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誕醫學: 最有趣、最邪惡、最爆笑! 一段吃飯不要看的獵奇黑歷史! | 誠品線上

The Sawbones Book: The Horrifying, Hilarious Road to Modern Medicine

作者 賈斯汀.麥洛伊/ 席妮.麥洛伊
出版社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怪誕醫學: 最有趣、最邪惡、最爆笑! 一段吃飯不要看的獵奇黑歷史!:請注意!進食時請務必遠離本書……‧西元前三千年,「鴉片」是蘇美人的「歡樂植物」?‧為了治療黑死病

相關類別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請注意!進食時請務必遠離本書…… ‧西元前三千年,「鴉片」是蘇美人的「歡樂植物」? ‧為了治療黑死病,除了喝尿,甚至有人把活雞綁在膿腫上? ‧古代的癲癇患者會在月亮週期的第二天,在戶外吃下黑色公驢的心臟? ‧傳說……食人有療效並能增強壽命,甚至還發展出「木乃伊食用產業鏈」? ‧想治療過敏,必須把鉤蟲幼體綁在手臂上,直到它們完全……滲入? ‧相傳「放血」能治療癲癇,但美國開國元勳華盛頓卻因為「玩太大」暴斃? ‧想知道誰是女巫很簡單!把她的尿液倒進瓶子,觀察蓋上的軟木塞就對了…… ‧古埃及人避孕不靠保險套,而是用鱷魚糞和發酵麵糰? ‧死後的靈魂會留在屍體裡,只要吃掉敵人的屍體就可以阻止靈魂升天? ‧十八世紀不但有醫生可以在兩分半內動完手術,還曾經把旁觀的醫生嚇死? ‧腦袋被長鐵棍貫穿不會死,但會從此性情大變? ‧數學很爛沒關係,只要動個小手術,把「頭殼」打開就好……? 你或許不敢置信,但以上這些荒誕不經的「療法」, 全都~~真實發生過……

各界推薦

各界推薦 名人推薦: 【知識型YouTuber】Cheap、【YouTuber】HOOK、【詮識數位執行長】陸子鈞、【《暗黑醫療史》作者‧心臟外科醫師】蘇上豪 強力推薦!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賈斯汀.麥洛伊 擁有十五年經驗的資深新聞從業人士,曾兩次獲得美聯社俄亥俄州最佳商業寫作獎,並曾擔任網路公司美國線上(AOL)旗下的電子遊戲部落格Joystiq以及Vox Media傳媒公司旗下的電子遊戲網站Polygon(他同時也是聯合創始人)的總編輯。此外,他也是喜劇Podcast「我的兄弟、我的兄弟和我」的共同創作者,並參與過多本圖文書籍製作。 席妮.麥洛伊博士 馬紹爾大學醫學院的家庭醫師和助理教授,同時也是podcast節目「靜止緩衝:歷代青少年的姐妹指南」的共同主持人。 陳芙陽 政大歷史系畢業。曾任大成報編譯和記者、路透社編譯,現為自由譯者,努力在文字與培養國家未來主人翁之間取得平衡。譯有《潘朵拉遊戲》二部曲、《衣服故事專賣店》、《白色城堡》、《寫給母親的情書》、《愛在巴黎午餐時》等書。

產品目錄

產品目錄 Contents 前言 .第一部. 月光光心慌慌 死者復生 鴉片 電擊經驗 減重 木炭 黑死病 老普林尼 勃起障礙 人體自燃 醫師連線中 顱骨穿孔術 .第二部. 就是噁心你 木乃伊藥方及其他 汞 胃洞兄弟情 你的心靈 大難不死的費尼斯‧蓋吉 顱相學 喝糞水的人 羅伯特‧李斯頓 尿好運到! 鐳 體液學說 醫師連線中 有屎快拉 .第三部. 離奇古怪 跳舞狂疫 柯提斯‧浩威‧史普林厄 有菸快抽 暈船鐵達尼 砷 帕拉塞爾蘇斯 蜂蜜 自體實驗 順勢療法 醫師連線中 .第四部. 肅然起敬 試毒小組 放血 致命巧克力 約翰‧哈維‧家樂 鸚鵡熱 排毒 醋 小兒麻痺疫苗 醫師連線中 致謝

