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楊家將電視小說 | 誠品線上

少年楊家將電視小說

作者 唐人電影
出版社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少年楊家將電視小說:,金戈鐵馬上的少年英雄,流傳著千古不滅的楊家將精神!經歷生關死劫的亂世兒女,一心追尋著纏綿悱惻的熾烈愛情!情義交纏的四郎愛上了溫婉堅毅的羅氏

相關類別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金戈鐵馬上的少年英雄,流傳著千古不滅的楊家將精神! 經歷生關死劫的亂世兒女,一心追尋著纏綿悱惻的熾烈愛情! 情義交纏的四郎愛上了溫婉堅毅的羅氏女,但是慘烈的金沙灘一役之後,混亂之中受傷的四郎被遼國銀鏡公主所救,他不但再次在戰場上和家人分開,這次更徹底到連對羅氏女的感情記憶也被剝奪了…… 溫文爾雅的五郎遇上了潑辣直爽的關紅,兩人正所謂不打不相識,五郎甚至還燒掉了關紅打鐵舖的屋頂,這下子要怎麼賠才好?兩人的情愫還在模糊不清中,卻又多了個強悍豪邁的耶律斜來攪局…… 瀟灑樂觀的六郎周旋在冰雪聰明的柴郡主和愛恨偏執的潘影之間,被視為遼國剋星的六郎,對潘影的苦苦糾纏不知如何是好,而柴郡主更是不顧天下人反對,堅決下嫁六郎! 天真正直的七郎破壞了飛虎寨杜金娥好不容易談定的婚事,杜金娥七擒七縱,總算讓七郎明白了她的情意,兩人終於在山寨私訂終身! 關於楊家將,有許多的英烈故事,但是,對於愛情的執著與不悔,他們更留下了令人蕩氣迴腸的美麗傳說…… ■電視小說改寫者簡介 墨高慧 資深文字工作者。曾任出版社主編、雜誌副總編輯、行銷企劃副理,現從事廣告文案與唱片企畫工作,並擔任報刊藝文/兩性/時尚版面之企劃撰文及專欄作者。作品有《仙劍奇俠傳電視小說》。

商品規格

書名 / 少年楊家將電視小說
作者 / 唐人電影
簡介 / 少年楊家將電視小說:,金戈鐵馬上的少年英雄,流傳著千古不滅的楊家將精神!經歷生關死劫的亂世兒女,一心追尋著纏綿悱惻的熾烈愛情!情義交纏的四郎愛上了溫婉堅毅的羅氏
出版社 /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578036024
ISBN10 / 9578036027
EAN / 9789578036024
誠品26碼 / 2680207789007
裝訂 / 平裝
頁數 / 288
語言 / 中文 繁體
級別 /
開數 / 25K
尺寸 /

試閱文字

《少年楊家將電視小說》內文試閱:部分書摘 : 公元九六○年,那是一個遙遠的年代,也是個軍馬奔騰、英雄迭起的年代。當第一個千禧年還在四十年後遙望時,在古老的中國,新的大一統局面剛剛揭起序幕,北宋創始者宋太組趙匡胤結束了五代十國紛亂局面,打下大一統的江山,成為中原唯一共主,但當宋旗遍插各地、國土統一的背後卻暗潮洶湧,北方的遼國正虎視眈眈,覬覦中原富庶寶地,一心冀謀打開華北屏障,進佔中原這塊世代人文繁昌、物產富饒之地,在宋、遼之間的邊界屢起戰火,歷年不斷……也造就出了名垂青史、後代歌頌不已的楊家將傳奇。



『報告元帥,整個城內只有楊家軍父子五人!』

探子從宋軍駐防的雁門關快馬奔出報信,城門外,遼軍元帥耶律斜率領著數萬名士兵備戰,聽了探子的話,耶律斜沉著的眼神,透出一股冷酷殺氣。



『哼!楊業和他兒子未免太自負了,就算楊業號稱楊無敵,楊家軍各個藝高人膽大,但區區五個人就妄想抵禦我們的萬馬千軍,也太不自量力!』

耶律斜氣勢如虹地說:『好!我耶律斜身為遼軍統領,今天就要見識你們楊家軍到底有什麼能耐,怎麼可能守得住這個塞城?』



『傳令下去,準備攻城,一舉殲滅敵人!』一陣殺意湧上,耶律斜揚聲發號施令。



大軍整隊,由鐵騎上的耶律斜率領,在漫天風沙中,大步邁向雁門關城門。正待喝令攻破城門時,城門竟緩緩地打開了,遼兵彼此相望,對這意外的順利,在詫異中透著一股不安。



『元帥……』將領元顏浩遲疑地看著耶律斜,看出了眾將的猶豫,耶律斜冷靜地觀察著敞開著的城門動靜,片刻間時間彷彿凍結了……



『進城!』耶律斜沉著地發出命令,眾軍立刻齊聲應和,精神抖擻地向城內邁進。



大軍行在寂靜的城內,處處看到烽火燃燒,烏煙彌漫,卻不見一人,彷若死城。『宋軍楊業,你們只有五個人,不必故弄玄虛,妄想勝過我們千萬雄師,你們投降吧!』耶律斜大喝著。



頓時,濃霧中突然響起雷動的戰鼓聲。正當遼軍警覺防備的同時,五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躍出,大郎、二郎、三郎隨後,從濃煙霧海中衝出,四人閃電般殺入遼軍敵陣,遼軍一時混亂起來,潰不成軍。



耶律斜見狀又急又怒,立刻拉弓狠狠向五郎發出奪命一箭,五郎也機敏回他一箭,五郎這一箭疾勁如電,直往耶律斜飛去;耶律斜也不示弱,竟然赤手把疾馳的箭給接住了!



