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津安二郎劇本集 | 誠品線上

小津安二郎劇本集

作者 小津安二郎
出版社 印刻文學生活雜誌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小津安二郎劇本集:本書集結小津最經典的六部電影作品:《東京物語》、《秋刀魚之味》、《麥秋》、《浮草》、《秋日和》、《晚春》。從文字的視野領略小津電影獨特的美學風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日本影壇巨匠導演電影代表作劇本,一次典藏! 「真討厭啊,這樣的世道⋯⋯」 「是啊,盡是些令人厭煩的事⋯⋯」 春季末了海岸邊的浪湧。六月麥田裡的翻騰波濤。瀨戶內海緩緩遠去的汽船……那些在無人察知的處所兀自生滅著的,即便在家庭與人生瓦解潰散之後,也仍將繼續不住地流轉。 這是小津安二郎作品裡特有而又一貫的主旋律。他的電影往往聚焦在家庭潰散的過程,以及這種走向瓦解的必然性。藉由日常生活瑣事的堆積及其細膩的變化,烘托出凡常人生中必然遭遇的失落與無奈。其中所欲傳達的,則是人生的無常與流轉實乃無可避免;無論蕭索、感傷、悲苦,甚或是不堪,都是凡人生活中的一部分,既是必然,也就能加以接受。 小津安二郎為世界馳名的日本影壇巨匠,亞洲許多名導如侯孝賢、許鞍華、是枝裕和等皆受其啟發,生前多部作品也受到國際獎項的肯定與推崇。本書集結小津最經典的六部電影作品:《東京物語》、《秋刀魚之味》、《麥秋》、《浮草》、《秋日和》、《晚春》。從文字的視野領略小津電影獨特的美學風格與魅力,是一部值得小津迷和所有電影愛好者細細品味的經典之作。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小津安二郎 小津安二郎(Yasujiro Ozu, 1903-1963) 1903年生於東京,1923年進入松竹蒲田攝影所擔任攝影助理,1927年以《懺悔之刃》開啟導演生涯。1963年因癌症去世,享年60歲。畢生執導了54部電影,與黑澤明、溝口健二、成瀨巳喜男並稱為「日本影壇四大巨匠」。作品主調多半集中在家庭的潰散與家庭價值的瓦解,其中以《麥秋》、《晚春》、《東京物語》、《秋刀魚之味》等為其最膾炙人口的代表作。 吳菲 畢業於日本山口大學人文科學研究科語言文化專業。文學碩士。譯有《豆腐匠的哲學》、《向著明亮那方》、《春天與阿修羅》等。

產品目錄

產品目錄 晚春 麥秋 東京物語 浮草 秋日和 秋刀魚之味

商品規格

書名 / 小津安二郎劇本集
作者 / 小津安二郎
簡介 / 小津安二郎劇本集:本書集結小津最經典的六部電影作品:《東京物語》、《秋刀魚之味》、《麥秋》、《浮草》、《秋日和》、《晚春》。從文字的視野領略小津電影獨特的美學風
出版社 / 印刻文學生活雜誌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863873662
ISBN10 / 9863873667
EAN / 9789863873662
誠品26碼 / 2681976562006
尺寸 / 17X23X2.3CM
語言 / 中文 繁體
裝訂 / 平裝
頁數 / 424
級別 /

最佳賣點

最佳賣點 :  日本影壇巨匠導演電影代表作劇本,一次典藏!

試閱文字

內文 : 晚春

一九四九年(昭和二十四年)
松竹大船製片廠
劇本、底片、拷貝現存12 卷,
2964 米(108 分鐘)黑白
同年九月十九日公映

製 片 山本武
原 作 廣津和郎
改 編 野田高梧、小津安二郎
導 演 小津安二郎
攝 影 厚田雄春
錄 音 佐佐木秀孝
美 術 濱田辰雄
照 明 磯野春雄
音 樂 伊藤宣二

演員表/
曾宮周吉     笠智眾
曾宮紀子     原節子
田口正子     杉村春子
田口勝義     青木放屁
服部昌一     宇佐美淳
北川綾      月丘夢路
小野寺讓     三島雅夫
小野寺菊子    坪內美子
小野寺美佐子   桂木洋子
三輪秋子     三宅邦子
林清造      谷崎純
林阿繁      高橋豐子
「多喜川」店主  清水一郎

