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車上的女孩 | 誠品線上

The Girl on the Train

作者 珀拉.霍金斯
出版社 叩應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列車上的女孩:你不認識她但,她每天都從車窗裡看著你震撼全球文壇,改變百萬人通勤習慣的飆速小說全球暢銷破10,000,000冊,改編電影熱映中◎打破《達文西密碼》紀錄,連霸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你不認識她但,她每天都從車窗裡看著你震撼全球文壇,改變百萬人通勤習慣的飆速小說全球暢銷破10,000,000冊,改編電影熱映中◎打破《達文西密碼》紀錄,連霸《紐約時報》小說榜冠軍14週◎美國6秒賣出一本,亞馬遜書店萬人滿分好評◎夢工廠重金搶下電影版權,女主角艾蜜莉.布朗再創從影生涯代表作她,不只是與你擦身而過的通勤乘客。日復一日,瑞秋固定搭乘早晚兩班倫敦通勤列車。但,她的目的地與一般人並不相同。列車每天準時在同一地點停靠,透過車窗外掠過的景象,她窺見了軌道旁15號住戶的生活片段。她想像那對陌生夫妻過得很幸福,還給兩人分別取了名字,在腦海中編造他們的人生。有時,男主人的目光似乎盯著車廂裡的瑞秋……難道在疾駛而過的瞬間,他也認出了她? 某日,瑞秋從新聞頭條得知,15號女主人竟已失蹤多日。她這才想起,車窗外的景象似乎曾透露不尋常的線索。但就在當晚,警方找上了瑞秋,要為失蹤案約談她。她究竟目睹了什麼?只在想像中互動的陌生人、隔絕於車窗之外的事件,為何開始與她有了交集?◎前所未見的「移動列車敘事」,點燃小說新風潮讀完驚悚結局,從此再也無法忽視車窗外的日常風景各項紀錄火速改寫中!● 連霸《紐約時報》小說冠軍20週,打破《達文西密碼》紀錄● 全球接力攻占排行榜,登上英、美、瑞典、比利時、葡萄牙、台灣書店總冠軍● 美國上市三個月,紙本書、電子書、有聲書累積讀者可塞滿11,428個紐約地鐵車廂● 英國出版史上佔據排行榜冠軍最久的小說● 入選2016年歐巴馬總統夏日書單● 誠品書店選書、博客來20週年選書● 誠品翻譯小說冠軍、博客來文學類冠軍、《蘋果日報》總榜冠軍 ● 擊敗史蒂芬金,奪下2015荷蘭年度驚悚小說大獎● 闖入英國犯罪作家協會「鋼匕首獎」決選● 榮獲《Glamour》雜誌2015年度作家大獎

