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的魔法箱: 巫毒. 威而鋼請入內 | 誠品線上

醫生的魔法箱: 巫毒. 威而鋼請入內

作者 奧斯卡.倫敦
出版社 時報文化出版企業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醫生的魔法箱: 巫毒. 威而鋼請入內:,1987年,世界最好的醫生奧斯卡.倫敦為其他醫生寫了一本教戰手冊:《天啊!人不是我殺的》,以幽默諷刺的手法娓娓道來行醫三十餘年的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1987年,世界最好的醫生奧斯卡.倫敦為其他醫生寫了一本教戰手冊:《天啊!人不是我殺的》,以幽默諷刺的手法娓娓道來行醫三十餘年的經驗。第二本作品《蒙古大夫看診中》改針對病患提出諄諄提醒。 而在《醫生的魔法箱:巫術、威爾鋼請入內》中,則收集了許多惡作劇式的遊戲文章,題材更廣泛,從電影「大開眼戒」,一直談到巫毒、芭蕾舞伶、及著名的甜甜圈連鎖店。不管是剛畢業的住院醫生,到各種年齡層的病患,都逃不過倫敦醫生觀察入微的鋒利機智—這三十七篇犀利的隨筆,不但是讀者心情鬱悶時的最佳解悶劑,也是敘事精湛令人拍案的絕佳小品文。 笑聲是最佳藥方 「世界最好的醫生」奧斯卡.倫敦醫生,對於任何事情都有他自己的一套見解,也毫不懼怕告訴各位其中的內情。在這本充滿幽默筆觸的作品裡,奧斯卡.倫敦醫生在有時會劍拔弩張的醫病關係中,揮灑出他個人的風趣笑料。放鬆您的心情,翻開第一頁,三十七個小品文絕對會讓您愛不釋手。 「若是倫敦醫生的文章產量多到跟他風趣的筆觸一樣,而他又每天都有作品產出……我現在就需要另一個倫敦醫生。」 --美國著名女詩人/Maya Angelou 「奧斯卡.倫敦醫生不僅風趣,而且又言之有物。《From Voodoo to Viagra》一書,描繪出一位偉大美國幽默作家終其一生關懷人類悲歡離合的故事。」 --廣播及電視節目主持人,同時亦為《Eat, Drink & Be Merry》一書的作者/迪恩.艾載爾醫生 「奧斯卡.倫敦醫生的筆觸擁有罕見的斯威夫特式犀利又平易的文學風格,揭露一切荒謬、爆笑又做作的事物,同時讓您看得捧腹大笑。」 --哈佛醫學院名譽教授與《The Lost Art of Healing》作者/柏納德.洛恩 ■作者簡介 奧斯卡.倫敦(Oscar London) 世界最好的醫生,M. D., W. B. D.,加州柏克萊的內科開業醫師,行醫之餘也在《華盛頓郵報》、《舊金山紀事報》與《舊金山焦點雜誌》等報刊發表幽默小品文,並定期為「健康優先網站」(HealthCentral.net)撰寫專欄。已出版作品:《天啊!人不是我殺的》、《蒙古大夫看診中》。 ■本書目錄 1 大開「口」戒 2 香脆甜甜圈=治療關節炎的全新仙丹靈藥? 3 難怪當時會被稱為「美好年代」 4 再會,二十世紀的壯漢;哈囉,千禧年的新男人 5 外科醫生與海夫納都整天穿睡衣,不過外科醫生的樂趣多更多 6 醫生,那是什麼怪味道? 7 名人病患=醫生的惡夢 8 漢堡和薯條=全新的大規模毀滅性武器 9 人們會懷念你的什麼? 10 火星+金星,大戰阿斯庫勒比爾斯 11 我如何評等病患 12 大蘋果變有機了:曼哈頓流行另類療法 13 甜蜜的咒語 14 完美的病患 15 醫生就像魔術師 16 四七九號房裡的靈異聚會 17 飛上天的蓋普.麥可斯 18 中古世紀的中年醫生 19 聽眾的笑聲就是我的良藥 20 奇斯威爾家對貓咪的致命吸引力 21 HMO討人厭號升起了骷髏旗 22 管理式車輛 23 別節食啊,吞藥就好! 24 來自馬丁尼茲市的兩位女士 25 天祐消防隊員 26 看病帳單省一半的方法 27 抽搐吧!芭蕾女伶 28 厄夜叢林 29 巫毒與僵屍的對話 30 小徑上的年少輕狂 31 七個討人厭的病患 32 充斥藥物的拉斯維加斯度假週 33 老醫生不死…… 34 加拿大雁的鳥事 35 先吞下兩顆腺(ㄒㄧㄢ)嘌(ㄅㄧㄠ)呤(ㄌㄧㄥ),一早再跟我連絡:十五年後的基因醫學 36 你已經老到無法來場黃昏之戀了嗎? 37 在醫藥這齣戲裡,你是主角還是臨演?

