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僅有一次的人生, 一定要讀蘇東坡: 不管你遇到了什麼, 一句蘇東坡就能療癒。 | 誠品線上

這僅有一次的人生, 一定要讀蘇東坡: 不管你遇到了什麼, 一句蘇東坡就能療癒。

作者 費勇
出版社 大是文化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這僅有一次的人生, 一定要讀蘇東坡: 不管你遇到了什麼, 一句蘇東坡就能療癒。:,◎工作輾轉各處,無法安定?一生漂泊的蘇東坡,「應似飛鴻踏雪泥」。◎人生的不公不義,是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工作輾轉各處,無法安定?一生漂泊的蘇東坡,「應似飛鴻踏雪泥」。 ◎人生的不公不義,是無法迴避的。「人生有味是清歡」,是蘇東坡的淡然。 ◎如何活在當下?「詩酒趁年華」,被貶官三次的蘇東坡選擇這樣過人生。 北宋文豪蘇軾,21歲跟著父親蘇洵進京趕考,22歲就中進士。 一篇文章受到當時宰相歐陽修的賞識,年紀輕輕即進入權力核心。 26歲時,朝廷任命他為大理評事,開始了第一份工作, 之後在他66年的歲月裡,他至少在十餘個地方生活過。 長年的離家奔波,讓他有感而發寫下:「人生到處知何似?應似飛鴻踏雪泥。」 (人世間的遇合,是偶然而無常的,留下的痕跡都會消失,不用在意。) 44歲,他遇上人生重要轉折「烏臺詩案」, 被人舉報他的詩譏諷朝廷,謗議新政,對皇上不敬,他因此入獄。 半年後被貶黃州,他卻灑脫寫下:「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一蓑煙雨任平生。」 (就算一輩子都在風雨裡,我也很坦然。) 本書作者費勇是著名文化學者,他說蘇東坡的一生大起大落(三度被貶官), 但在他閃閃發光的每一刻,也有「也無風雨也無晴」的平靜, 他的一生都在「自我治癒」。不管現在的你遇到了什麼,一句蘇東坡就能療癒。 ◎一路得意,忘了求退之難? 大家都想升官發財,不喜歡降職清貧。 蘇東坡卻說:「賀下不賀上」。為什麼? (做官的人降職或退隱值得慶賀,升遷反而不值得慶賀) 他雖然也曾感嘆:「何時忘卻營營?」(何時能夠忘掉現實裡那些鑽營忙碌啊?) 但就算不斷被小人陷害,他始終沒有選擇辭官, 他說:「何必擇所安,滔滔天下是。」 (不管你逃到山裡隱居或出家,仍會面臨生計與人際交往,不如達觀面對。) ◎晴朗是生活,風雨也是生活,活在當下 從烏臺詩案中死裡逃生的他,剛到黃州,就寫下兩句詩: 「長江繞郭知魚美,好竹連山覺筍香。」 (長江三面圍繞黃州,想到有鮮美的魚吃;看到漫山茂密的竹林,猶如聞到筍香。) 後來又被貶到惠州,他說待在嶺南也不錯: 「日啖荔枝三百顆,不辭長作嶺南人。」 (如果能每天吃三百顆荔枝,我願意永遠都做嶺南的人。) 他用行動證明:把心放寬,看開看淡,波折的人生照樣過得有模有樣。 ◎豁達不是冷漠,而是一種深情 蘇東坡給人的印象,不外乎樂觀、豁達、幽默,有政治抱負, 但其實他還很深情。曾寫下一首著名的〈江城子〉懷念妻子: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 (生死永隔,相互思念卻無法相見,即使不去想,那些美好的記憶仍難以忘懷。) 提醒著我們要珍惜相伴身邊的那個人。 漂泊、衝突、煩惱、挫折……人人都會有,怎麼面對? 蘇東坡用三件事療癒了自己: 一張琴(業餘愛好),「散我不平氣,洗我不和心」(在琴聲裡,心變得平和); 一壺酒(美食),「吾醉後乘興作數十字……」(喝醉時,能寫出不同於平常的字); 還有一個是…… 人生有許多痛苦與挫折,只能靠自己療癒自己。 還好,即使我們孤單一人,一句蘇東坡就能療癒。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費勇著名文化學者,15歲考上大學,後取得博士學位。現為昊達文化創始人、昊達生活方式研究院院長、唐寧書店聯合創始人,併兼任暨南大學生活方式研究院聯席院長、教授、博士生導師,並曾擔任《行走》(mook)主編。 代表作品:《金剛經修心課:不焦慮的活法》、《人生真不如陶淵明那一杯酒》、《做人:王陽明心學的真正傳習》、《長物志:做自己生活的設計師》、《時尚的哲學》(譯)、《傳習錄》(譯)、《了凡四訓》(譯)。