各界推薦

各界推薦 ◎聯合推薦史蒂芬金葛妮絲派特羅瑞絲薇絲朋珍妮佛安妮斯頓魏德聖番紅花楊士範凌性傑 史蒂芬金凌晨四點上網吶喊:非常厲害的懸疑小說,害我幾乎徹夜未眠,酗酒的女主角敘事口吻更是天殺的完美!瑞絲薇斯朋欲罷不能:珀拉.霍金斯,我不知道妳是誰,但妳讓我看書看了一整夜沒睡,欲罷不能!沒有任何東西比《列車上的女孩》更令人上癮!--浮華世界雜誌黑色電影的驚悚結合了高超的小說敘事詭計。抓緊了,各位讀者!你萬萬想不到列車下一次轉彎,會有什麼可怕的伏筆在暗處等候!--今日美國報《列車上的女孩》攻克了驚悚小說最困難的挑戰:細膩地鋪陳我們自以為知曉的情節,直到作者揭曉那完全超乎想像的一擊!--美國娛樂週刊這本小說黏著度太強,你會巴不得老天降下大雪。來吧,暴風雪!快快停班又停課,別讓此等俗事打斷我閱讀《列車上的女孩》!--歐普拉書評最令人拍案叫絕的是故事將懸疑張力推到極致的鋪陳,你會發現,敘事的女主角本人和讀者一起陷入了五里霧中!--美國金融時報結構精巧繁複、令人膽顫的心理驚悚傑作!你會忍不住一路追讀,卻又不敢再往下看!令人恐懼的氛圍簡直無懈可擊。--紐約每日新聞如此狡猾難測、令人毛骨悚然的閱讀體驗,等上好幾年才能遇見一回!--BookPage書評令人不寒而慄的自信筆觸,即使是洞察力極高的讀者,也將為作者揭曉的底牌大感震驚!--柯克斯星級書評在作者高明的筆下,陌生人的命運交錯、親密之人的背叛疾速驅動了無比的故事張力,令人無法自拔。懸疑謎團讓我一路猜到最後一頁!--《活著告訴你》冠軍小說家/麗莎.嘉德納無懈可擊的角色刻畫和情節設定,令人拍案叫絕的小說!這是寫給新一代讀者的「希區考克式作品」。--美國知名小說家/泰瑞.海耶斯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珀拉.霍金斯 (Paula Hawkins)「我對快樂、正常的角色絲毫不感興趣。」--珀拉.霍金斯驚豔國際文壇的故事新銳曾任記者15年,從小生長於辛巴威,1989年搬到英國,從此定居倫敦。她曾化名為人代筆寫過幾部女性都會小說,但純屬交辦任務性質的寫作,只為餬口。《列車上的女孩》是她真正想創作的故事,靈感出自平日搭倫敦地鐵通勤的經驗。小說架構早有雛形,卻在寫到一半時陷入經濟困境,於是她的文學經紀人決定寄出不到兩百頁的書稿,開始尋覓合適的出版社。沒想到稿件公開後,各國小說編輯大為驚豔,紛紛祭出重金競標,其中包括曾發行《龍紋身的女孩》《風之影》《哈利波特》等一流作品的出版社。夢工廠也迅速耳聞消息,在故事尚未寫完的情況下,果斷搶下電影改編版權。《列車上的女孩》出版前數月在英國一年一度的犯罪小說節發送試閱,在讀者圈漸漸開始累積口碑,但誰也沒想到的是,2015年1月在英、美同步發行後,一面倒的好評狂潮將小說在十天內送上各大排行榜不分類書籍總冠軍,出版五個月後,精裝書、電子書、有聲書銷量合計突破三百萬部,成為2015年震撼全球文壇的小說奇蹟。這些紀錄,每天都在持續刷新改寫中……■譯者簡介王欣欣譯有《穿著PRADA的惡魔》《福爾摩斯先生收》《夢想之城》《寒顫》《入戲》《忽然一陣敲門聲》等作品。個人網站:www.xinxintalk.com

商品規格

書名 / 列車上的女孩
作者 / 珀拉.霍金斯
簡介 / 列車上的女孩:你不認識她但,她每天都從車窗裡看著你震撼全球文壇,改變百萬人通勤習慣的飆速小說全球暢銷破10,000,000冊,改編電影熱映中◎打破《達文西密碼》紀錄,連霸
出版社 / 叩應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869170901
ISBN10 / 9869170900
EAN / 9789869170901
誠品26碼 / 2681107575004
裝訂 / 平裝
頁數 / 352
語言 / 中文 繁體
級別 /
開數 / 25K

試閱文字

內文 : ◎瑞秋



2013年

7月5日 星期五



〔早上〕

鐵軌旁有一件衣服,淺藍色的,像是襯衫,跟髒髒的白色東西堆在一起。或許是垃圾,有些人會在旁邊的小樹林非法傾倒大量垃圾;或許是處理鐵軌的工程人員留下的,這一段經常施工;也有可能是別的。我媽常說我太愛幻想。我沒辦法。只要看見這些東西……髒T恤或單隻鞋子丟在路邊,我就忍不住要想到另一隻鞋,和那雙穿鞋的腳。



火車搖晃顛簸,發出尖銳的磨擦聲,再次起動。那一小堆衣服漸漸看不見了,我們輕快地朝倫敦開去,節奏像慢跑。坐在我後面的人煩躁無奈嘆了口氣,八點四分這班從艾胥伯里到尤斯頓的慢車對於耐性是種考驗,連最資深的通勤族都受不了。照理說車程應該是五十四分鐘,可是很少準時,這段鐵軌太破舊,號誌老出問題,老是在施工。