商品規格

書名 / 醫生的魔法箱: 巫毒. 威而鋼請入內
作者 / 奧斯卡.倫敦
簡介 / 醫生的魔法箱: 巫毒. 威而鋼請入內:,1987年,世界最好的醫生奧斯卡.倫敦為其他醫生寫了一本教戰手冊:《天啊!人不是我殺的》,以幽默諷刺的手法娓娓道來行醫三十餘年的
出版社 / 時報文化出版企業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866996788
ISBN10 / 9866996786
EAN / 9789866996788
誠品26碼 / 2680330477000
語言 / 中文 繁體
開數 / 25K
裝訂 / 平裝
頁數 / 200
級別 /

試閱文字

《醫生的魔法箱》醫生,那是什麼怪味道? :

三十八個近距離檢查病患的年頭,讓我對臭味早就練出金鋼不壞之身。醫生聞到惡臭還能完成工作的能力,是他們不同於收垃圾清潔工、下水道工人、養豬戶和廁所清潔工外其他專業人士的因素之一。



無論是拆開腳上生疽的繃帶,或是得用手指去疏通嚴重便祕患者的腸道,醫生都不能皺起鼻子,露出和字母「Q」一樣的表情:撇過頭、緊閉眼,外加伸出舌頭(絕對能讓各位笑到肚子痛)。



對嗅覺最大的挑戰就出現在你走進某些安養院的時候。安養院裡住著一大堆身上散發著可怕氣味的病患,讓人想退避三舍。家屬把他們趕出家門,改住進另外一個「家」裡 。文明不斷開化,也會等比例增加人們對體臭的忍受程度。法王路易十六在位期間,巴黎散發出的臭氣直衝雲霄,但是優雅的凡爾賽宮以橘園為特色,廁所附近的橙樹滿樹鮮花,預言了葛雷德牌(Glade)及其他空氣清新劑的出現。



多數內科醫生的診療室裡一絲臭味也沒有。常來找我看診的病患,都會不怕麻煩地事先沐浴更衣,偶爾還會噴上古龍水或香水。醫生要有見血不昏倒的能耐,不過要是你受不了古龍水或香水,那也不會有病患上門求診。



我總是懷疑外科醫生是不是討厭這些瓶裝的香味,不然怎麼會有人在空氣清新的場所裡工作時,還戴上口罩來摀住鼻子?



根據治療多種文化背景病患的經驗,我按照民族地理性區分出好聞跟難聞的病患:除了少數幾個例外,最好聞的是美國公民,無論他們的種族背景。最可怕的是歐洲男性白人,英國男性也在其中。



這些人有洗澡嗎?他們有洗襯衫或是把西裝拿去乾洗嗎?我可不這麼認為。這些外國人使用共同的貨幣,也共享身上的臭味。如果歐洲經濟持續成長,這些男人對於「極為富有」一詞又能產生新的解釋 。他們有空去洗錢的時候,我只希望他們能順便洗一洗身上的內衣褲。



上週有一個二十三歲的匈牙利交換學生來找我,症狀是發燒、喉嚨痛,以及能將超級星期天路易斯安那超級巨蛋裡的觀眾熏得奪門而出的濃烈體臭。一如往常地,我也讓他等了一小時,不過見到他之前就已經可以聞到他的味道。