五郎感到對手果然不弱,目光銳利如鷹,與耶律斜對視一眼,隨即消失在煙霧中。



耶律斜下令:『全軍搜索楊家父子五人,就算不能活捉,也要帶回項上人頭!』



眾將領齊聲應命,但軍心已亂,戰戰競競摸進迷霧中,卻只見一片白茫茫,而楊家軍神出鬼沒,不多時就把遼軍擊倒……



遼軍開始怯懦猶疑,此時四方射出飛箭,外圍的遼軍紛紛受傷,被迫奔逃,往內聚攏。耶律斜機智聰明,此時已確知敵方有詐,卻臨危不亂,下令軍隊向外擴散。但箭雨不斷,眾軍被逼得更貼近聚攏。耶律斜再次急喝大家散開,只見一排尖刺長矛飛出,在繩結串連下,以鋪天蓋地之勢疾衝遼軍……



千鈞一髮之際,箭矛驟然停止在遼國眾兵將喉頭前,遼軍生死一線間。



楊業領著兒子們昂然現身,五郎同時押出被擒的遼兵。

楊業:『耶律將軍,看來此役將軍就算有百萬雄獅也難取勝。』



『哼!區區一個小陷阱,你以為可以阻止我取得要塞。』耶律斜不服氣道。



『耶律將軍如果想發難,犧牲眼前追隨將軍出生入死的將士,楊某必定奉陪,不過將軍想要一時三刻攻陷此城,有我們楊家父子,恐怕不容易,況且我大宋軍馬隨後就到,到時裡應外合,將軍恐怕只會造成更多無謂的犧牲!』



『不必虛張聲勢,要本將軍徹兵,不必妄想了!』耶律斜怒中帶著堅定地答道。



『這些追隨將軍多年,拋頭顱、灑熱血的兄弟們,把生死交在將軍手上,將軍何必意氣用事? 』楊業再勸道:『我們漢人有句話,「留得青山在,那怕無柴燒」將軍今日若肯撤兵返回遼國,楊業保證不傷你們半點毫髮。』

耶律斜望著被擒的遼兵,有些進退兩難。



『將軍,何必犧牲一班熱血戰士?大家不管宋、遼,同是中華兒女,楊業非逼不得已,不想殺傷任何人,將軍就請退兵吧!』楊業繼續苦口勸說。



此時遼兵快馬來報:『元帥!宋朝大軍已經趕來雁門關,三、四個時辰後就要到來。』



耶律斜內心矛盾著,明知當下已無勝算,卻又不願服輸。

『你要本帥不戰而退,本帥實在辨不到,不如楊業你跟本帥來一場單打獨鬥,若是我耶律斜敗在你手,馬上撤兵;否則,就算全軍盡歿,也必然一戰!』



『好!為求和平、免去生靈塗炭,我答應你。』楊業果決道。

『爹!這一戰,就讓孩兒代爹打吧!』五郎冷靜沉著,帶著懾人的英氣,將目光轉向耶律斜,『耶律將軍不反對吧?』

『好!我早就聽說楊家五郎驍勇過人,本帥接受。』

『指教了!』五郎代父出戰,接受耶律斜比武挑戰。



耶律斜以性命相搏,狠勁無比,與五郎打得天昏地暗,大郎、二郎、三郎在楊業身邊,陪同觀戰。五郎的武功不但揮灑自如,且越戰越勇,在耶律斜的猛攻之下,亦狠狠回擊。幾回合後已分出高下,五郎接連重擊耶律斜,打得他單膝跪在地上,趁勢一劍架在耶律斜的頸上。



勝負已決,五郎徐徐退回寶劍,揚手示意起身。耶律斜不服氣,含怒起身,憤然再擊,五郎戰意更盛,揮劍直劈猛殺,耶律斜也豁出去一般,刀劍相交,以命相拚,五郎一劍直指耶律斜喉頭,再用力便可取其性命,耶律斜剎時頓住!

『夠了!勝負已定。』楊業面色一沉,開口阻止。



兩人怒目相視,耶律斜賭命似地奮力回擊,五郎機敏使出亮麗招式,把他打得雙膝跪地,劍又橫架在他脖子上。

楊業上前,拉開五郎拿劍的手。



耶律斜慘敗在將士面前,羞憤至極,狠狠道:『今天耶律斜既然敗在你們手上,要殺就殺,不必多言。』



『勝負乃兵家常事,將軍不必介意,帶領你們大軍離開便是。』楊業說道,並伸手扶起耶律斜,卻被他甩開。



『楊業,你不殺我,我耶律斜也不會感激你,日後遼軍必定捲土重來,今日是你要放虎歸山,他日必然後悔。』說罷,耶律斜狠狠回視五郎一眼,帶著大軍離去。



黃昏,燄紅的斜陽掛在雁門關外。城樓上,楊業及兒子們目送耶律斜領遼軍退去,五郎目送著耶律斜的背影,感受到對方的確是個可怕的敵人。



楊業一副仁者風範,對五郎道:『五郎,你太過得勝不饒人了,天下本一家,沙場作戰是要保衛家園,不是爭強鬥勝,我們的目的在平息戰爭,不是要趕盡殺絕。』



『爹,孩兒明白,但是野草燒不盡、春風吹又生,今天放虎歸山,恐怕後患無窮。』



『就算除去一個耶律斜,你以為遼人就會停止侵犯邊境嗎?』楊業以堅毅的語氣說道:『兵來將擋、水來土淹,只要有敵人威脅我大宋國土,我們楊家軍自會當仁不讓,保家衛國!』



眾郎應道:『是啊!只要有我們楊家將在,大宋江山就可永享和平。』



煙硝散去的戰場,大地顯得格外的寂靜,微暗的天空透出一輪淡淡的月,楊家軍勝利的旗幟在城頭飄揚著。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