火車匍匐前進,劇烈震動,經過倉庫與水塔、橋樑與棚屋,經過簡樸的維多利亞式房屋。那些屋子都背對著鐵軌。



我頭靠在車窗上,看那些房子像電影推拉鏡頭掠過。我的角度與別人不同,就連屋主都不見得從這個角度看過自己的房子。我每天有兩次短暫的機會觀看那些人的生活。看陌生人安全在家待著,對我有撫慰的效果。



某人電話響了,鈴聲歡快,顯得有點突兀,好一會兒沒人接。我感覺其他乘客在座位上不安地挪動,我聽見他們的報紙沙沙響,我聽見他們在筆電上打字。火車搖搖晃晃轉了個彎,在紅燈前放慢速度。我努力不抬頭,努力閱讀走進火車站時拿到的免費報紙,但那些字在眼前變得模糊,沒半篇能引起我的興趣。我腦中依舊浮現躺在鐵軌旁的那件衣服,那一小堆遭人遺棄的衣服。





2013年

7月8日 星期一



〔早上〕

重新坐上八點四分這班火車,是種解脫。我並不是迫不及待想回倫敦展開新的一週……我沒特別想去倫敦。我只是想坐厚厚軟軟的絲絨椅,靠在椅背上,感受陽光照進窗來的溫暖,感受車廂在鐵軌上前後搖晃的節奏,那種節奏有撫慰的效果。坐在這裡看鐵道旁的房子,比去其他任何地方都好。



半路上某一處號誌出了錯。我想應該是出了錯,因為老是紅燈,我們常在同一處停下,有時候只停幾秒,有時候會停幾分鐘。如果我坐的是D車廂,而火車在這個號誌前停下,那麼我就有絕佳視野來看鐵路旁我最喜歡的房子:十五號。



十五號跟鐵路旁其他的房子並沒有太大不同,都是維多利亞式的連棟房屋,兩層樓,俯瞰狹窄的花園。那片花園照顧得很好,向前五、六公尺就是圍欄,和鐵道之間隔著幾公尺無主地。這房子我熟得很,我認得每一塊磚,知道浴室窗框上的漆剝落了,還知道右手邊的屋頂缺了四塊瓦。



我知道,住在這座房子裡的人,也就是傑森和潔絲,在溫暖的夏天傍晚偶爾會爬出大大的格子窗,坐在廚房延伸出去的屋頂上。他們是完美的金童玉女。他有一頭黑髮,身體強壯,性格和善,對她愛護備至,笑聲很好聽。她是小鳥依人型的美女,皮膚很白,金色頭髮剪得很短,臉型和髮型很合,輪廓分明,高聳的顴骨上雀斑點點,臉頰到下巴的角度很漂亮。



火車讓紅燈擋住的時候,我就尋找他們的蹤影。潔絲早上經常在外頭,尤其是夏天,她會在外頭喝咖啡。我覺得有時候她也在看我,與我遙遙相望,我好想揮手。但這不太可能,應該是我想太多。傑森就沒那麼常見,他多半時間在外工作。即使他們兩個都沒出現,我還是會想他們在做什麼。也許今天早上他倆都休假,她還在床上,他在做早餐;也許他倆一起去跑步了;也許他們都在浴室裡,她雙手抵著牆,他雙手在她腰上。



〔晚上〕

我稍微轉身面對車窗,背對車廂裡的其他人,打開一小瓶酒。這是剛在站內小店買的,不冰,可是還行。我在塑膠杯裡倒了些,蓋上蓋子,放回包裡。星期一在火車上喝酒人家比較不能接受,除非你有伴,但我沒有。



車上有許多熟面孔,我每星期都看著這些人往來倫敦,看久了臉就熟了。或許他們也認得我的臉孔,只是不曉得看得看不出我到底是怎樣的人。



這是個美好的黃昏,溫暖卻不悶熱,太陽懶懶西下,影子漸漸拉長,暮光為樹鍍上了金邊,火車輕快前行,掠過傑森和潔絲家,沒有暫停。有時候,只是有時候,假如對向鐵道沒車,我們的車又開得夠慢,我就能隔著鐵道瞥見他們在露台上。如果不能,例如今天,我也能想像,想像潔絲坐在露台上,腿蹺在桌上,手拿一杯葡萄酒;傑森站在她身後,手放在她肩上。我能想像他雙手的觸感、重量,那種讓人安心的感覺。有時候,我發覺自己試圖回想上一次與他人的身體接觸,像是擁抱或真心握手之類的,竟想不起,心就會揪起來。