產品目錄

產品目錄 推薦序 「全拋世代」受用無窮的情商課——來讀蘇東坡/黃之盈 序 不管你遇到什麼,一句蘇東坡就能療癒 第一章 四處漂泊的人生,哪裡才是我的家? 01人生到處知何似?應似飛鴻踏雪泥 02我本無家更安往,故鄉無此好湖山 03多病多愁,須信從來錯 04天涯流落俱可念,為飲一樽歌此曲 05十年歸夢寄西風,此去真為田舍翁 06此心安處是吾鄉 07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08團團如磨牛,步步踏陳跡 09此間有什麼歇不得處? 10但尋牛矢覓歸路,家在牛欄西復西 第二章 一路得意,忘了求退之難 01長恨此身非我有,何時忘卻營營? 02兩事皆害性,一生恆苦心 03何必擇所安,滔滔天下是 04賀下不賀上 05莫誇舌在齒牙牢,是中惟可飲醇酒 06不須論賢愚,均是為食謀 07會挽雕弓如滿月,西北望,射天狼 08居士,居士,莫忘小橋流水 09不能使其身一日安於朝廷之上 10島邊天外,未老身先退 第三章 晴朗是生活,風雨也是生活 01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 02杖藜裹飯去匆匆,過眼青錢轉手空 03化工只欲呈新巧,不放閒花得少休 04諸子百家之書,日傳萬紙 05休言萬事轉頭空,未轉頭時皆夢 06壯懷銷鑠盡,回首尚心驚 07是處青山可埋骨,他年夜雨獨傷神 08揀盡寒枝不肯棲,寂寞沙洲冷 9也擬哭途窮,死灰吹不起 10此生歸路愈茫然,無數青山水拍天 11日啖荔枝三百顆,不辭長作嶺南人 12更著短簷高屋帽,東坡何事不違時 13問汝平生功業,黃州、惠州、儋州 第四章 豁達不是冷漠,而是一種深情 01努力盡今夕,少年猶可誇 02蝸角虛名,蠅頭微利,算來著甚乾忙 03自其不變者而觀之,則物與我皆無盡也 04曾日月之幾何,而江山不可復識矣 05人生如夢,一樽還酹江月 06誰道人生無再少?門前流水尚能西! 07枝上柳綿吹又少,天涯何處無芳草 08君子可以寓意於物,而不可以留意於物 第五章 蘇式治鬱主義,只要三件事 01作個閒人 02散我不平氣,洗我不和心 03欲待曲終尋問取,人不見,數峰青 04某平生無快意事,惟作文章 05萬事到頭都是夢,休休 06行看花柳動,共用無邊春 07何須魏帝一丸藥,且盡盧仝七碗茶 08勿使常醫弄疾 09詩酒趁年華 10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 11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 12一張琴、一壺酒、一溪雲 13予之所為,適然而已 14我今身世兩悠悠,去無所逐來無戀 跋

商品規格

書名 / 這僅有一次的人生, 一定要讀蘇東坡: 不管你遇到了什麼, 一句蘇東坡就能療癒。
作者 / 費勇
簡介 / 這僅有一次的人生, 一定要讀蘇東坡: 不管你遇到了什麼, 一句蘇東坡就能療癒。:,◎工作輾轉各處,無法安定?一生漂泊的蘇東坡,「應似飛鴻踏雪泥」。◎人生的不公不義,是
出版社 / 大是文化有限公司
ISBN13 / 9786267192870
ISBN10 / 6267192873
EAN / 9786267192870
誠品26碼 / 2682321418009
頁數 / 384
注音版 /
裝訂 / P:平裝
語言 / 1:中文 繁體
尺寸 / 14.8X21X1.9CM
級別 / N:無
重量(g) / 450

