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愛簡史: 為什麼嘴上說愛, 腦袋裏會想到性 | 誠品線上

性愛簡史: 為什麼嘴上說愛, 腦袋裏會想到性

作者 肉唐僧
出版社 紅螞蟻圖書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性愛簡史: 為什麼嘴上說愛, 腦袋裏會想到性:什麼樣的兩性關係設計才能更好地符合人類的期待?很多人想出很多辦法,事情卻變得更糟。道德、法律、孩子、財產、宗教、國家…

相關類別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什麼樣的兩性關係設計才能更好地符合人類的期待? 很多人想出很多辦法,事情卻變得更糟。 道德、法律、孩子、財產、宗教、國家……每一種力量都參與了對人類私生活的劫持。 今天,你性福了嗎? 進入互聯網時代的人們,在性愛方面的掙紮與困惑,其實和亞當、夏娃偷食禁果後並沒多大變化。 ●要想把一個男人最大的生殖潛能表現出來,應該給他配備640個女人! ●女人最大的心願,就是盡可能多的男人,去愛她! ●受經濟利益的驅使,人類的婚配制度第一次背離了他們自己的生物本性。 ●為了限制性自由,西方人選擇了宗教,中國人選擇了道德。 ●教士們為排隊等候天堂通行證的人們做出如下排序:獨身者、結婚者和通姦者。 ●愛情與性的關係並不比婚姻與性的關係更正常些。希臘詩人帕拉塔說:“婚姻只能給男人帶來兩天的幸福,一天是把新娘帶上床,一天是把她送進墳墓。 ●圍城是男人們建立起來的。可是,當他想回家的時候,卻發現老婆和孩子已經建立起了一座新城。城裡,已經沒有了他的位置…… 人類剛走出伊甸園,又走進圍城,性何去何從? 今天的性、愛情和婚姻看似是一個自由和私密的世界,其實,它們卻不斷被道德、法律、孩子、財產、宗教、國家等種種力量所劫持! 從母系社會到父系社會,從宗教到鬼神,從第一個父親的誕生到狹義父親概念的淡化,都呈現出了我們對於愛情、婚姻和性觀念的變遷。 男人的好色是天生的,是生物本能所驅使的,他會去追逐盡可能多的女性。而作為女性來說,爲了取悅男人而且 “不勞而獲”,她們使勁渾身解數來誘惑盡可能多的男人。 愛情、性和婚姻到底是男人騙女人一夜,還是女人騙男人一生? 究竟什麼樣的兩性關係設計才能更好地符合人類的期待? 本書以生動、簡潔而機智的文字,運用生物學、人類學、歷史學、社會學等等方面的知識,對人類歷史以來的兩性生活作了很好的梳理、勾勒。 閱讀此書,也許並不能提高您對婚姻的滿意程度,但是,萬一你身陷一個不幸的婚姻之中,這本書或許會減輕你的內疚之情。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肉唐僧老軍醫退休,混跡各大網站,扮web2.0專家。微胖無鬚,面皮不算白淨,喜讀書愛思考,有賊心沒賊膽,終日作男女遐思,以研究人類性、愛情與婚姻史見長,亦鑽研於期貨PTA。

產品目錄

產品目錄 第一章 男人的慾望第二章 女人的詭計 第三章 就這樣,我們有了一個父親 第四章 中國何時開始一夫一妻制? 第五章 巫術與宗教——鬼神對我們性生活的看法 第六章 古怪的基督教 第七章 道德——別人對你性生活的看法 第八章 三位一體的婚姻、愛情和性 第九章 很多人想出很多辦法,事情卻變得更糟 第十章 走好,父親

商品規格

書名 / 性愛簡史: 為什麼嘴上說愛, 腦袋裏會想到性
作者 / 肉唐僧
簡介 / 性愛簡史: 為什麼嘴上說愛, 腦袋裏會想到性:什麼樣的兩性關係設計才能更好地符合人類的期待?很多人想出很多辦法,事情卻變得更糟。道德、法律、孩子、財產、宗教、國家…
出版社 / 紅螞蟻圖書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869261906
ISBN10 / 9869261906
EAN / 9789869261906
誠品26碼 / 2681262147009
語言 / 中文 繁體
裝訂 / 平裝
頁數 / 325
級別 /
開數 / 18K

試閱文字

產品試閱 : 既然男人這麼「能幹」,為什麼非要和女人數目一樣多呢?



考慮到包括人類在內的諸多物種,雌雄雙方生殖潛力相差如此之大,那它們又為什麼非要雌雄數目相等呢?拿人類來說,如果男女比例是一比四十八,豈不可以省了許多麻煩!既能節省許多資源,人口的繁衍速度也絲毫不會受到影響。或許,一比四十八這個比例會讓男人過於自在了,他們極有可能會因為沒有競爭而喪失進取的動力。這對整個物種的基因不利。那就讓男人多一些,以產生些競爭。一比三十八還是一比二十五更合適些?具體數字或許會見仁見智,但是怎麼也不應該是一比一!



其他的物種也一樣。拿鹿群來說:每年的交配季節來臨,雄鹿們就會相互用腦袋亂撞一通,以這種方式選出最強壯者。最強壯的公鹿佔有所有的雌性,以維持整個鹿群獲取最優秀的基因。那麼,在爭奪交配權中失敗的公鹿,對整個鹿群的繁衍有什麼用呢?平時吃得多,耗費的資源大不說,遇到危險的時候,跑得可是比誰都快。有人就針對一個海豹群的情況做了研究:百分之四的雄海豹佔有百分之八十八的交配量,另外百分之九十六失敗的雄海豹整日無所事事,卻耗費著群體一半以上的食物資源(雄性海豹個頭大,吃得比雌性及幼獸要多),這怎麼合理呢?



對此,達爾文本人也產生了同樣的困惑。



在達爾文之後,羅奈爾德.費舍爾(Ronnell Fisher)爵士僅從「所有個體都只有一個父親和一個母親」這一再明顯不過的事實出發,解釋了大自然造物的奧妙,並從這一看似極不合理的現象入手,在邏輯上為進化論的觀點提供了新的佐證。牛津大學教授理查.道金斯(Richard Dawkins),在他優美的科普作品《伊甸園之河》(《River out of Eden》)中,對羅奈爾德.費舍爾的理論,做了精闢而簡潔的闡述:



如果某種生物能夠決定後代的性別,牠將為其後代選擇更有可能使其基因再傳下去的那個性別;所有個體生來都只有一個母親和一個父親。因此,若干代以後,全體雄性的生育總量必定與全體雌性的生育總量相等(這和義大利甲級聯賽,一年內十八支足球隊的總進球數必定等於總失球數是一個道理)。所以不難推知,如果雌雄數目不等,那麼,數目少的一方將得到比較大的「平均生育數」;上述情況一旦出現,必然會被自然選擇所修正,直到雌雄雙方的生育機會均等,亦即數目相等;在實行「後宮制」的物種中,上述規則依然適用。



現仍以海豹為例,為簡單起見,我們假設一隻雄海豹佔有十隻雌海豹,其餘九隻雄海豹沒有生殖機會。那麼,只有在雌、雄海豹總數相等的情況下,下列情況才能成立:對於一對海豹父母來說,生一個兒子,意味著有百分之十的機會獲得百分之百的孫輩;生一個女兒,意味著有百分之百的機會獲得百分之十的孫輩——兩者機會總體上均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