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生存攻略 作家新手村 1: 技術篇 | 誠品線上

作家生存攻略 作家新手村 1: 技術篇

作者 朱宥勳
出版社 大和書報圖書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作家生存攻略 作家新手村 1: 技術篇:靠筆吃飯,可能嗎?想以文學創作為業的人,應該都會自問或被親朋好友逼問:「做這一行會不會餓死?」文學創作者是一個社會創作力的代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靠筆吃飯,可能嗎? 想以文學創作為業的人,應該都會自問或被親朋好友逼問:「做這一行會不會餓死?」文學創作者是一個社會創作力的代表,但這個工作卻總是有著職場資訊不清、業界生存法則難辨的狀況。如果想從事寫作工作,想靠寫作維生,但卻沒有這個職業該有的職場資訊,求職網站上也沒這個選項,那該怎麼辦? 文字創作者以職場術語來說是「自雇者」,沒有工會、沒有太多同事、沒有法規規範,最重要的是沒有職場生存回報資料讓後進者了解。《作家生存攻略——作家新手村1 技術篇》便是針對想了解文字創作領域職場狀況的人所做的田野觀察成果,給想嘗試文學創作的人、給想評估寫作環境的人、給對創作出版運作有興趣的人的第一手生存攻略,揭開種種隱而不宣的業界眉角。 本書的寫作起源於對於許多創作者如流星般消逝的惋惜,朱宥勳說:「從我高中開始寫作到現在,我見過幾十位比我更有才華的創作者。他們橫跨各個世代,無論比我年輕還是比我年長,都曾在某一瞬間,展現了我從未能及的光芒。但是,他們大多沒能繼續寫作。除了『另有人生規劃』以外,大多數的秀異創作者,都是被業界各種『俗務』給磨掉了。就連我自己,也有過好幾次放棄的念頭。我能夠繼續寫下去,並不是因為我比別人優秀。我回報這份幸運的方式之一,就是把我所知的這些江湖訣竅說出來。」 《作家生存攻略——作家新手村1 技術篇》是難得的針對文學、文字創作職場的田調與生存者回報,也是寫作職涯眉角大公開,所有以往認為不可捉摸的、用「天分」、「靈感」、「才華」等虛幻詞彙架起來的上層結構,其實都有經濟運作收支損益的下層結構。透過揭露這些業界資訊,讓創作與出版成為有脈絡可供新手依循的產業,讓創作生態有清晰的面目讓新手參考。這本書寫給想要成為作家的新人:它可能會成為實用的技術手冊,讓你讀了之後充滿創作決心;也可能會成為勸退之書,讓你稍微考慮一下自己的文學夢。

各界推薦

各界推薦 推薦人: 王聰威(小說家) 李屏瑤(作家) 林達陽(詩人、作家) 封德屏(《文訊》總編輯) 胡采蘋(財經網美) 馬翊航(作家) 楊佳嫻(詩人、作家)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朱宥勳 台灣桃園人,一九八八年生,國立清華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畢業。耕莘青年寫作會成員,曾獲林榮三文學獎、國藝會創作補助、全國學生文學獎與台積電青年文學獎。 出版過小說集《誤遞》、《堊觀》;長篇小說《暗影》以職棒簽賭案來探索台灣社會的面貌;長篇小說《湖上的鴨子都到哪裡去了》摸索學校教育體制的權力結構問題;散文集《學校不敢教的小說》,藉經典作品解讀來分享學校教育裡不會探觸,但卻是許多年輕心靈期待理解的作品;《只要出問題,小說都能搞定》分析如何用小說技術來解析世界、說服他人、洞悉讓人混淆的資訊洪流;與朱家安合著的《作文超進化》,教學生培養思辨能力,只要知道人們如何思考、大腦如何運作,就能把文章寫得又快又好。 與黃崇凱共同主編《台灣七年級小說金典》,介紹新世代的小說創作者。與愛好文學的朋友創辦電子書評雜誌《秘密讀者》,曾持續三年不間斷出版當下台灣僅見的文學評論刊物。朱宥勳目前於「深崛萌」擔任高中國文課本執行主編,並於聯合報鳴人堂、蘋果日報等媒體開設專欄。