最佳賣點

最佳賣點 : 人生有許多痛苦與挫折,只能靠自己療癒自己。
還好,即使我們孤單一人,一句蘇東坡就能療癒。

試閱文字

自序 : 不管你遇到什麼,一句蘇東坡就能療癒

近年來流行「療癒」這個概念,有時也叫「療癒系」,大概是因為太多人需要被療癒。這個概念來自日本,出現在1999年前後,起初指的是某個演員能給人一種安靜、清爽的感覺,一看到她/他,或者和她/他在一起,雖然不是戀愛,卻覺得很自在,覺得被療癒了,有療癒系女孩/男孩的說法。
又指某一類事物,能夠安慰悲傷的心靈的動漫叫療癒系動漫,也有療癒系音樂,指的是那種能讓人平靜下來的音樂,隨後慢慢擴展到療癒系風景、療癒系食物、療癒系讀物。凡是讓我們不再悲傷、不再混亂,能夠平靜下來的事物,都可以稱為療癒系。
按照這個標準,蘇東坡應該是最具療癒效果的人,是一個療癒了所有中國人的人。在大量的公眾號(按:類似臉書的粉絲專頁,用以推廣品牌及傳遞品牌資訊)上,有類似這樣的推文——假如你遇到了什麼,一句蘇東坡的什麼話,就能療癒你。用一句現在很流行的話形容就是:「人生緣何不快樂,只因未讀蘇東坡。」
古羅馬哲學家馬庫斯.圖利烏斯.西塞羅(Marcus Tullius Cicero)說:「我向你們保證,有一種治療靈魂的醫術。它是哲學,不需要像對身體的疾病那樣,要到我們的身體以外去尋找它的救助方法。我們一定要使用我們所有的資源和力量,去努力變得能夠治療自己。」
西塞羅說我們的靈魂需要哲學的治療,身體則需要到外面去尋求治療。而事實上,我們的身體也可以自我療癒,自癒是人體的一種機能。養生即自我療癒。過度依賴外界,我們漸漸遺忘了人的身心都是可以自我療癒的。
林語堂先生在《蘇東坡傳》裡把蘇東坡看作人間獨一無二的人物:

是個秉性難改的樂天派,是悲天憫人的道德家,是黎民百姓的好朋友,是散文作家,是新派的畫家,是偉大的書法家,是釀酒的實驗者,是工程師,是假道學的反對派,是瑜伽術的修煉者,是佛教徒,是士大夫,是皇帝的祕書,是飲酒成癖者,是心腸慈悲的法官,是政治上的堅持己見者,是月下的漫步者,是詩人,是生性詼諧愛開玩笑的人。
可是這些也許還不足以勾勒出蘇東坡的全貌。我若說,一提到蘇東坡,總會引起人親切敬佩的微笑,也許這話最能概括蘇東坡的一切了。