2013年

7月9日 星期二



〔早上〕

上星期看見的那堆衣服到現在還在,看起來比之前更髒更慘。我在某處讀過一段文章,說火車撞人的時候能把衣服撞掉。火車撞人不常發生,據說一年兩、三百起,但兩天也至少有一次。不知道那裡面有多少是意外事件。火車經過時,我仔細地看,想看衣服上有沒有血。

沒看見。





2013年

7月10日 星期三



〔早上〕

氣溫持續攀升,才剛過八點,就悶熱起來,空氣又熱又濕。要是來場暴風雨多好,可天空硬是半點雲也沒有,就那麼一整片淺淺的水藍。我擦去嘴唇上方的汗水,後悔忘了買瓶水。



今天早上看不見潔絲和傑森,實在很失望。這樣很傻,我知道。我定睛搜索整棟房子,什麼也沒看見。樓下的窗簾拉開了,但落地窗關著,玻璃反射著陽光。樓上的格子窗也關著。傑森可能上班去了,他是醫生,我想,說不定還是為海外機構工作的,必須隨時待命。行李打包好了,放在衣櫃頂上,一旦伊朗地震或亞洲海嘯,他就會放下一切,抓起行李直奔希斯羅機場,飛往災區救死扶傷。



潔絲呢,她穿圖案大膽的衣服和Converse運動鞋,又有美貌和態度,應該是在時尚產業工作的,要不然就是在音樂界,或廣告界。她可能是設計師或攝影師,同時很會畫畫,很有藝術天分。我彷彿能看見她,在樓上多餘的房間裡,開著窗,拿著畫筆,音樂震天響,巨幅畫布靠在牆上。她會在那裡待到半夜,傑森不會去打擾她工作。



當然了,其實我並無法看見她。我不知道她會不會畫畫,不知道傑森笑聲好不好聽,也不知道潔絲臉型漂不漂亮。我從來沒有近看過他們。我住那條路上的時候他們還不住那裡,是我兩年前離開後才搬來的,確切的時間我不曉得。大約一年以前,我注意到他們,然後漸漸地,對我來說,他們變成了重要的人。



我不知道他們叫什麼名字,只好自己取。叫他傑森,是因為他帥得像電影明星,而且是英國明星,不是強尼戴普或布萊德彼特那種,而是柯林佛斯那種。叫她潔絲,是因為這名字跟傑森很配,跟她也配。像她這種長得漂亮又無憂無慮的人,很適合叫潔絲。他倆很相配,簡直就是天作之合,我看得出來他們很幸福。他們就跟我從前一樣。





2013年

7月13日 星期六



[早上]

不用抬頭看鐘也知道,現在是七點四十五分和八點十五分之間,因為陽光的亮度,因為窗外的聲音,因為室友凱西正在我房門外的走廊用吸塵器。



***



我整天待在房間裡,等凱西出門,好去買酒。可是她沒出門。她穩穩坐在客廳裡,說要加個小班,處理一點公司的事。我覺得自己好像在關禁閉,無聊得要命,不到中午就受不了了。我跟她說我要去散步,然後跑去大街上那家毫無特色的酒吧,喝了三大杯葡萄酒,外加兩杯傑克丹尼爾威士忌。又在火車站買了幾罐琴湯尼,上了火車。



我要去見傑森。



我不是要去拜訪,不是要去他家敲門,不是那樣的,我沒打算做那麼瘋狂的事。就只是想坐在火車上,遠遠看那房子而已。我沒別的事好做,也不想回家,我想見他,看見就好。



這不是個好主意,我知道這不是個好主意。



但也不會有什麼害處吧?



我會坐到尤斯頓,再坐回來。(我愛火車,這有什麼不對?火車很棒的。)



啊,快要經過他們家了。



陽光太強,我看不太清楚。(東西都出現疊影,我閉上眼再睜開,好多了。)



看見他們了!那是他嗎?他們站在露台上,對吧?那是傑森嗎?是潔絲嗎?