1 北鐮倉車站
晚春的過午時分──天空晴朗明澈,已長葉的櫻花樹,樹蔭越加濃重。下
行開往橫須賀方向的電車剛駛出月台,就可見圓覺寺的石階越來越近了。
2 圓覺寺的參道
電車在成行的杉樹間駛過。
3 同寺 院內
今天是每月慣例的茶會的日子。出席茶會的女客們三三兩兩,順次而
入──
4 寺院的內室(休息室)
客人漸漸聚齊。
曾宮紀子(27 歲)走來,與先行到來的姑母田口正子(49 歲)並排而坐。
紀子:姑姑,您早就來了?
正子:嗯嗯,我剛來,今天你爸爸呢?
紀子:在家工作。昨天截止的稿子還沒寫好。
正子: 哦──(一邊隨手幫紀子把腰帶繫好)哎,你姑父的條紋長褲,
有幾處被蟲吃出了窟窿,要不,改一改給勝義吧?
紀子:可是阿勝穿條紋長褲不奇怪嗎?
正子:那有什麼呀。把膝蓋下面剪掉,怎麼樣?
紀子:那倒可以改一改。
正子:你試試看唄。(說著從包袱皮裡取出褲子)這個。
紀子:哎呀,您帶來啦?
正子: 一點點洞沒關係的。反正不多久又得穿壞了。(一邊將褲子遞過
來)屁股的部分要弄雙層哦。
紀子:哦。
三輪秋子(38 歲)走來。氣質高雅──
正子:(與其照面並頷首致意)我早來了一步──
秋子,頷首回禮,在隔了幾人的座位就座。
正子: 想著又可以跟你一同來,我還在新橋稍等了一會兒⋯⋯
秋子: 我錯過了一趟電車⋯⋯(邊說邊優雅地回禮)
茶道老師的徒弟走來,「各位久等了,這邊請⋯⋯」
於是在座者一同起身。
5 寂靜的寺院內
庭院中杜鵑花映照在陽光下,樹鶯的啼鳴也顯得十分悠閒。
6 茶室
點茶已安靜地開始。以秋子為主客,其餘四五人──包括正子、紀子,都
恭候在次席,一同觀望著點茶。主客秋子姿態端莊而秀麗──
7 寺廟庭院
日影悠長──樹鶯聲聲啼鳴⋯⋯
8 鐮倉 曾宮家的庭院
這裡也映照著悠長的日光──樹鶯的啼叫聲⋯⋯
9 室內
紀子的父親周吉(東大教授,56 歲)戴著老花鏡正在寫稿,助手服部昌
一(35 歲)正幫他謄寫稿件,查閱著外文的人名辭典。
周吉:沒有嗎?
服部: (一邊用手摸索著)啊啊有了。弗雷德里希.李斯特,還真是沒
有 Z 啊。LIST⋯⋯
周吉:我沒說錯吧? LISZT 是那個音樂家李斯特。
服部: (一邊讀辭典一邊喃喃自語)一八一一年到一八八六年⋯⋯
後門的門鈴響起──
門外的聲音:我是電氣公司的,來查一下電表。
周吉:(一邊書寫)啊,請便。
門外的聲音:借用一下腳踏板啊。
周吉:好的。(說著就要起身)
服部:放在哪兒?
周吉:好像是在緣廊最裡頭,樓梯下面。勞駕了。
服部:別客氣⋯⋯
說著便起身去了。
周吉一個人繼續寫著,不久服部回來了──
服部:老師,李斯特他幾乎是全靠自學的啊。
周吉: (一邊寫著)嗯,即便如此,他作為歷史學派的經濟學者算是很
了不起了。這人最討厭官僚主義。
服部也拿起筆。
門外的聲音:度數超過三千了。單子給您放這裡了。
服部:好的,您辛苦了⋯⋯
查電表的人遠去的車鈴聲傳來。
周吉:稿子寫到這裡,大概能有多少頁了?
服部:(數了數)十三頁了。
周吉:哦,再寫六七頁吧。
10 屋子正門
紀子回來,進屋。
11 室內
紀子走進屋。
紀子:我回來啦。服部先生,您來了啊。
服部:哦,正打擾呢。
紀子: (瞥見服部的手)哦,謄稿啊?真過意不去,全靠您幫忙了。
服部:哪有啊⋯⋯
周吉:你姑媽呢?
紀子:她說今天還有事,直接回去了。
周吉:給我們泡杯茶吧。
紀子:好,服部先生,您不著急回去吧?
服部:不,今天得先告辭了。
紀子: 可別客氣啊。明天回的話,我也可以一起去東京呢。
周吉:什麼?東京⋯⋯
紀子: 是去醫院⋯⋯另外還想把爸爸的襯領也買回來⋯⋯
說著走進別的房間。
周吉和服部開始繼續寫稿──
服部: (忽然想起)哦,老師,那次的麻將,槓上開花,人家說還是不
能算自摸哦。
周吉:這樣啊。( 轉過臉來)那就是八條和十六條囉。
服部:所以說,贏家應該還是我啊。
周吉:嗯嗯──(呼喚)喂,紀子⋯⋯
紀子走出來,衣服換了毛衣。
周吉:阿清在嗎?
紀子:您有什麼事?
周吉:去看看她在不在,來搓一把。
紀子:您稿子已經寫好了嗎?
周吉:還差一點點。
紀子:(笑著說)不可以。
說著向廚房走去。
周吉:喂!
沒有回應。
周吉:喂!──喂喂!
紀子探出頭來,
周吉:(氣沖沖地)倒茶倒茶!
紀子笑著縮回身子。服部微笑著繼續謄寫,周吉也再次伏案書寫。
12 翌日 鐮倉車站的月台
開往東京的上行電車剛剛開出──車站的時鐘──指著大約十點三十八
分。
13 龜谷隧道附近
上行列車疾馳而去。
而後駛出隧道──
14 三等車廂內
混雜中周吉和紀子站在搖晃的車中。
周吉:你把稿子帶上了吧?
紀子:嗯,您放心。
15 疾馳的電車
退去的電杆電線──退去的沿線風景──
經過丘陵地帶,經過橫濱地區,然後經過鶴見、川崎──


