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金 (葉脈版) | 誠品線上

Gold Leaf

作者 黃國華
出版社 印刻文學生活雜誌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茶金 (葉脈版):,公視時代生活劇《茶金》小說*最晦暗的局勢,最輝煌的榮耀──臺灣茶金歲月的故事*史上最惡通膨時期的臺灣商戰秘辛,勾勒「四萬換一塊」時代背景下的營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公視時代生活劇《茶金》小說 *最晦暗的局勢,最輝煌的榮耀──臺灣茶金歲月的故事 *史上最惡通膨時期的臺灣商戰秘辛,勾勒「四萬換一塊」時代背景下的營生之道。 *重現一九五○年代臺灣最大茶廠,人情與物業的風華絕代。 女人能做茶嗎? 女人能做生意嗎? 十九歲,天真爛漫的年紀,她已站上談判桌,向洋行、美軍要訂單! 一個無法代表家族在宗祠上香的客家女兒,歷經退婚、倒債和詭譎難測的政商算計,如何靠著不服輸的意志和精準的判斷,贏得父親的信任,並將臺灣特有的膨風茶推向世界舞台? 一九四九年,全臺灣最大茶葉出口商的獨生女張薏心,原本應招贅一個男人,接管她的人生與父親吉桑的龐大事業。為了證明自己的價值,她介入債台高築的家族事業,在一個沒有「女商人」的時代,學習談判、妥協、忍辱、抉擇,穿梭在以男人為主的商場上,以行動證明自己的能耐和本事,在一場場「茶葉商戰」中,帶領著搖搖欲墜的公司尋找生路。 創作理念 《茶金》希望以微觀的一個茶商、一個茶廠,看到一個產業,更到一個國家的宏觀視野。劇中,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味道:有人一輩子為了一個人,如文貴;有人一輩子為了家,如薏心;有人一輩子為了家鄉,如吉桑;有人一輩子為了國家,如KK;有人一輩子為了製茶,如山妹、阿土師;有人因為局勢離鄉背井,如夏慕雪、靳將軍;有人為了利益合作,如副院長、迪克。他們各自展開不同的旅程,在臺灣這塊土地成為彼此的交集。──製作人徐青雲 誠摯推薦 距今七十年前的臺灣,《茶金》裡的這些人們,說著各自不同的語言,在風雨飄搖的時代裡尋找自己生存的方向。他們都是在大時代的洪流裡,泅水泳渡的小人物。一如七十年後的,我們。──《茶金》導演林君陽 在薏心的心中,茶沒有要做到世界第一,但交到她手上,她絕對要做到世界的唯一。──連俞涵 見證一九五○年代,中華民國政府與美國簽署共同防禦條約之後,國府、美國政府、北京政府三方面角力之下,臺灣人在這方面的縮影。--溫昇豪 茶金,就是臺灣茶葉的黃金歲月,一定要看《茶金》才能了解臺灣茶業發展。──郭子乾 這是一本相當有趣的歷史小說,透過作者相當好的文筆,有助於讀者對於一九四九年新台幣改革前後,到一九五○年代初期臺灣茶葉發展的瞭解。希望透過閱讀這本小說,可以導引更多讀者對戰後臺灣歷史還是社會文化的興趣。──薛化元(政治大學臺灣史研究所教授) 生動描繪了美援時期的政商局勢,幣制變動、四萬換一元,還有懷特公司和各種建設的啟動,正是先父李應鏜為興建西螺大橋奔走的時代,欣見更多臺灣的故事被發掘,銘記前人走過的路。──李雅容(《西螺大橋》作者) 歷史審訂 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陳慈玉教授: 作者的確下了極大功夫,試圖以北埔茶商為個案,描繪出一九五○年代前半臺灣的複雜政經背景下的商場戰爭,有血有淚,其中不少製茶的步驟,有非常細緻地描述,栩栩如生。 故事原創/徐青雲、湯昇榮、羅亦娌、徐彥萍、黃國華、林君陽、張可菱 封面意象:鑲金的脈紋是開枝散葉的條條大路,承載歲月烘托的刻痕,與茶人貼近土地的質樸匠心。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黃國華 出生於基隆,在高雄長大,目前居住台北東京兩地,育有二子。臺大經濟系畢業後在金融業擔任投資主管十餘年,三十七歲後離開金融投資業專職網路創作,至今已出版《鬼魅豪宅》、《邊境台商》、《交易員的靈魂》、《台北金融物語》、《東京吃漢日記》、《有日光的地方》、《日本美術館導覽》、《鈔票的重量》、《財務自由講堂》、《財務自由的世界》……等四十餘本作品,近年創作領域移轉到編劇與財經網路節目製作,是臺灣罕見能遍及財經、小說、旅遊、美食、網路社群、戲劇與直播等領域的創作者。 客家委員會 客家委員會為全球唯一的中央客家事務主管機關,保存丶傳揚客家語言及文化為其核心任務。2021年適逢成立20周年,和公共電視合作製播時代大劇《茶金》,係以客家故事原型發展IP內容產業,「越在地越國際」,客家不僅豐富臺灣多元文化社會,透過IP,也能接軌國際,期待跨越有形疆界,讓世界看見客家。 出品 公共電視 公共電視為大眾信任的獨立公共電視臺,提供廣泛類型的節目,在沒有商業色彩與政治干預下,呈現豐富多元又富有創造力的臺灣。 公共電視深耕戲劇品牌如人生劇展、學生劇展、新創電影、新創短片等,製作優良戲劇、開發劇本、參與藝術、議題電影、VR與國際合製,期許成為台灣影視創作的重要平臺。