商品規格

書名 / 怪誕醫學: 最有趣、最邪惡、最爆笑! 一段吃飯不要看的獵奇黑歷史!
作者 / 賈斯汀.麥洛伊 席妮.麥洛伊
簡介 / 怪誕醫學: 最有趣、最邪惡、最爆笑! 一段吃飯不要看的獵奇黑歷史!:請注意!進食時請務必遠離本書……‧西元前三千年,「鴉片」是蘇美人的「歡樂植物」?‧為了治療黑死病
出版社 /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ISBN13 / 9786269563845
ISBN10 / 6269563844
EAN / 9786269563845
誠品26碼 / 2682136710008
頁數 / 304
尺寸 / 17X23CM
開數 / 18K
級別 /
語言 / 中文 繁體
裝訂 / 平裝

最佳賣點

最佳賣點 : 這本書有毒!最有趣、最邪惡、最爆笑的暗黑醫療史!
美國AMAZON網路書店近千則讀者評論,逼近★★★★★超高評價!

試閱文字

內文 : 跳舞狂疫

搖擺到再也無法搖擺為止……實情如此。這只是誇張說法,
你可以停下來的。拜託?你真的嚇壞我們了。


跳舞可說是一種舒緩壓力的絕佳方式,也是尷尬舞會的原型配對儀式,或是福斯頻道大部分的夜間節目,以及一個贏得驚人現金和獎項的方法。舞蹈是人類最美妙的創新之一……除非你失去了停下來的能力。


不能真的怪罪法蘿‧特洛菲亞,畢竟一五一八年是難以生存的年代,而史特拉斯堡(當時屬於神聖羅馬帝國的領域,現在則在法國)當然也不例外。這個地區受困於饑荒、疾病和經濟蕭條,麵包價格已達到多年來的最高峰。梅毒剛出現,痲瘋病和瘟疫仍到處流竄。
而且,當時是七月,你知道七月有多麼悶熱潮溼。
所以我們覺得很難指責特洛菲亞在一個(可能超級悶熱的)七月午後,踏上街道開始跳舞。
剛開始感覺可能非常美妙!搖擺拋開那些和經濟、瘟疫、挨餓有關的憂鬱,就這麼舞動下去。不過,我們猜想,當特洛菲亞發現自己停不下來的那一刻,這就變得比較沒那麼放鬆了。
她持續跳了四到六天,跳到兩腳都是血,當然也吸引了圍觀群眾,但她還是這樣舞個不停。這原本實在已經夠怪異的了,但是和接下來的事態相較,卻又不算什麼:其他人也開始跳舞。在一星期內,既沒有脈動的節拍,也沒有高昂的現金獎金來驅使大家舞動,卻還是有三十到四十人加入永無止歇的舞會。到了月底,四百個身體在街道上瘋狂擺動── 而且完全沒有人說得出原因。


這項觀察或許頗為可疑,但因為特洛菲亞成了快閃群眾的創始者,所以向她致敬,還是很公平的吧?當然,藉由「致敬」,我的意思是徹底和無情的批評。


布吉舞的恐怖案例

根據當時令人不安的報告指出,大家對這一段即興舞蹈時刻似乎一點也不快樂。舞者臉上沒有笑容,沒有性感迷人的眼神,連最輕微的嬉戲都沒有。在整個舞動期間,這些人顯得悲慘痛苦。當時出現過許多種說法,舞者不斷懇求協助,他們顯然無法控制自己翩翩起舞。
舞者日以繼夜,晴雨不拘,就這一樣一直舞動,然後莫名其妙就停止了。
城市官員可能會滿足於讓舞蹈熱度不減,就這樣持續一陣子。當然,如此一來,會有很多人怠工,但當時可找不到什麼大型娛樂,看一堆傻子默默跳舞,總比盯著牆壁有趣。
如果不是人們開始死去。


賈斯汀 VS. 席妮
賈斯汀
那中間想上廁所怎麼辦?

席妮
嗯,歷史上沒有記載,但我想可以這麼假設……

賈斯汀
每個人絕對都會回家找便壺,然後又立刻回去跳舞,對吧?就是這麼回事。

席妮
但是……

賈斯汀
小席,替我們的讀者想想!妳真的要用可怕的另一種解釋來玷污他們嗎?我們可是希望他們繼續看下去。


你讓我想跳舞

不久,這件事就造成傷亡。中風、筋疲力竭、脫水及心臟病發作,開始一個接著一個出現在舞者身上。根據當時一份報告,隨著狂舞疫達到高峰,每一天死亡人數多達十五人。
城市官員知道必須採取行動,他們請教神父、醫師及任何他們覺得可能有辦法阻止跳舞的人。
醫師排除超自然原因(這是往往被現今醫師忽略的一個重要步驟),以及月亮和一切不法行為。大家所能提出的最好回答就是:「興奮暴躁。」
看到這裡,你的放血感官可能開始刺痛。很抱歉讓你失望,但拿開水蛭,這次不會血濺四方。信不信由你,史特拉斯堡的偉人居然想出一個遠遠更加愚蠢的狂舞疫治療方式。