產品目錄

產品目錄 推薦序——除魅之書(楊佳嫻) 前言——作家的生存遊戲,及其攻略 一 基本觀念 1 想入寫作這行,最好的時機就是「現在」 2 成為作家之後,就可以自由地寫作了⋯⋯嗎? 3 如果我高聲呼喚,眾列案主有誰聽得到我? 4 人若回頭,必有緣由:接案的回頭率 二 發表平台 5 發表平台(一):副刊 6 發表平台(二):文學雜誌 7 發表平台(三):文學獎 8 發表平台(四):網路 9 補助:年輕作家的學步車 三 出書 10 出書(一):不要再把出書當成夢想了 11 出書(二):關於合約,你需要一點現實感 12 出書(三):別讓編輯猜你的心 13 出書(四):恭喜,行銷也是你的工作 14 時事案例(一):時程、錢糧與獎助補助 15 時事案例(二):韓國瑜版稅事件 四 文學活動 16 作家其實是靠嘴吃飯的(一):上台前的心理準備 17 作家其實是靠嘴吃飯的(二):上台前的自我訓練 18 當你收到邀約信:八種必須注意的資訊 19 上場前,請先偵查場地與設備 20 積木式備課法:「演講」的內容準備 21 比一個人上台更可怕的事:「對談」的內容準備 22 當你成為文學獎評審(一):層級、程序與細節確認 23 當你成為文學獎評審(二):從審稿到會議 五 作家日常 24 你的名字:掛名推薦、推薦語、推薦序 25 你的稿子:發表、出版與轉載 26 你的樣子:受訪的注意事項 27 你的價格:包裹式專案的應對 後話——作家可以談錢嗎?

商品規格

書名 / 作家生存攻略 作家新手村 1: 技術篇
作者 / 朱宥勳
簡介 / 作家生存攻略 作家新手村 1: 技術篇:靠筆吃飯,可能嗎?想以文學創作為業的人,應該都會自問或被親朋好友逼問:「做這一行會不會餓死?」文學創作者是一個社會創作力的代
出版社 / 大和書報圖書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865549039
ISBN10 / 9865549034
EAN / 9789865549039
誠品26碼 / 2681910429006
裝訂 / 平裝
語言 / 中文 繁體
級別 /
頁數 / 336
開數 / 25K

試閱文字

內文 : 【內文試閱】
1 想入寫作這行,最好的時機就是「現在」


常有人問我:「我很想以寫作為業,可是我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比較好?」這段問題後面,通常會接上一連串的準備工作:我是不是應該先念個文學的學位?我是不是要考個研究所?是不是要等大學畢業?是不是應該先工作幾年、累積題材?⋯⋯

如果在公開場合被問到,我無法確定對方的心意有多堅定,所以通常會給出一些比較溫和的答案:「每個人都有規劃」啦、「路不只有一條」啦,之類的。但既然你已經翻開這本書,我猜你應該是動機比較強烈的人,所以我要說實話了:

「現在就開始。沒有更好的時機了,不要再等了啦!」


從「入行」到「專職」

在解釋上一句話之前,我先簡單說明一下「入行」的定義。在大部分的行業裡,「入行」的標準很明確,只要你跟某一單位簽下工作契約,定期付出勞動成果、並且定期獲得報酬,就算是「入行」了。軍公教如此,上班族如此,靠行的計程車司機也是如此。

但「寫作這一行」就沒那麼明確了,我們很難定義清楚什麼樣的人可以算是一位作家——更重要的,一位「專職作家」。只要出過書就算嗎?那你可以看看湯舒雯,任何文學讀者都會承認,她是我們這個時代最重要的散文作家之一。她的寫作功力了得,而且讀者群廣大,但她至今仍未出版任何一本書。相反的,如果你到「白象文化.印書小鋪」這類網站,你會看到許多心懷夢想的寫作者,自費出版了各式各樣的書,但就算是最博覽群書的讀者,大概都對這些「作家」沒什麼印象。

再深究下去,我們就會進入文學社會學的領域了,就此打住。我想直接提出兩個階段的指標,來定調《作家生存攻略》往後的所有討論。我採取的指標非常魔羯座(是的,我本人就屬於這個樂於賺錢的工作狂星座),主要以金錢來區分:

A. 入行:第一次以文字或相關知能獲得報酬
B. 專職:能以文字或相關知能獲得足以支撐生活的報酬

採取這兩個指標,首要的好處是讓我們不再被手段迷惑。有沒有出書、有沒有專欄、有沒有得獎、有沒有報刊發表、有沒有獲得補助、會不會被邀請去演講或對談,通通都只是手段,重點是寫作作為職業,我們能不能獲得報酬、撐起生活。從A到B是一個可長可短的過程——很多人可能小學就上過《國語日報》、拿過稿費了,可以算是「入行」,但距離「專職」還很遙遠。《作家生存攻略》設定的軸線,就是從零開始,講到「專職」這一關。