產品目錄

產品目錄 (序)來。來喝茶/徐青雲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商品規格

書名 / 茶金 (葉脈版)
作者 / 黃國華
簡介 / 茶金 (葉脈版):,公視時代生活劇《茶金》小說*最晦暗的局勢,最輝煌的榮耀──臺灣茶金歲月的故事*史上最惡通膨時期的臺灣商戰秘辛,勾勒「四萬換一塊」時代背景下的營
出版社 / 印刻文學生活雜誌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ISBN10 /
EAN / 4710227300185
誠品26碼 / 2682063063000
語言 / 中文 繁體
尺寸 / 21X14.8X2.4CM
裝訂 / 平裝
頁數 / 504
級別 /

最佳賣點

最佳賣點 : 公視時代生活劇《茶金》小說
直擊一九五○年代臺灣茶葉商戰內幕
讀者票選最高票:金色葉脈版書封
隨書附贈書卡一張

試閱文字

內文 : 第一章
1
一九四九年年初,臘月三十,窮途末路的國民政府在中國的戰事已經兵敗如山倒,糟糕的是,相對安定的臺灣,基於剿匪的需要,各種物資源源不斷地被運送到大陸戰區,米、糖、茶、豬肉、木材、煤炭……所有想得到與想像不到的物資,說運送是好聽,橫徵暴斂才是事實。
這一天北埔的天氣與時局很像,綿密陰雨不斷,山巒始終籠罩著看不透的濃霧,天高皇帝遠的北埔雖然感受不到內戰時局的陰霾,只是日常生活已經被一日三市的物價給壓得喘不過氣來。
「這個年難過了!去年過年在街上吃碗麵只要五角錢,今年漲到一碗一百元。」在張家當廚娘的順妹,一邊在張家洋房廣場趁還沒下大雨趕緊收著曬衣,一邊對著幫老闆洗車的阿榮抱怨。
「是啊!還是我們社長夠力,今年過年的紅包直接發米、發豬肉、配茶葉,如果換作那些臺幣、金紙,根本沒路用。」阿榮把老闆的汽車擦得閃閃發亮。
「講你沒知識就是沒知識,是金圓券啦!不是金紙啦!」順妹笑著回答「臺票也好金紙也好,都沒有什麼用處啦!」
「飯可以亂吃,話不要隨便亂講!」門口傳來一陣對阿榮的斥責聲。
罵阿榮的正是吉桑,繃了張臉鑽進車子大聲地交代:「去催小姐與老太爺趕快上車,家祭快來不及了。」
「小姐正在鬧脾氣,說什麼也要穿洋裝,老太爺犯大煙癮,還要再抽個幾口才能出門。」回話的人叫做春姨,是張家小姐的奶媽,自從吉桑的太太過世後,一肩挑起母職,雖然只是掌管廚房雜事,儼然是張家的大管家,除了不碰錢財出納帳務外,張家大大小小的事情幾乎都是春姨張羅著。
春姨的話剛說完,一個戴頂寬邊洋帽,身穿白色高領襯衫連身套裝,外面披件紅色外套的女孩走出洋房大門。
「看看妳自己穿什麼樣子,還以為妳還在臺北念書嗎?女孩子家花枝招展,現在不是日本時代了,時局很亂,到處都有唐山仔充員兵、逃兵、地痞流氓!」吉桑滿臉不高興地斥責。
「PAPA !只不過到祠堂去拜祖先,都是自己親戚家族,哪來什麼地痞流氓。」