東京物語

一九五三年(昭和二十八年)
松竹大船製片廠
劇本、底片、拷貝現存
14 卷,3702 米(135 分鐘)
黑白
同年十一月三日公映

製 片 山本武
編 劇 野田高梧 小津安二郎
導 演 小津安二郎
攝 影 厚田雄春
美 術 濱田辰雄
音 樂 齋藤高順
照 明 高下逸男
錄 音 妹尾芳三郎
剪 輯 濱村義康

演員表/
平山周吉     笠智眾
平山富子     東山千榮子
平山幸一     山村聰
平山文子     三宅邦子
平山實(阿實) 村瀨禪
平山勇(阿勇) 毛利充宏
金子志繁    杉村春子
金子庫造    中村伸郎
平山紀子    原節子
平山敬三    大阪志郎
平山京子    香川京子
服部修     十朱久雄
服部米子    長岡輝子
沼田三平    東野英治郎
雜燴店女老闆  加代 櫻睦子
公寓女子    三谷幸子
敬三的同事 安部徹
美髮店的助手  阿清 阿南純子
鄰家太太 高橋豐子

60 行駛的觀光巴士中
周吉夫婦和紀子一同坐在車內。
導遊小姐一邊介紹:「歡迎各位光臨東京。借此機會,讓我們一同來了解
一下東京這座大都會的歷史吧。」
61 丸之內商業區的風景漸漸遠去
62 從車窗中望去的宮城
「皇居曾經被稱為千代田城。距今約五百年前,由太田道灌主持修建而
成。護城河中倒映著松樹蒼翠的樹影,這裡的幽靜在東京熱鬧的都會環境
中顯得更加古雅莊嚴。」
63 銀座
觀光巴士行駛而去──
64 百貨公司旁的街道
觀光巴士停在路邊。
65 百貨公司樓頂
周吉夫婦和紀子正眺望街景。
紀子:哥哥家是在這個方向。
周吉:是嗎?
富子:志繁家呢?
紀子:姊姊家,嗯,大概是那一帶吧。
富子:你的住處呢?
紀子: 我住的地方(轉向相反的方向)在這邊。您看見了嗎?
富子:看見了。
紀子:非常破舊的地方。若不嫌棄的話,回去時順便去坐坐吧⋯⋯
周吉:噢。
導遊小姐從對面招呼大家:「各位,差不多該走了,請大家集合。」眾人
向那邊走去。
66 從那樓頂看到的街景
67 同日,紀子公寓的外景──
陳舊的公寓。
時近黃昏,夕陽映照。
68 二樓某室
帶蚊帳的嬰兒床裡躺著一個嬰兒。年輕的主婦在一旁摺疊晾乾的衣物。
敲門聲──
主婦:哪位?
門開了,紀子走進來。
主婦:哎,今天真早──
紀子:小美在睡覺?
主婦:剛剛才好不容易睡著了。
紀子:不好意思,有酒嗎?
主婦:酒?
紀子:(點頭)我公公婆婆來了。
主婦:噢,也許還剩一點。
說著起身取來一個一升瓶,瓶裡還剩了約兩合1 酒。
主婦:只有這麼點兒了,夠嗎?
紀子:夠了。那我就借用了。謝謝。
說完離開。
69 走廊
紀子進了隔壁自己的房間。
70 紀子的房間
周吉夫婦正端詳著櫥櫃上昌二(他們的陣亡的次子,紀子的亡夫)的照
片。
紀子走進來。
周吉:啊,昌二這張照片是在哪兒照的呀?