關鍵是最後一句:一提到蘇東坡,總會引起人親切敬佩的微笑。蘇東坡給人帶來快樂。一千年來,蘇東坡以快樂的形象療癒了無數人,但實際上,蘇東坡一生的經歷並不是快樂的。他的一生,是自我療癒的一生,甚至在很多時候,他都是自己做自己的醫生。
蘇東坡對於人生的問題,從不迴避,總是老老實實去面對,用「作個閒人」這樣一種生活方式,一一去化解。我把蘇東坡「作個閒人」的生活方式,叫做「療癒主義」。或者說,對於人生的煩惱,蘇東坡實踐了一種治鬱主義的解決方案,成就了他生命的豐富和快樂。
蘇東坡說,再可怕的事,本身並不可怕,可怕的是還沒有發生時我們的擔心和恐懼,一旦真正發生了,也就沒有什麼可怕了。所以,沒有必要胡思亂想,不如安靜下來,去經歷生命的各種形態,去體驗眼前的現實,去用心做好當下的事情,哪怕是很小的一件事。在經歷之中、在體驗之中、在做事的過程裡,人生的奧祕就會向我們顯現,不確定性帶來的困擾就會消解。
蘇東坡把這種活法叫做「作個閒人」。蘇東坡說,誰都可以作一個閒人,只要他願意運用這三種元素:
第一種元素:一溪雲。雲是天上的,溪流是地上的,雲映照在溪流裡。這是自然的元素。蘇東坡的一生都在雲端看著這個世界。〈水調歌頭.明月幾時有〉第一句:「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這是從雲端回望人間。
蘇東坡的一生也都在地上,熱愛花花草草、熱愛季節的流轉。「水光瀲灩晴方好,山色空濛雨亦奇。」(〈飲湖上初晴後雨二首〉其二)「明月如霜,好風如水,清景無限。」(〈永遇樂.明月如霜〉)「花褪殘紅青杏小,燕子飛時,綠水人家繞。」(〈蝶戀花.春景〉)這些句子貫穿了他生命的每一個時刻,使他一生都在自然的場景裡。
第二種元素:一壺酒。這是美食元素。對蘇東坡而言,喝酒意味著對生活的熱愛:「持杯遙勸天邊月,願月圓無缺。持杯更復勸花枝,且願花枝長在、莫離披。持杯月下花前醉,休問榮枯事。此歡能有幾人知,對酒逢花不飲、待何時。」(〈虞美人.持杯遙勸天邊月〉)
蘇東坡說自己酒量很小,但喜歡「把杯為樂」。他在杭州做通判時,一次酒醉寫下:「人老簪花不自羞,花應羞上老人頭。醉歸扶路人應笑,十里珠簾半上鉤。」(〈吉祥寺賞牡丹〉)在徐州做知州時,也是一次酒醉,寫下:「醉中走上黃茅岡,滿岡亂石如群羊。岡頭醉倒石作床,仰看白雲天茫茫。歌聲落谷秋風長,路人舉首東南望,拍手大笑使君狂。」(〈登雲龍山〉)
在黃州時,又是一次酒醉,寫下「夜飲東坡醒復醉」,然後就「長恨此身非我有,何時忘卻營營」。(〈臨江仙.夜飲東坡醒復醉〉)他寫漁父喝醉了:「漁父醉,蓑衣舞,醉裡卻尋歸路。輕舟短棹任斜橫,醒後不知何處。」(〈漁父.漁父醉〉)
歐陽修曾說,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間也。對蘇東坡來說,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在於自我解放,在於忘掉世俗、忘掉自我。蘇東坡喝出了一種微醺的境界,酒醉帶來的是清醒。他喝了一輩子的酒,越喝越清醒、越喝越快樂,以微醺療癒了世間的一切不快樂。
第三種元素:一張琴。這是藝術元素。蘇東坡喜歡古琴,家裡藏有唐代的古琴「雷琴」,而且他也是演奏的高手。他還是頂尖的歌詞作者,精通音律,開創了豪放派的詞風。他對音樂頗有研究,關於音樂和政治、音樂和人心,都有一套自己的看法。當然,他喜歡音樂,更喜歡欣賞音樂。在〈聽僧昭素琴〉裡,他稱琴聲「散我不平氣,洗我不和心」。
1100年6月20日,已經65歲的蘇東坡,從海南島北歸中原,晚上渡海的時候,他看到海天一色,覺得從此不必像孔子那樣顛沛流離,當理想和現實衝突時,就乘著小船浮游在海上。又因波濤聲想到《莊子》裡講軒轅帝在洞庭之野演奏〈咸池〉這首樂曲,聽到這首樂曲,就會進入物我兩忘的境界,看透得失榮辱。

空餘魯叟乘桴意,粗識軒轅奏樂聲。九死南荒吾不恨,茲遊奇絕冠平生。
(〈六月二十日夜渡海〉)

