故事 草原時代


 


 


這個故事其實並不是我的故事,而是吉哥的故事。但是我還是會出現在這個故事裡,所以我決定把第一人稱保留給我自己,而吉哥還是吉哥。


最早認識吉哥的時間到底是什麼時候,其實我也不敢確定了;只是現在,當我想要和大家說說有關吉哥的故事時,我才開始認真地搜尋和他有關的記憶。


「最早的……最早的時候,應該就是在草原的時候吧。」我終於想到了,我和吉哥最初的相遇應該是在那裡沒錯,只是那時也只是匆匆一瞥而已。


我非常喜歡在草原生活的日子,不過我們那時並不住在草原上,而是其他的地方。從我住的地方要到草原,必需翻過兩座很高又很陡的山,聽起來雖然很遠,但那一點也不需要花我們多少時間。而我在這裡所說的「我們」,指的是所有住在那裡的居民們。


我們的行動非常敏捷,只要我們一想要到哪裡,我們就已經可以在那裡了。草原是我們最喜歡去的地方,大家總會聚集在那裡說說笑。


所以,每當我說「去草原吧」,我便已經在那裡和朋友們玩耍起來了。


 


***


 


在這個關於吉哥和我的故事裡,草原時期的生活對我們一直有著很大的意義,所以我想我有必要在此盡可能地把草原的生活和大家交待清楚。


可是,那一點也不容易。


因為在這裡的所有事物,幾乎都很難用地球現有的語言來說明,而地球人又不太明白宇宙其他空間的生活狀況,所以我只好試著把所有的事物描述的簡單一點、更接近地球人的生活一點;在草原時的行動和往來上,我也儘量使用人類世界熟悉的動詞和名詞來說明。其他無法言喻的部分,可能只得仰賴大家的想像力了。


首先要讓大家了解的,就是我們其實沒有身體,沒有眼睛、鼻子、嘴巴、耳朵,沒有手和腳,當然也沒有大腦和心臟,所以說我們沒有什麼明確的長相。不過,住在草原地區的我們,就是有辦法認出彼此,不是靠聲音和形貌,而是靠彼此的意念,這種意念就像是一股波動或是訊號,我們本身就能收送,而且可以決定強弱,不需要任何儀器幫忙。我們總是直接而單純地彼此來往著,因為當意念一產生時,訊號便散發出來,所以我們什麼事也無法欺瞞對方。


我們並不需要真的吃東西,也不會口渴,但是我們有相類似的活動,在我們生活的地方,有許多可以和我們融合的東西,它們自然地生長在那裡,如果我們覺得自己的力量減弱,我們就會去找那些東西,並把它納入我們,把它變成自己的一部分,這個動作或許就是人類所說的飲食。


如果我們覺得不舒服,我們會試著把引起我們不適的部分給排除掉,這個動作或許就是人們所說的排泄,但是並不太會產生什麼不潔之物,頂多是一點點讓人不愉快的氣味。


說的簡單一點,我們就是一團團的氣,或者說是一團團的能量體,但是我們是有意識的能量體。上面說過的飲食與渄泄,甚至是交談和玩耍,講白了都只是能量的聚散,只不過,我們都是獨立自主的能量,我們可以自行控制這一切,而不需要互相依存,不過有時候我們很愛這樣賴在一起玩就是了。


我們看起來像是飄流在宇宙的某個空間,但空間對我們來說,已沒有任何絕對的意義,時間也是,我們那裡沒有日昇日落,也沒有海洋潮汐,這麼說來,我剛所說的「草原」,其實也不是真正的一片草原了。


沒錯,並沒有什麼真正的草,只是我們喜歡這樣稱呼它,那只是一片空曠而舒適的場所而已。以前去過人間又回來這裡的傢伙們,總喜歡這麼稱呼那個場所,所以大家就這麼口耳相傳地用著這個名字。


人類世界裡有很多有趣的東西,有的時候我們會模仿,尤其是剛從人類世界回來的能量體,如果和他們在一起玩,他就會以海灘戲水或是滑雪遊戲來招待我們。


只要靠意念,就可以創造出一個世界,於是要山有山,要水有水,要藍天白雲,也沒有問題;或是變出一大桌子的食物,我們也會裝模作樣地在那裡吃吃喝喝。


 


***


 


我們通常很敬佩那些剛從人類世界回來的能量體,於是我們稱呼這些能量體為「勇士」。據我觀察,人類世界一點都不好玩,除了那些具象的景觀還有點意思之外,其他的事物也沒有什麼特別的。不過那些美景無法吸引我到那裡去當人,但若只是把它們當成我們遊戲時的樂子,我倒是覺得不錯。


而很多住在草原的能量體到人類世界去之後,就再也沒有回來過,這讓我對那裡感到既可怕又好奇。但也就是因為這樣,對於那些可以能從那裡平安回來的傢伙,我便由衷地佩服他們,於是我便很喜歡巴著他們問東問西的,讓他們講講在人間時的故事給我聽。


在草原的東方,有一個看起來像是山崖的角落,這裡被勇士們稱為「海角」。那是離人類世界最近的地方,我們有時候會聚在那裡觀察人類世界。不用擔心我們的眼力,只要是我們想「看」的東西,我們一定就「看」得到。