降低遊戲難度的方法

現在,我們可以回頭來解釋「現在就開始」這句話了。如果你是完全沒有任何寫作經驗,素到不能再素的素人,卡在你面前的第一道關卡就是「入行」。你如何獲得第一筆寫作相關收入?扣除掉少數萬分幸運的狀況(比如被某編輯慧眼視英雄邀稿),最直觀的方式,就是投稿刊物、投文學獎、或者經營社群成名,好把你的文章「賣」出去。

當你以此為階段性目標時,就會發現根本無所謂「準備好了」這件事,所有人都是邊寫邊學的。你可以想像一個隱形的碼表,懸在每個人頭上。從你落筆寫下第一篇文章(在部落格或IG上也算)就開始計時。此後,只要你不斷地寫、不斷地依據讀者反應來修正,你就會在技術與知名度上獲得雙重的累積。這些累積幾乎是只進不退的,你越早開始累積,你的籌碼就會越多。

所以,我再說一次:「現在就開始。」

容我提醒你,「寫作」這一行,並沒有資格考、證照考和法定入行的最低年齡。因此,它雖然是一種前途多艱的職業,卻也是少數你可以在學生時代就起步準備、累積職場經驗的職業。我在二十二歲那年出版了第一本小說集,不少人因此稱讚我「早慧」。但我心裡知道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我的第一筆稿費,是在十五歲得了一個很小的文學獎。而在此之前,我為了逃避課業壓力,已經塗塗寫寫一年多了。如果計算我開始寫作的時間,我其實是花了八年多才出版了第一本書。

嘿,八年耶,比訓練一個醫生的時間更長——有這麼長的時間,把一件事做到基本的職業水準,並不是什麼離奇的事情吧?

因此,如果你還是學生,不管是中學還是大學,只要你心裡抱持著寫作之夢,請你立刻開始吧,你現在正是踏入寫作之途的最佳階段——你有相對悠閒的時光,可以練習讀寫;你有相對輕鬆的生活壓力,有餘裕發展感性;更重要的是,你沒什麼好失去的,學生時代的時間,機會成本非常低(大學生熬夜寫小說不過就是翹掉一節課,上班族熬夜寫小說就準備換頭路了)。而如果你嘗試了幾年,發現自己沒那麼喜歡寫、或者覺得成果不滿意,也隨時可以無痛登出。

更重要、或者從更功利的角度來說:你越早開始,「入行」的難度也會越低。你如果在高中時投稿刊物、投文學獎,你的對手就是高中生;你如果大學畢業了,恭喜你,你的對手就會變成成年文青。看看我第一筆稿費的年紀,想想我當時的對手,現在你還覺得我很「早慧」嗎?

而如果你已經畢業了、是社會人士,也請不要太過悲觀。沒錯,你現在「入行」的對手是整個台灣的文青了,不過好消息是:這遊戲難度也封頂了,不會再更難了。接下來你要做的,還是繼續讀繼續寫,用時間來換累積,直到衝過職業的基準線為止。

如果這還不夠,我還可以給你一個更好的消息:因為長久以來,台灣的寫作教育非常失敗,所以就算你的對手是整個台灣的文青,他們的平均戰力,還是遠比其他領域的「業界」還要弱很多的。我認識一些抱持作家夢的人,他們的家人都很焦慮,希望他們可以去考個公務員來保證生活。我每次聽到,都覺得啼笑皆非。

開什麼玩笑,高普考比文學獎還難好嗎。

這個話題我們就先聊到這裡。接下來,我們會來談談「寫作這一行」的一些基本性質,稍微描述這是什麼樣的工作、通常會面臨的狀況會是什麼。我想你多少感受到了:並不是只要「很會寫」就可以了。

試閱文字

推薦序 : 【推薦序】
除魅之書
楊佳嫻 -

一個在文學場域(即文壇/貴圈)內被認可的作家,回溯起得到這個位置之前的經歷,通常會跟什麼有關呢?作文比賽、校刊社、國文老師,以及第一次參加文藝營/寫作班,第一次參加全國性質的文學獎,第一次遇到心儀的作家(幻滅或不),第一次投稿重要文學刊物或大報副刊(被退稿或不),第一次出書⋯⋯幾乎是一連串操演與建設的積累。當中比如寫作班、文藝營、文學獎,在台灣戰後源遠流長,是橫跨好幾世代作家的共同回憶。

老一輩作家會回憶他們參加官方反共文學體系下的「復興文藝營」、見到令人如沐春風口才一流的瘂弦;上世紀八十年代中葉以降開始邁入自覺創作的作家們,可能參加過《聯合文學》舉辦的全國巡迴文藝營(是不是依然見到了瘂弦?他是該文學雜誌的創刊總編輯),而得以見到不少聯文出版過的作家們,或許就從中找到了學習的典範。新世紀以來,有沒有可以與之前兩種文藝營抗衡的營隊出現?