紀子:在鐮倉,是朋友幫他拍的⋯⋯
富子:什麼時候?
紀子:去打仗的前一年。
富子:噢。(然後轉向周吉)看他瞇著眼睛那模樣⋯⋯
周吉:唔⋯⋯這照片裡他也歪著頭呢。
富子:這孩子就這毛病。
周吉:唔⋯⋯
照片的特寫──
71 走廊
紀子出屋,又走向隔壁,敲門進屋。
72 隔壁室內
主婦走向門口。
主婦:什麼事?
紀子:(微笑著)酒壺和酒盅。
主婦:啊,對,對⋯⋯
說著從櫥櫃裡取出酒壺和酒盅,順便取出一碗小菜。
主婦:這個也拿去吧。煮青椒,很好吃的。
紀子:謝謝。我就不客氣了。
主婦:(一邊把酒壺和酒盅遞給紀子)洗過了。
紀子:不好意思,又來打擾。
說完離開。
73 紀子的房間
周吉和富子──
紀子回來。
富子:阿紀,請別忙活了。
紀子:不要緊,也沒什麼要忙活的。
邊說邊做準備。
富子:今天多虧你陪我們⋯⋯
紀子:別客氣⋯⋯反倒讓爸爸媽媽受累了吧?
周吉: 哪裡哪裡,沒想到讓你陪我們看了那麼多好地方⋯⋯
紀子拿了抹布來,擦拭二老面前的小飯桌,擺上碗筷、小菜等。
富子:真過意不去啊,耽誤你上班了。
紀子:沒事的⋯⋯
周吉:工作很忙吧?
紀子: 不要緊的。是間小公司,忙的時候星期天也要上班,現在正好是
空閒的時候⋯⋯
周吉:是嗎?那就好⋯⋯
紀子起身拿來酒壺。
紀子:(把酒盅遞給周吉)您請。
周吉:啊,好。(接過酒盅)
紀子:沒什麼可招待的⋯⋯
周吉:哪裡哪裡⋯⋯(一飲而盡,對富子說)真好喝啊。
紀子:爸爸,您很喜歡喝酒嗎?
富子: 啊,以前可能喝呢。家裡若是沒酒,就老不高興的,到了晚上,
還要出去喝呢。
周吉:唔⋯⋯(苦笑)
富子: 所以每當生了男孩,我就想啊,這孩子可別變成好酒的⋯⋯
周吉:昌二怎麼樣?
紀子:他也喝啊。
富子:(意外地)是嗎?
紀子: 有時下班以後在外面喝酒,到夜裡沒了電車,還常常帶朋友來這裡⋯⋯
周吉:是嗎?
富子:那麼說你也很頭疼嘍?
紀子:(微微一笑)嗯,現在想起來倒很懷念呢。
富子: 真是這樣啊。我們大概是離得遠,總覺得昌二還在哪裡活著。因
為這個,你爸爸還時常責備我呢⋯⋯
周吉:唉,人早已經死了嘛,都快八年了呀。
紀子:⋯⋯
富子:說是這麼說啊⋯⋯
周吉: (對紀子)那也是個調皮搗蛋的傢伙,給你添了不少麻煩吧⋯⋯
紀子:沒有啊⋯⋯
富子:的確是這樣,讓你受累了⋯⋯
紀子:⋯⋯
敲門聲──
紀子:來了。
說著起身去開門。
一個來送外賣的男子端著大碗蓋飯站在門外。
送外賣的:讓您久等了。
紀子:謝謝。
送外賣的男子把大碗遞上後離開。
紀子把大碗蓋飯端上小飯桌。
紀子:恐怕不太合您的口味,媽媽請⋯⋯
富子:謝謝啊。
紀子:請用吧。
富子:那就不客氣了。
富子面對小飯桌坐好,揭開碗蓋。
紀子又把另一碗端到周吉面前。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