雖然在海南島幾乎死去,但我一點也沒有怨恨,反而覺得這次經歷是我一生中最奇特的。
蘇東坡一生大起大落,但在每一個時刻,他都有「一張琴、一壺酒、一溪雲」,因而每一個時刻都是閃閃發光的一刻。每一刻裡既有「也無風雨也無晴」的平靜,也有「大江東去浪淘盡」的豪邁;既有「千鍾美酒,一曲滿庭芳」的痛快淋漓,也有「天涯何處無芳草」的婉轉感傷;既有「世事一場大夢,人生幾度秋涼」的悲哀沮喪,也有「門前流水尚能西,休將白髮唱黃雞」的積極奮進。
蘇東坡是一個天才型的人物,在他生活的年代,他的名聲已經達到巔峰。但是,他的很多煩惱,和我們現在的普通人沒有什麼兩樣。他寫過這樣一封信給朋友,內容大致是:

我想到江浙一個州郡任職,聽說浙江四明縣明年四月有空缺,尚未定人,請您在朝中打聽一下,找找門路,有消息就回個訊息。上次找您,您沒有很留意。這次求托四明的事,恐不能太久,怕別人也謀取這個職位。到那時,就更加沒有希望了。這也許對您有點苛求,但謀職一事,切不可一般的跑跑就想輕易的弄到手。

也許,誰都不會相信這是蘇東坡寫的信。在另外好幾封信裡,他絮絮叨叨的講述自己如何受痔瘡的折磨。還有很多信件,像我們現在的父母一樣,為子女的前途操心。
蘇東坡是一個偉大的文學家、書法家、畫家,優秀的政治家,但也是一個平凡的父親、一個焦慮不安的官員。他從不掩飾自己平凡的一面,從不迴避問題。他承認自己無能為力,只好去作個閒人,有一張琴、一壺酒、一溪雲。從一張琴上,他找到了生命的旋律;從一壺酒中,他享受了生活的美味;從一溪雲裡,他懂得了自然之道。
蘇東坡有一次隨手寫一篇劄記(按:劄音同札,讀書時摘記下來的要點或心得。),記錄了他很平常的一種狀態

東坡居士酒醉飯飽,倚於几上。白雲左繞,清江右洄,重門洞開,林巒岔入。當是時,若有思而無所思,以受萬物之備,慚愧!慚愧!(〈書臨皋亭〉)

連蘇東坡那樣厲害的人,最後都「知命」,不敢說萬物皆備於我,而是讓自己「受萬物之備」,不敢說自己如何利用萬物,而是讓萬物來利用自己。承認自己的渺小、承認自己不夠完美、承認自己無能為力,安於天命,把自己交給大自然,抱著慚愧心,隨遇而安,想做的事,盡力去做,喝喝小酒、聽聽音樂、看看白雲,倒也活得快樂。
人生有許多的痛苦與挫折,只能靠我們自己療癒自己、自己拯救自己。人世間多的是錦上添花,很少有雪中送炭,越是在寒冷的冬季,我們越要學會為自己取暖。還好,無論在哪裡,總還是可以有一張琴、一壺酒、一溪雲。在旋律裡、在微醺裡、在自然裡,我們總能找到快樂的源泉、找到平靜的源流。還好,即使我們孤單一人,也可以和蘇東坡聊聊天,聊聊怎樣用一張琴、一壺酒、一溪雲調動我們的五官,打開我們的心扉,照亮眼前的現實。