與吉桑頂嘴的是他的獨生女張薏心,從臺北的女子家政學校畢業,和同學一起擔任幼兒園老師的工作,但卻被吉桑以女孩子不適合在外拋頭露面的理由叫回北埔家中。
「她已經不是小孩子了,女孩子愛美是天性……」春姨幫薏心緩頰。
「女孩子家嫁了人才算大人,還沒嫁人之前都得聽我的話。」吉桑心情不好的主因是家族祭拜祖先的紛爭,卻把氣出在女兒與自己父親身上。
薏心毫不在意地跳上汽車前座,阿榮從屋內小心翼翼攙扶剛抽完大煙的阿公上車。
薏心的祖父人稱盛文公,十七歲被張家收養,收養後無所事事天天抽鴉片,為了抽鴉片方便還刻意留長小指頭的指甲,他的指甲少說三十年沒剪,長度大約半尺。男人留長指甲,在當年農村有其特殊意義,意味著自己根本無需勞動工作,連生活起居都有專人伺候,藉此來彰顯自己財富與尊貴地位。
張家祖祠位於吉桑新落成的洋房不遠處,由吉桑的上一輩的張家大老斥資興建,日治大正十三年(一九二四)竣工,格局採用兩堂兩廊兩橫屋,正殿供奉張家歷代祖先牌位,兩邊橫屋中央為側殿,兩廊與橫屋之間各有水池相連,蓄水池在客家建築經常可見,除了風水考量外,也兼具消防與調節屋內溫度的
功能。
參與祭祖的張家一共三代五十多人,分成三房,大房的大家長張清文,在張家以及北埔被稱伯公,吉桑與養父盛文公是第三房,主祭者是伯公與其長孫張大欽張醫師。
伯公身著黑布長衫,有著不容侵犯的威嚴及深邃的眼眸,狠狠瞪著祠堂門口,已經超過開祭時間一刻鐘,才瞧見三房那一家子姍姍來遲,不疾不徐的吉桑,對自己的遲到毫不在意,還狠狠地回瞪伯公。
一旁侍禮的司儀看親族都已到齊便開嗓:
「吉時到,各正衣襟!」
眾人聽令,吉桑、伯公與張醫師與其他男性紛紛往堂前走,女性往堂後走,原本散亂的人群排成整齊的陣列隊伍。第一列男人有三十多人;第二列女人也有二十多人,第三列只有二人,分別是輩分最低的薏心,與無法站立只能坐在竹椅的盛文公。
伯公捧著祭文一鞠躬,一票子孫跟著躬身。
伯公唸唱:
「伏以(拜),日吉時良,萬事吉祥,六神通利,四道生祥,謹發誠心,立案焚香,香煙沉沉,祖必降臨,香煙郁郁,請神降福,躬身拜請……」
薏心聽著祭文,看著身旁枯瘦的盛文公,香火插在竹椅縫中,他吃力地聽著祭文,雙手緊握住膝蓋,哈欠連連,正用意志力控制鴉片癮頭。
每一房的每一代都必須指派一人上香,薏心自告奮勇地說:
「我代表上香!」
伯公繃著臉:
「細妹不能代表宗族,至少是螟蛉子,或者是過門的女婿。」
吉桑轉過頭來罵著薏心:
「拜就拜,不必廢話!」
吉桑與盛文公的兩枝香火被插入爐中,與幾十枝香火同在,其中吉桑那枝新香顯得特別高(其他香火都燒短五公分了),微亮的香火在幽暗祖宗牌位前顯得格外亮眼,彷彿意味著連香火都講究界線與距離。
半個鐘頭的祭祖儀式,對吉桑來說簡直是度日如年,挨到司儀唱出禮畢兩字,連寒暄幾句都不說,頭也不回地命令司機阿榮抬起盛文公,連人帶椅離開祠堂,跳上汽車,只留下祠堂內閒言閒語。
「大大方方吸鴉片來?」
「祭祖怎麼能遲到,時辰也不顧,到底是不是張家人啊?」
「人家是螟蛉子,管你什麼時辰?」
「福吉很忙,是大頭家人呢!」