嗯,但願向這些快閃族求婚的人,能夠自我感覺良好。阿道夫斯,你開心嗎?買一些花,然後單腳屈膝,或再加上一頓美好的晚餐,會讓你感動到受不了吧?


節奏就要出現

最棒的解決辦法?這些受折磨的人需要跳得更久。
不,說真的,這就是處方:繼續跳舞。醫師相信,只要舞者跳夠了,終究會跳完所有衝勁和衝動,跳舞現象最後就會結束。
所以史特拉斯堡官員開放了公共區域的跳舞廳,並且在市區廣場架設舞臺,甚至雇用了樂團提供音樂。雖然該樂團當時沒有正式名字,但我們現在知道他們是……「披頭四」。那麼,你就知道接下來的故事發展了。
不,不,我們開玩笑的── 披頭四絕對不會參與那麼怪異的現場演奏。
所以,如果決定去史特拉斯堡玩,是否還看得到一群超級老、超級累的人們一直跳舞到今天呢?幸好沒有,只是我們也無法給你滿意的結局。還未死去的舞者最後終於一個接著一個停下來,狂舞疫的結束就跟它的開始一樣神秘。


賈斯汀 VS. 席妮
賈斯汀
我們嗤之以鼻,當然,我們就是這樣,不過妳可有更好的主意可以清光長期在舞池中的人們嗎?

席妮
平常的嗎?

賈斯汀
呃,沒錯,可以這麼說。不過,菲爾‧柯林斯要再四百三十三年才會出生,所以沒那麼幸運。


到底是怎麼回事?

造成這場瘟疫的可能原因在今天看來,比較沒那麼撲朔迷離,但也只是稍微一點點。
在一九五二年,作家尤金‧貝克翰決定為這個現象找尋一個化學解釋。他諮詢了幾名專家,然後經過一些研究,他們判定可能的兇手是麥角(這是生長在黑麥及類似植物上的一種真菌)。麥角會產生一種生物鹼,動物(像我們)吃到被其污染的穀物,便染上麥角中毒的疾病。
麥角中毒通常會帶來極難忍受的乾性壞疽,但也會造成抽搐、發作和精神病。曾有理論指出,麥角中毒在一六九○年代常被誤認為巫術,悲慘地造成塞勒姆審巫案。
撰寫《舞蹈時刻,死亡時刻:一五一八年的狂舞疫奇特故事》的作者約翰‧沃勒則對歸咎麥角中毒的說法提出異議,他指出疾病造成的抽搐不可能被誤認為持續好幾天的協調跳舞動作。
社會學家羅伯特‧巴塞洛繆提出的理論認為,當時的舞蹈可能是異教徒的某種慶祝或展示。沃勒也駁斥這種說法,因為這表示跳舞是刻意行動,但據大家所說,每個舞者都迫切地想要停下。


真的嗎?異教徒舞蹈?所以我們現在已從略帶「渾身是勁」風格,變成徹底的侵權領域。


好,沃勒,聰明先生,如果你這麼了解狂舞疫,那你的理論是什麼?哦,事實上,他有一個相當不錯的理論。沃勒相信各個狂舞疫(沒錯,歷史上發生過好多次)是因為一種集體迷幻狀態所造成,即「群體精神官能症」。
如同我們提及,當時的社會情況非常糟糕,恐懼和憂慮高漲,這是導致群體精神官能症的主要基礎,這種現象往往以巨大的精神困擾拉開序幕。
當時有個傳說,基督教殉道者聖維特斯會詛咒觸怒他的人強制跳舞。所以儘管舞蹈不是超自然力量造成,但恐懼被詛咒要跳舞卻觸發了回應。此外,加上一個隨意旁註,聖維特斯被視為舞者和表演人士的守護聖徒,請想想看吧。
既然這是一種精神上傳染的疾病,所以讓一群跳舞的人在城中展出,基本上是官員所做過最糟的事。沒錯,這比你在幾個段落前以為的想法還要蠢。

░░░░░░░░ 今日問題依舊? ░░░░░░░░
或許,指出「狂舞疫」就是群體精神官能症的最佳說明就是,基本上它是一時風尚,卻持續百年之久。如同科學開始解釋更多關於世界如何進入十七世紀,像是詛咒等恐懼事物開始減退。而缺乏被詛咒跳舞的普遍恐懼,「詛咒」本身就不會展現。
謝天謝地,我們生活在這個新穎、勇於冒險及受教育的世代,現在的年輕人忙著嘗試吃洗滌清潔錠或幾把肉桂,而不會無意識上街舞蹈。為啟蒙歡呼!