而那些勇士們,最喜歡在那裡駐足,看一看以前認識的朋友們,現在過得好不好。每當有勇士在那裡時,我就喜歡湊過去,因為這時候一定會有故事可以聽。


能夠再回來這裡的人,是經過人世間的淬煉,或許也受了許多磨難,當他們開始說起以前在人間打轉的故事時,總會讓我覺得既深刻又哀傷。成為人到底有多辛苦,我並不清楚,不過每當聽到他們在人類世界時流轉的種種,就會讓我產生一股念頭:我希望自己也可以做點什麼,讓人們可以輕鬆一點,不要老是過著像勇士們說的那種痛苦生活。但是,我卻又擔心自己會和那些回不來的能量體一樣,忘了要回家的路。於是,我老是在這一來一往的意念間徘徊,便也就一直待在草原。


儘管心裡總是產生如此矛盾的想法,但我卻對於在山崖邊聽故事這件事越來越有興趣,只要有勇士在那裡,我就會到他旁邊去,聽他說說他正在關注的人間故事。我和勇士們在海角不曉得目睹了多少段人生,也一同和他們一起在那裡守護了許多人。


勇士們總是比我更多一份溫暖的心意,不管他們當人的時候吃了多少苦頭、走了多少難走的路,但是當他們回到這裡時,總是會對他們人間的朋友們多一份關懷,並願意一直相信著對方的心,而不會被對方的所做所為所迷惑。儘管那些人曾經出賣過他們、打擊過他們、憎恨過他們,他們也不會介意。


他們總是默默地守護著他們的朋友,在必要的時候,到他們的身邊去拉一把,好讓還在人間奮鬥的人們也能得到力量。……


草原的生活大概就是這樣,假使你感到好奇,或是想知道更多,就請你把有興趣的問題記下來,在晚上睡覺的時候,對著天空發問;如果天上正有位勇士在守護你的話,他一定會聽到你說的話,並且會到你的夢裡來回答你的問題唷!


勇士守護的人們若能和他心意相通,就是勇士最感到欣慰的事了。


 


***


 


前面說過了,這是個關於吉哥的故事,所以我最好還是早點言歸正傳吧!


第一次見到吉哥,是在草原上。那個時候我常與那些和我住在同一個山頭的能量體一起玩耍,我們每天都到處閒逛,先到草原上呼朋引伴,然後再一起到不同次元的世界裡玩。


有一回,我們去外頭玩耍回來,在草原上補給能量時,有位勇士剛回到這裡,大家看到他回來,都覺得很開心,上前去迎接他。


而在草原的另外一頭,則正要舉行一個歡送會。


歡送會是為了祝福要離開這裡到人間去當人的能量體所舉行的。


據我所知,宇宙四方的各種能量體要不要成為人類,並不一定靠它自己意念的單純決定,而是許多力量交互作用下的結果,有的能量體很期待自己成為人類,有的則是在無可奈何的結果下不得不成為人;但相較於變成動物或是在其他非具體的空間流浪,當人還是有些好處的。而當人到底有什麼樣的好處,總是待在草原的我,也不是很明白箇中之精妙,我只是覺得那樣子真是麻煩極了。


住在草原的我們和宇宙四方的其他空間不同,任何一位在這裡生活的能量體,如果沒有什麼意外,他大可以在這裡一直住下去,他愛去別的世界旅行無妨,只要記得回家就好。


不過,如果是想要加入另一個世界,我的意思是指「成為另一個世界的正式成員」,那可就不一樣了。首先,你必需放棄你在這裡的身份,且安排好你到那裡去以後落腳的地方,然後就到那裡去好好生活。而一旦離開以後,要再能夠回到這裡,成為我們所敬佩的勇士,不曉得要花多少時間、繞多遠的路、吃多少苦頭才行,而且還不一定回得來。總而言之,真要離開這裡是很容易的,但回來卻很難。


儘管,重返家園的路程是如此困難,但是還是有能量體可以一而再、再而三,甚至千百萬次地往返於數個世界,這些能量體比勇士還厲害,他們每到一個世界時,就可以成為他們的正式成員,而且不管遇到多少麻煩,他們都有辦法可以解決,並且總是能順利地再回到這裡。


我們稱這些可以自在且無數次移動於數個世界的能量體為長老,在我們住的這個空間,就有好幾位長老的家在這裡,不過他們都很忙,常常會四處走動。而這些長老們的力量比我們大得很多。


如果我們是可以被你看見的東西,那你就會發現,長老們所散發出的光彩,是比我們一般的草原居民更為奪目,雖然耀眼,卻又不刺人。


按照慣例,歡送會必需由一位長老來主持,長老會好好帶領著大家,來為那位要成為另一個世界正式成員的能量體祝福。通常我們稱呼這些要離開的能量體為「願士」,因為我們縱觀整個宇宙,沒有一個地方的生活可以和這裡相比,我們沒有生死苦、沒有愛欲苦,我們自由、我們隨時有可以正面交談的朋友,我們都很獨特、我們不用為生活煩惱、我們也都很幽默……,所以假使有能量體真心想要離開這裡到另一個地方去,那一定會有他的原因,一定有他想完成的願望,通常我們不會為難他,只會給予祝福。


長老還沒有出現,但是那位願士已經來了,而那位願士,就是吉哥。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