試閱文字

推薦序 : 「全拋世代」受用無窮的情商課——來讀蘇東坡

暢銷作家、諮商心理師/黃之盈

現今的i世代(按:指於1995年至2012年間出生的年輕世代)是一個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在低薪、疫情、晚熟、育兒時代,你可以看到中生代的父母被經濟壓得喘不過氣。上有父母要照顧、下有孩子要教養,還得積極扮演家中經濟支柱的角色,壓力不可謂不大。
整個亞洲都有雷同的情況,在臺灣有人稱這個年代為「玻璃心的i世代」、「厭世代」,在韓國也充斥著低薪做牛做馬的「全拋世代」,日本則是出現「寬鬆世代」。在社會快速變遷的情況下,社會的變動、職涯的不定性、疫情的攪局,更讓我們身處在一個極具不確定性的社會處境中。
蘇東坡的一生也是處於風雨飄搖,不定感極重的狀態。人生的變動雖無常,但他總能透過創作,不斷調適自己的心境,以一句「人生到處知何似?應似飛鴻踏雪泥」,平定外界帶來的風波,並以豁達的態度,度過早年的漂泊、中年的不如意、晚年的不確定性。
而在現代人生活中常會遇見的困難和挫折,不外是低薪、身體病痛、人際剝削、情感勒索……不管現在的你遇到了什麼,不妨讀讀這本,你一定可以從蘇東坡身上學到應對、排解的方法。
舉例來說,蘇東坡曾在〈聽僧昭素琴〉中說,聽琴能「散我不平氣,洗我不和心。」(琴聲能把我心中種種的不平驅散,把心中種種的不和洗淨,讓心變得平和),所以當心中有委屈不平時,不妨學學蘇東坡,聽音樂緩和心情。
我們對於困境的回應模式,是深受媒體影響,而最佳的「治鬱計」(治癒劑)就是放輕鬆。放輕鬆能幫助我們找回身與心的平衡,讓疲憊又焦躁的身體,進入重新啟動的狀態。不管是面對變法危機、被貶謫、被無視的蘇東坡,還是選擇10年期間,不再過問朝廷政事,隱遁撰寫《資治通鑑》的司馬光,都有各自的「逆境適應哲學」,越古亙今,都有值得我們效法學習的地方。
慢下來、靜下心,誠實面對真實的自己,真誠的與自己和解,大膽寬容對待自己,相信你也能找到適合你的擺脫創傷與負面情緒糾纏的方法。

試閱文字

內文 : 枝上柳綿吹又少,天涯何處無芳草

風吹來,樹枝上的柳絮越來越少,天地那麼大,哪裡沒有芳草呢?

〈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記夢〉,大家很熟悉,為什麼要在討論虛無的部分聊這首詞?因為這首詞寫了一個和死亡、情愛有關的夢。蘇東坡以意象式的語言,懷念一段隨著死亡而消失了的愛情,至少,在這裡,夢不是一種虛幻,反而是一種實在,把虛幻的帶回到當前的現實。這正是這首詞耐人尋味之處,因此,這首詞算是對於虛無的一種迂迴療癒。
這首詞記錄了一個夢,是1075年1月20日夜晚的一個夢,那麼,是一個什麼樣的夢呢?我們讀一下這首〈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記夢〉: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
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料得年年腸斷處,明月夜,短松岡。

「十年生死兩茫茫」,第一句就寫了生死。蘇東坡年輕時,第一次體驗到死亡,是1057年母親去世,第二次是1065年夫人王弗去世,第三次是1066年父親蘇洵去世。這一句寫的,顯然是王弗,王弗16歲就嫁給了19歲的蘇東坡,他們在一起生活了十年多,27歲的王弗就去世了。
「不思量,自難忘」,就算不去想妳,卻還是不能忘卻,說明兩人感情的深厚。然後,跳躍到了眉州。「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王弗的墳墓在眉州,自從把王弗和父親蘇洵的靈柩送回眉州後,蘇東坡再也沒有回過故鄉。所以,兩人相隔千里之外,沒有辦法在一起訴說心中的淒涼。「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就算再見面,也可能認不出來對方,因為人死去之後,年齡就定格在了那個年紀,王弗27歲去世,面容就一直停留在27歲,而蘇東坡隨著時間的流逝又老了10歲。十年來為生活奔波,風塵滿面,也有微微的白髮了。
一開始說自己的思念。然後視角上發生了變化,好像變成了王弗的視角。「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從王弗的角度,寫了王弗在眉州的孤獨淒涼,又從王弗的視角寫出了自己這幾年的奔波勞碌,臉上滿是歲月的風霜。這是這首詞的微妙之處,一方面是蘇東坡單向的懷念,另一方面又彷彿是兩個人在互動。
「夜來幽夢忽還鄉」,晚上做了一個幽深的夢,回到了故鄉。「小軒窗,正梳妝」,看到妳正在小窗前梳妝。「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我們相互望著,默默無言,眼裡是淚水。「料得年年腸斷處,明月夜,短松岡」,我想,妳每年傷悲斷腸的地方,就是在明月照耀著的長著松樹的墳頭。
這首詞是對妻子的懷念,寫出了死亡帶來的生離死別以及聚散無常,但因為記憶裡的深情,有一種溫暖滲透進這個世界的虛無冰冷。蘇東坡作為禪宗、道家的信徒,對於死亡,以及夢幻的描寫,常常是要把自己引入豁達。這首詞的意義在於,蘇東坡告訴我們,豁達不是冷漠,也是一種深情。
關於深情,我們再讀一首蘇東坡的詞〈蝶戀花.春景〉:

花褪殘紅青杏小。燕子飛時,綠水人家繞。枝上柳綿吹又少,天涯何處無芳草!
牆裡鞦韆牆外道。牆外行人,牆裡佳人笑。笑漸不聞聲漸悄,多情卻被無情惱。

上闋寫春天即將逝去的感傷。花朵開始凋謝,色彩開始暗淡,樹枝上長出小小的青杏。清澈的河水圍繞著村莊流淌。風吹來,樹枝上的柳絮越來越少,天地那麼大,哪裡沒有芳草呢?雖然花在凋謝,但大地上總會有芳草生長。
下闋寫了多情和無情。牆外有一條道路,路上有一個行人,牆裡面呢,有一個鞦韆,有一個女孩子盪鞦韆的笑聲。漸漸的聽不到笑聲了,變得靜悄悄。那個行人因為笑聲而產生了情意,而牆裡面那個女孩子渾然不知,所以,多情卻被無情惱,世間的多情,總要為無情所苦惱。
這首詞總和王朝雲相聯繫,蘇東坡在第一任妻子王弗去世後,娶了王閏之。他在杭州做通判時,王朝雲作為侍妾進了蘇家,跟著蘇東坡去了黃州。去惠州之前,王閏之去世。王朝雲跟著蘇東坡又到了惠州,最終在惠州去世。據說,在惠州時,蘇東坡讓朝雲唱這首詞,唱到「枝上柳絮吹又少,天涯何處無芳草」這一句時,難過得不能唱下去。為什麼呢?在我看來,這一句貌似豁達的句子,實際上包含的是一切都無法長久的悲哀,再加上第二段中情懷的阻隔,這是一首很感傷的詞。王朝雲去世之後,蘇東坡再也沒有念過這首詞,應該是不忍再讀。因為王朝雲的故事,使這首詞為深情作了另一個注腳。說到王朝雲,我就想起杭州,想起杭州,就又想起蘇東坡一首詩,是〈陌上花〉三首裡的一首:

陌上花開蝴蝶飛,江山猶似昔人非。
遺民幾度垂垂老,遊女長歌緩緩歸。

蘇東坡在杭州時,有一次在城外的山裡遊玩,聽到幾個女孩在唱一首歌,名叫〈陌上花緩緩曲〉。蘇東坡聽的時候特別有感觸,一口氣寫了三首詩,這是第一首。這首詩的意思是已經改朝換代了,世界都已經變了,但是沒有改變的是,今天的女孩子還在傳唱那首〈陌上花緩緩曲〉。
這裡面有一個典故,這個典故來自五代十國。有一個小國家叫吳越國,吳越國的國君錢鏐很愛他的一個妃子,那位妃子在寒食節時回娘家拜訪親戚。去了幾天,錢鏐很想念她,於是就寫了一封信,本意應該是希望她早點回來,但他那封信的內容非常簡單,只寫了一句話:

陌上花開,可緩緩歸矣。

意思是,田野間小路邊,花已經開放了,妳可以慢慢的回來。
就是這麼一句樸素的話,被很多人認為,是最美的一句情話,也是最深情的表達想念、表達愛意的一句話。這確實是一句發自內心而又樸素得不能再樸素的話,卻隱含了很體貼的關心。他說我非常想念妳,非常希望妳早點回來,但是呢,妳不用著急,妳慢慢來。這句話雖然簡單,但是非常的美。他用了一個意象——陌上花開,路邊的花開了。又用了一個日常化的語氣詞——緩緩。這兩個詞加在一起就很美,別有一種打動人心的旋律。
蘇東坡的這句詩,他要表達的意思其實可以從更深一層去理解:這個世界變來變去,但是不管怎麼變,人的深情是不會變的。無論這個世界多麼殘酷,只要我們有深情,就可以留下很多美好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