我看不清楚,好想靠近一點,好想靠他們近一點。



我要在惠特尼下車。



這不是好主意。



***



車廂另一邊有個男的,頭髮顏色沙金偏紅,對著我笑。我想對他說點什麼,可是話老是還沒出口就蒸發不見,我彷彿嚐得到那些字句的味道,卻嚐不出是酸是甜。

他的笑是不是嘲笑呢?我也分辨不出。





2013年

7月14日 星期天



[早上]

我的心臟好像在喉嚨底下跳,跳得好大聲,好不舒服。我翻身側臥,臉轉向窗。窗簾關著,但透進來的光還是刺痛眼睛。我伸手按住眼皮,想揉掉痛楚。我的指甲好髒。



不對勁。有那麼一秒,我覺得床消失了,我的身體失去了支撐,一直往下沉。昨天晚上出事了。空氣猛然吸進肺裡,我坐起來的動作太急,心跳好快,頭好痛。



我等了一會兒,等記憶恢復。有時候要花點時間,有時候它幾秒鐘就會出現眼前,有時候永遠不會出現。



昨晚發生了某些事,很糟糕的事。吵架,大小聲,有動手嗎?我不知道。我去了酒吧,上了火車,到了車站,出了大街,布倫海姆路,我去了布倫海姆路。



黑色的恐懼像海浪向我襲來。



昨晚出事了,我知道,雖然想不清楚,但感覺得到。我嘴裡有傷,好像是自己咬的,舌頭嚐得出血的味道。我噁心想吐,頭暈目眩。我摸摸頭髮和頭皮,痛得縮手,頭右邊腫了一塊,軟軟的,很痛。凝結的血讓頭髮糾結在一起。



我跌倒了,在惠特尼車站的階梯上跌倒了。有沒有撞到頭呢?我記得火車上的事,可是在那之後有一大段空白。我深呼吸,想放慢心跳,平息胸中升起的焦慮感。好好想想,做了什麼?我去了酒吧,上了火車,有個男的……我想起來了,他髮色偏紅,對我笑。我想他對我說了什麼,內容我記不得了。應該不只這樣,還有別的,可是我腦子一片空白,想不起來。



我很害怕,而且不知道自己在怕什麼,這就更可怕了。我甚至不確定是否真有值得害怕的東西。環顧四周,手機不在床頭櫃上;包包不在地板上,也不在平常掛的椅背上,但它一定沒丟,因為我在屋子裡,表示有鑰匙開門。



我爬下床,發覺自己一絲不掛。往衣櫃的全身鏡望一眼,我的手在抖,睫毛膏抹髒了臉,下唇破了,雙腿多處瘀青。我想吐。我坐回床邊,把頭埋進雙膝之間,等噁心的感覺過去,然後起身抓起睡袍,把門打開一個小縫,聽外面的動靜。



到了樓梯邊,頭又暈了,只好緊緊抓住欄杆,滾下樓梯摔斷脖子是我最大的恐懼之一(另一個是肝壞掉,內出血),想到這裡我又想吐了。我想躺下,可是得先把包包找到,檢查手機。至少得先確認信用卡還在,搞清楚我在什麼時間給什麼人打過電話。我的包包丟在一進大門的地上,牛仔褲和內褲脫在旁邊。一下樓梯就聞到尿味。我抓起包包找手機……還在,感謝主。包裡除了手機還有幾張皺皺的二十元紙鈔,以及染了血的面紙。噁心感又來了,這次更猛,酸水湧上喉嚨,我趕緊朝廁所跑,可惜半路就吐在樓梯地毯上。



我得躺下。如果不躺下,就要昏倒摔下去了。這些東西我待會兒再清理。



到了樓上,我先把手機插上充電器,再躺上床,小心翼翼檢查四肢。雙腿瘀青,位置在膝蓋上方,那是醉後的標準傷,走路東撞西撞造成的。手臂上的傷就比較令人擔心了,那些橢圓形的瘀傷像是指印,有可能是犯罪痕跡,但也可能是我跌倒之後,有人幫忙拉我起來。



這種事情從前發生過。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