2
車上的廣播傳來北京腔調的政令宣導:
為確保本省治安秩序,保安司令部即日起全面禁止民眾從事集會活動,禁止遊行請願,禁止罷課,禁止罷工、罷市、罷業等一切相關行為,亦嚴禁以文字標語或其他方法散布謠言、禁止隨身攜帶槍彈武器與危險物品,無論居家或外出,應隨身攜帶身分證,以備檢查;即日起亦禁止聽取大陸地區之廣播……
聽不懂北京話的阿榮問:
「社長,一直講『禁止、禁止』,到底在『禁止』什麼?今年這麼多命令下來,會影響到我們做生意嗎?」
「沒要緊啦,那是政府的事,日子怎麼變,飯還是要吃,茶還是要喝!」吉桑霸氣地回答。
「你不要一副什麼都沒關係的態度,我問你,你剛剛拜祖先時,是吃到什麼炸藥嗎?大過年的給親戚擺什麼社長派頭!」坐在車後座的盛文公忍不住發起脾氣來。
「親戚?大房的伯公有把我們當親戚嗎?張家三房大大小小包括小孩上百口,都靠我一個人做生意拚事業在張羅,伯公有沒有想到,他的孫子去東京讀醫學院的學費是誰幫忙賺的?北埔茶菁收進來是誰在製茶的?大坪山幾座山頭的木材是誰在種的?」吉桑一口氣接連抱怨好幾句。
「大家族就是這樣,不要忘了,你跟我現在的家產,都是張家的,沒有一分錢是我們私人的,你和我都是張家的螟蛉子,精明點,人家沒有期待我們做什麼大事,只要不要做張家的敗家子就好了!」盛文公邊說邊打哈欠。
「哼!家族財產,日本人戰敗要離開的時候,是誰擔心我們張家因為和日本商社合作,怕被國民政府認定為日產找麻煩,課稅?是誰逼得把幾座山林、茶廠和土地過戶到我的名下去避風頭?現在國民政府不查了,又是誰急著來找我要回去?要殺頭要課稅就丟給我,風平浪靜有利潤之後就跑出來要分,阿爸,這世間的道理不是這樣吧!」
原來在前一陣子,臺北那邊已經傳來風聲,駐臺美軍想要出高價到新竹山區買軍用木材,其中相中了張家的大坪山,於是伯公上門找吉桑,想追討回當年張家的共同資產大坪山的產權,與吉桑鬧到不歡而散。
張家灶房炊煙裊裊,一幫下人連茶廠的工人都來幫忙製作番薯餅,張家年輕長工團魚搗著一大盆蒸好的地瓜泥,茶廠技工嗶嗶哥負責加糖調味,交給順妹把一個個番薯餅丟到油鍋裡炸,炸到金黃的番薯餅撈起鍋給阿榮,阿榮再把餅端到客廳。
「你們聽說社長過年後打算幫小姐找夫婿的消息嗎?」阿榮笑笑地說,在煎好的番薯餅一個個印上紅色「福」字,反面則印上「日光」兩字,福代表張福吉社長,日光代表公司名稱。
這些閒話恰好被站在廚房門口的薏心聽得一清二楚,羞得滿臉通紅不知所措,春姨見狀斥喝解圍:
「番薯餅做好了?薏心的事,都不要再講了!」
大家立刻繃緊神經閉口不再多講。
春姨端了一小盤番薯餅到盛文公房間,房內昏暗如封塵數世紀,鴉片臭味逼得薏心摀住鼻孔不敢用力吸氣,盛文公躺在太師椅上抽鴉片捧著番薯餅,分給吉桑跟薏心一人一塊。
盛文公虛弱地問吉桑:「一開始你是做什麼生意?」
「在大坪山種樹。」
「然後呢?」
「做茶賣茶。」
「接著呢?」
「國民黨來臺灣以後做客運生意。」
盛文公把太師椅旁茶几上的一面獎章丟到吉桑面前,「咚」一聲響亮。
薏心嚇了一跳,對於前面這位整天躲在房間抽大煙的祖父,與其說是敬畏,不如說是莫名的害怕,這種害怕並非源自威嚴或管教,而是來自長年的陌生。
盛文公說:「你種樹做茶就算了,還玩馬賽馬,這獎章可以吃嗎?」