街上狂舞
史特拉斯堡爆發的狂舞疫,可能是歷史記載上最大規模的一次,但並非絕無僅有。以下是其他幾個著名案例。

日耳曼地區默茲河(一二七八年)兩百人開始在日耳曼的默茲河附近起舞,最後來到一座橋梁。這座橋梁顯然承受不了兩百名舞者,因為它坍塌了,造成數名舞者死亡。

日耳曼地區伯恩堡(一○二○年)十八名農人在教堂的耶誕夜儀式附近起舞,打斷了儀式進行。(對,我們跟你一樣驚訝,十八人跳了不明的耶誕舞蹈,這樣的悲慘故事居然流傳了一千年。)

日耳曼地區埃爾福特(一二三七年) 一群難以管束的孩子從日耳曼的埃爾福特開始跳舞,一直來到安斯朵。Google顯示這段距離,走路四小時兩分鐘可達;誰知道跳著「瑪卡蓮娜」舞曲要多久呢?

節奏依舊 
歐洲各地小鎮零星出現過狂舞疫,德國、法國、盧森堡、義大利、荷蘭等地全受到波及。一名修道士在現今瑞士的沙夫豪森死亡,一群婦女加入蘇黎世的舞蹈狂熱,這種現象散布持續了好幾十年。
引發這些瘟疫的狀況並不全然相同,它們很容易發生在大型共同壓力的時期,但部分細節不同。就某些案例,舞者脫得精光,有些身著鮮豔色彩衣物,或在頭髮戴上花環。然而有些例子,他們會尖叫、高歌、性交或大笑,有些甚至會對不加入的人們暴力相向。有些案例,人們會特地遠道而來加入,有時候只有一個人狂舞。狂舞疫受害者,抑或只是怪人?就由你來評斷吧!


會傳染的有趣感覺( 只是,一點也不有趣 )

狂舞熱不是唯一出現後又消失了的精神障礙,以下是其他一些後來轉變成為難以理解的知名傳染性怪異行為。

塔朗泰跳舞症 在十三到十六世紀的義大利南部,據信如果被一種稱為「塔朗透拉」的傳奇蜘蛛咬傷,唯一的治療方式就是跳舞。是的,這是另一種跳舞症,但這一次擺動身體卻是為了治病,而不是疾病本身。其他的療法包括飲用大量紅酒,跳進海中,捆住彼此然後用藤蔓互毆,或是佯裝擊劍對決。有趣的是,有理論指出,塔朗泰跳舞症啟發人們創造出一種稱為「塔朗泰拉」的愉快民俗舞蹈;卻也有一種競爭的理論認為,這項舞蹈其實是源自被羅馬元老院壓迫轉為隱密活動的古代酒神節儀式。根據這個理論,塔朗泰跳舞症是創造用來掩飾該舞蹈重現的傳說。

塔干伊卡狂笑傳染病 在目前的坦尚尼亞,一九六二年曾發生一間教會學校因狂笑現象而不得不關閉的事件。剛開始是三個女孩在笑,最後整個學校的人都狂笑不已。這種「咯咯笑瘟疫」(這是我們才剛發明的好記名字)持續了兩星期,造成學校關閉,甚至還傳染到附近村莊和學校。等到它平息時,六個月期間已有十四個學校和一千人受到影響。

恐縮症 這種相信自己的生殖器(或比較罕見的是乳頭)正在縮小的心理疾病,零星出現在亞洲、非洲、美國和歐洲等地。這種突發狀況通常和普遍焦慮及社會壓力有關,同時似乎會因媒體報導及公眾關注而加劇。據稱有證據顯示,恐縮症未必有相互關連。也就是說,這種非常特殊的妄想症是各自在幾個不同文化裡出現,這些文化對先前其他地區的爆發一無所知。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