我的祕書蘇珊不斷露出皺鼻和字母Q 的表情,拇指不停指著走廊末端的三號診療室。她已經用空氣清新劑在裡面噴灑出一片毒雲。「拜託你快去看他,」蘇珊懇求著,「這樣才能趕快打發他,其他人還想活下去!」



最後我大發慈悲,打開三號診療室的門,那個髒兮兮年輕人身上散發的氣味真的讓我退避三舍。他坐在梳洗乾淨、打扮整齊的美國女友身旁,她溫柔地握著男孩發熱的手。我知道愛情是盲目的;眼前的兩個人讓我知道,愛情也沒有嗅覺,這個女孩已經沒了嗅覺。



我用嘴巴呼吸,病患開始用彆腳的英文介紹自己,然後我揮揮手打斷他。我要他坐在診療檯上,飛快檢查他的喉嚨,結論是鏈球菌扁桃腺炎和口臭末期。



在他女友的協助下,我要他服用十天的盤尼西林、喝下大量的水,還要終生使用止汗劑。顯然匈牙利文裡沒有「止汗劑」這個詞,於是我畫了一瓶上面有滾珠的除臭劑,要他去買這個東西。



我把圖片遞給他時,這個年輕人面紅耳赤地對女友嘀咕了幾句髒話。她也紅著臉告訴我,他覺得我畫了一根陰莖給他,還問這是什麼意思?



兩個人離開診療室後,蘇珊和我趕緊打開所有窗戶,還噴光了三瓶空氣清新劑。不過動作還是慢了一步。養在三號診療室裡的十三歲金魚西思莉,早就魚肚朝天。



不過最後驗屍官說牠是死於空氣清新劑。

試閱文字

《醫生的魔法箱》醫生就像魔術師 :

在三十八年前我開始行醫之際,人們仍然認為醫生會變魔術。穿著黑色隱形斗篷,我們這些年輕醫生絕對不會遇到盤尼西林殺不死的梅毒螺旋體──這真是太棒了!只要用聽診器聽一下病患的胸口,我們就可以就睿智地宣布:「主動脈回流」──這真是太神奇了!


某些來自遠古巫醫的魔法的確啟發了我們。在抗生素大顯神威之前,似乎所有醫生的頭上都有神奇的光環。現在當我拉上某個年輕住院病患床邊的簾幕時,這個情景就如同「綠野仙蹤」最後一幕一般。不過病患家屬只會問:「簾後那個老頭是誰?」當我的年紀愈大,人們對醫生頭上的光環就愈視而不見。



醫生或許正在流行,不過巫師早就落伍了。

那巫師又跑哪去了呢?超自然力量逃逸出冰冷無菌的醫院裡,最後定居在另類療法治療師溫暖有機的帳篷內。這些我稱為「神力者(Charismapractor)」的人,偷走了我們手中的雷電。他們對自己的方法極有信心,以安慰與雙手的力量為生。患者對他們又是崇拜又是敬重。

我想會引發這種治療方法轉變的原因,在於今日的傳統醫學被視為科學,而另類療法則被視為宗教。這聽來真糟。根據我的瞭解,只有擁有高度智慧、不易受騙的人,才懂得欣賞傳統醫學在現代的真正魔力。



這裡我舉一個例子:一九九八年,瑞典皇家科學院將諾貝爾獎頒發給三個原本研究一氧化氮,但卻發明威而鋼的人。科學院的男性院士們都暫時忘卻自身的魔法,雖然都沒有站起身,但還是對這三名造福人類的獲獎者「豎」然起敬。



在管理式健保的時代裡,來看診的病患要是想見識受過良好訓練的醫生施展魔法,他們得容忍一下擁擠的候診室、表情不佳又工時過長的醫生,還有火氣已經在爆發邊緣的接待小姐。


我個人十分崇敬現代醫學。核磁共振造影(MRI)是一項診斷上的奇蹟,它能幫我們找出腦部可醫治的病症;要是在過去,你得掀開頭蓋骨才辦得到。很快我們就能用高科技的電腦斷層掃瞄技術來做直腸鏡檢查;不用再把管子塞進直腸裡。如此說來,實現無痛乳房X 光攝影的那一天還會遠嗎?