吉桑不發一語。
「你養幾十匹馬,聽說現在一匹馬賣幾千萬,十幾匹要好幾億,你不如學我抽大煙,抽一輩子也不必花好幾億,別人做生意是賺十塊花三塊,你福吉是賺三塊花十塊。」
「你養的馬有翅膀嗎?長大會飛嗎?不要以為我整天只會抽大煙,不知道你在外面亂花錢的……」盛文公越罵越起勁。
吉桑已經五十好幾歲了,早就習慣父親(其實是養父)抽完煙就亂罵人的脾氣。
「我買精製茶廠的機器,是投資,不是胡亂花錢。」但一講到事業,面對父親,吉桑往往是據理力爭,畢竟吉桑是日光茶廠與張家事業的社長,受日本權威教育的他,無法容忍社長的權威受到無理的挑戰,更何況還是在女兒面前。
盛文公也是知道這些道理,只能嘆口氣放軟語氣說:「福吉,伯公那一房想當頭人就依他們去,換他們賺錢養我們,又得理又輕鬆啊!」
摸過放在旁邊的番薯餅;「不要浪費,吃!」盛文公細細地「含」著番薯餅,薏心小口咬著,吉桑則鐵青著臉,心不甘情不願的一口吞下去。
離日光公司門口不遠處,傳來長串鞭炮聲,聽訓中的吉桑如釋重負:
「林經理與阿土師載錢回來了!」
炮聲炸天,七臺卡車從炮竹的煙霧中出現,魚貫停到日光公司門口,每部卡車上堆滿膨鼓鼓的茶葉麻袋,茶廠、日光公司與張家所有老老少少員工或幫傭,以及守候多時的北埔、峨眉的茶農鄉親們都衝出來追著卡車跑。
「錢回來了!」、「七臺車的錢全部載回來了!」
嗶嗶哥依慣例燃起鞭炮大聲喊:「發月給!發紅包!」
邊喊邊抬出磅秤到公司正門口,對著坐在第一臺卡車上,戴著眼鏡看起來好像整晚沒睡飽的中年人喊著:「林經理,開始秤重吧!」
林經理笑著說:「應該等社長來才能開始,規矩不要亂。」
受夠了盛文公的吉桑三步併兩步走到公司大門口,看到七部載著滿滿茶葉的卡車,臭了一整天的臉總算有了笑容。
「報告社長,收到各家洋行與大稻埕大大小小茶棧的賣茶應收帳款,一共七十億,一車十億,每捆麻袋是一百萬,一車一千袋,頭兩番車發的是茶菁欠款,第三番車發的是日光公司、日光北埔廠與洋房員工月給,第四臺車發的是還利息錢與往來商號欠款,第五番第六番兩臺車,點收入帳清楚後由阿土師押車
去其他五個製茶廠發月給,第七番車去峨眉結茶菁欠款……」林經理撥著算盤扯開喉嚨大聲地對所有人報告。
點收與入帳經過吉桑同意確認後,幾十億臺幣鈔票同時卸貨甚至壯觀,堆滿了日光公司門口,甚至滿到旁邊的製茶工廠的涼棚。
「錢用點的太慢了,臺票用秤重的比較快,一斤一百萬,大家慢慢來,嗶嗶哥會幫忙秤重……」
林經理開始一一唱名:「夏茶茶菁貨款,太田叔,一億三千七百萬,臺票秤重一百三十七斤。」
「秋茶茶菁貨款,良叔、游阿良,七千萬,臺票秤重七十斤……」
「識字的請簽名,漢文日文都可以,不識字的打手印……」
發完了欠款、月給與紅包後,又發番薯餅給在場的員工鄉親,折騰到傍晚總算送走所有人,林經理見四下無人拉著吉桑到新洋房的偏廳開會。
「社長!你交代的事情、想見的人,我已經安排好了,大年初五約在臺北總公司見面。」
「大年初五?他們都不用過年啊?」
「是你要他們越快越好,而且市面不太穩定,他們也希望趕快敲定。」
吉桑從銀菸盒掏出一根香蕉牌紙菸,緩緩地抽了一口說:
「國民政府撐不久了,臺幣終究會變成廢紙,你聽過日本時代分現金要用秤重的嗎?」