很多醫學上的神奇魔術現在都被視為理所當然。藉由傳統醫學的力量,過去許多惡名昭彰的疾病早就變得不為人知。以前的天花呢?早就從地球表面消失不見了!小兒麻痺也幾乎在第一世界 中絕跡,只剩下每年少數的受害者。這簡直是奇蹟。


結核病與梅毒呢?在過去的全盛時期,它們就像現在的愛滋病;現在只要一劑稱為抗生素的仙丹妙藥,就能把它們趕到地底下了。還有要感謝不斷研發出來的抗病毒物質,在多年前得向律師交待遺囑的愛滋病患,現在則是坐在旅行社裡討論熱帶之旅。


我那些抱怨不斷的關節炎患者過去常踩著他們已經受損的關節到處亂跑,就像是生鏽的一九五○年雪佛蘭車在鄉下奔馳一般。現在這些患者用關節置換術把已經磨損的關節換成一個閃亮的金屬關節,使用起來就像是全新的奧迪TT 雙門小跑車。


直到幾年前,心臟病患者還是都愛吹噓他們做了五處血管繞道手術(順便不那麼偶然地引起輕微或中等程度的腦部損傷)。而現在的非外科心臟科醫生都有著一雙魔手;外科醫生的飯碗大受威脅。這些靈巧的非外科心臟科醫生將「支架」(堅固空心的管子)置入動脈中狹窄的部分,而且還不用做開胸手術。就像是製作瓶中船一樣,醫生將支架穿過鼠蹊部動脈中的導管。九十分鐘安全的手術過後,病患就可以帶著年輕二十歲的冠狀動脈起身,然後開車回家。這才是在變魔術。


我試著別讓那些仍然期望在診療室裡見識到魔法的病患失望。我的手提包裡或許沒有小白兔,但是我有紫色小膠囊普利樂(Prilosec),這對胃灼熱的患者來說也是仙丹妙藥。也有愛慕我的病患寫信來,說他們長期鼻水流不停的鼻子只要一用Flonase 或其他類固醇的鼻內噴劑,鼻水馬上就神奇地乾了。


不幸的是,一些藥廠冒犯了我的魔法,他們利用電視和傳單,直接把某些神奇藥物廣告給一般消費大眾看。我曾經在輝瑞(Pfizer)藥廠的電視廣告裡看到一對「快樂得不得了」的夫妻,結果很多男性病患都跑來跟我要威而鋼。他們希望有了威而鋼,就可以在自己家中表演最困難的飄浮幻術。然後──阿叭卡達叭!──服用威而鋼一小時後,他們已經在臥室裡蓋好自己的輝瑞大樓。


雖然以前常聽到對於醫學魔法的不公正評價;不過現在我則是退居助手角色,換由頭戴大禮帽、身穿燕尾服的魔術師輝瑞登台表演。



叫我「被搶了鋒頭的胡迪尼」 吧。

能當上魔術師的醫生畢竟是少數。當偉大的贊迪尼把美女鋸成一半時,她最後毫髮無傷地走出箱子;而我則將那些特技交給我的快手外科醫生同事們。當你來找我的時候,你可以選一種疾病,任何疾病都可以,但是別告訴我你選了什麼。哎呀,有了網際網路,現在病患會直接告訴我他們得了什麼病。不過多半他們都說錯了,而且要是他們弄錯了,他們的網站所建議的治療方法也會一起錯。網路是魔術師的魔法衣櫥,裡面裝滿了醫學智慧和看起來超像一回事的不入流醫術。

現代的醫生要想保有魔術師地位,或許得搖身一變,變成網路上的巫師(The Wizard of Cyberspace),協助病患們從隨處可見的垃圾裡,挖出艱澀難懂的智慧。舉例來說,Zoloft對治療憂鬱症極有效果,而聖約翰草則不然。


各位先生女士,我的下一個魔術是⋯⋯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