試閱文字

推薦序 : 來。來喝茶
徐青雲

提起臺灣茶,大家都不生疏,但說起茶葉曾經是臺灣重要的出口加工品與經濟作物,那卻是很久以前的風光,現在許多人可能都不清楚了;而提到「北茶南糖」,也是你我不陌生的產業分布區塊,但臺灣現在的茶園多在中南部又是怎麼一回事?
臺三線上的桃竹苗地區與新北市坪林、三峽等地,在早年是臺灣茶葉重要產地,完工於一九四九年的新竹北埔「姜阿新洋樓」,是茶商姜阿新為了招待洋行貴賓而興建,更見證了當時茶葉的繁華榮景。二○一四至二○一六年,姜阿新的女婿廖運潘先生自費出版、寫給自己家族子孫「想到什麼就寫什麼」九冊浮生手稿,書中對一九四○、五○年代他的岳父姜阿新多所描述,從新竹北埔的製茶產業,到與洋行貿易商業的往來,都有翔實的描述;姜阿新曾經擁有臺灣最大的茶廠與最新的設備,也是臺灣紅茶最高的產量與出口量,這樣的故事絕對是戲劇的好題材。在已有文字資料上,又有可以採訪對象,經由當代人去看當代,實屬製作與時代相關作品的珍寶。
一九四九年前後,臺灣茶葉外銷是特許經濟作物,是外匯重要來源,後更成為外交推手,創下了茶金時代。一九五○年後,許多人都有著穿著美援麵粉袋製作的衣服或短褲的記憶,同時期美援除了對臺灣民生物資援助,也提供基礎建設所需的物資;當年,美國為了美援成立懷特公司(J.G. White Engineering Corporation),該公司的負責人狄寶賽(Valery Sergei de Beausset)保留了整批在臺灣期間的相關資料與文件;二○○六年這批史料移回臺灣大學圖書館,並成立狄寶賽文庫。耙梳史料清晰可見狄寶賽在臺灣美援時代的重要角色。
臺灣與時代相關的作品,較少觸及商業經濟的層面,公視一直希望有更多的作品能夠打破已知與想像。因此,《茶金》在姜阿新原型人物的概念下,以茶葉商人與出口貿易出發;再加上,美援與狄寶賽在臺灣發展脈絡中的份量,設定了劇本的架構。
《茶金》希望以微觀的一個茶商、一個茶廠,看到一個產業,更到一個國家的宏觀視野。劇中,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味道:有人一輩子為了一個人,如文貴;有人一輩子為了家,如薏心;有人一輩子為了家鄉,如吉桑;有人一輩子為了國家,如KK;有人一輩子為了製茶,如山妹、阿土師;有人因為局勢離鄉背井,如夏慕雪、靳將軍;有人為了利益合作,如副院長、迪克。他們各自展開不同的旅程,在臺灣這塊土地成為彼此的交集。
《茶金》除了戲劇,也規劃出版劇本書與小說,讓導演的視角,編劇的視角,小說作者的視角,透過影像與文字作品各展現其魅力,也將故事的脈絡與結局都開放給創作者,不希望限制創作者的想像,而觀者也可以在不同型式的作品中找到相對應的感動或共鳴。
從劇本開發初期組成編劇團隊,有製作人湯昇榮、共同製作人羅亦娌、編劇徐彥萍、助理張可菱與我外,也因故事有經貿關係與外匯匯兌等專業,同時邀請有財經背景專業、也出版過多本財經小說的作者黃國華,加入編劇團隊。在茶樹品種、製茶工序、茶葉種類、化肥、美援、貿易、外匯等田調與消化後,期許將熟悉的歷史感,參考當時人物的原型與精神,以無距離感與違和感的編劇方式,讓人物角色的狀態在情境中;而劇本還有一個特色,附註了大量田調的資料來源與圖片,讓參與製作環節的每個人能延伸想像,也讓演員更理解身處的時代環境。
小說由黃國華執筆,以其一貫著重在人的書寫方式,以人為線條,不刻意註解時代,除了還原劇本創作時期的原創概念,也加上作者自己的觀點,讓小說更容易閱讀;另外,語言也是那個時代生活中的特殊氣味,因此,為了閱讀的順暢,兼具語言氣味,小說中也保留了一點點客語、河洛語的詞彙,增添閱讀的語感。
在此,容我借點版面謝謝成就《茶金》完成的推手。謝謝公視董事長陳郁秀、文化部長李永得、客委會主委楊長鎮,四年前,李永得為客委會主委,他與陳郁秀兩人促成了《茶金》的合作案,而接任主委的楊長鎮也全力支持與協助;謝謝無條件投入製作資金的瀚草影視曾翰賢、世詮多媒體沈東昇、中保科技林孝信、夢想創造林家齊;謝謝導演林君陽、統籌蘇國興與所有參與製作的伙伴,一百一十四天拍攝、環島臺灣兩圈的堅持;謝謝所有協助拍攝的單位、好友、鄉親,甚至是素為謀面的人給予的援手。
二○一九年早春,我們投入《茶金》IP的開發,二○二一年中秋出版小說、初冬播出戲劇、出版劇本書。誠摯的邀請大家:來,來喝茶,品小說、讀劇本、看戲……,感受一九四九年臺灣的溫度與滋味。
本文作者為《茶金》製作人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