除了形制與聯文十分類似的印刻(出版社+文學雜誌)也出動旗下作家,以文藝營方式讓文學愛好者認識以外,當屬由許榮哲、高翊峰、王聰威等人組成的「小說家讀者8P」擔任導師的「搶救文壇新秀再作戰」文藝營。導師制度固然沿襲自過往大型文藝營,但是,也出現新的運作模式,可能與主事者許榮哲在耕莘寫作會的經驗有關,更為表演化、綜藝化,也更為目的化(以獲取文學獎為目標來調整作品)。我真正認識宥勳是不是在這個場合?某一年,「8P」某位小說家太忙,我曾經擔任代打,擔任「搶救」文藝營的導師。那時候,宥勳和其他耕莘寫作會的年輕人就在營內擔任輔導員。

匆匆十餘年過去,除了已經成為獨當一面的小說家與文學評論家、熱心介入教育與政治事務之外,宥勳也花費很大精力,希望能「除魅」──「如何成為作家」,這在無數作家自述中總閃耀著命運與靈光的歷程,其實一點都不秘。天分當然不可或缺,可是「作家」不只牽涉到創作,發表、出版以及其他生涯發展中的事務,它們都是具體現實的一部分,不是有才華就會自動靠攏生成的,而往往還依賴勤勞、自律,也得做出判斷和選擇。於是,誕生了《作家生存攻略》技術篇和《文壇生態導覽》心法篇的寫作計畫。

閱讀《作家生存攻略──作家新手村1 技術篇》時,確實頻頻點頭,寫得好清楚,又坦白,每個相關環節都觸及,甚至連工時分配(假設你是一個沒有固定正職、完全依賴稿費演講費評審費補助計畫過活的作家,你必須衡量你能完成而不會擺爛或降低水平的工作量)都討論了。

其實,提出「技術」二字,已經非常牴觸一般對於文學的想像。一九三三年,章克標寫了一本《文壇登龍術》,諷刺文壇怪象,魯迅拿此書做引子,寫了〈登龍術拾遺〉,嘲笑說此「術」即做女婿之術,「要登文壇,須闊太太,遺產必需,官司莫怕」,影射當時文壇特定人士。而宥勳此書明擺著談「生存之技術」,分析「作家」的「職業生涯」之所需,也許會引來「術士」譏嘲?無論如何,在「除魅」工作底下還含藏著一顆愛護的心,期望讓後來者看清楚要走的道路,勿懷抱不切實際的幻想,或更直白的說吧,養活自己,累積戰力,不要被騙,也不要自欺。

宥勳在本書〈後話〉中說,學習社會科學教導他「精神創造都奠基在物質基礎與社會制度上」,因此,他認為有志於文學者,不能拿文學清高的神話來自誤。魯迅談女性處境時很直接說就是要有錢,作家生涯亦如此;張愛玲把第一筆稿費拿去買了唇膏,母親說怎麼不留著紀念,但祖師奶奶頭腦清明不浪漫,錢就是要用。在我看來,文學相關研究的典範與方法持續變化中,社會科學觀念的引入,確實可以讓人不再「有系統的天真下去」(張愛玲語)。

不過,如此強調「技術」,並不意味著認為技術解決一切。宥勳提到,認知現實難堪後仍保有的「奮力追求的意志之光」,才是「真正的美善」──我想起宥勳和我都心愛的郭松棻小說,〈雪盲〉裡頭,幸鑾在海拔五千公尺沙漠中的警察學校裡教魯迅,頹唐氣息與意志之光共存,粗糙現實與敏緻心靈的角力……

常聽到感嘆,說當前台灣文學環境很差──當真如此嗎?一方面,文學獎層級與數量都很豐富,有心通過此一管道循序發展的寫作者,練筆機會相當充足;同時,獎助項目也不算太少,縣市文化局、文化部、國藝會,甚至是以作家、社團之名募款集資成立、以協助出版為目的的獎項,林林總總,提供了專注創作、減輕謀生壓力的可能性;大學校園中,文學創作學位以及各種寫作課程,只有增加不曾減少。過去曾聽說,在文學黃金年代,哪個報社哪個出版社提供作家「基本薪資」之類待遇,寫得普通也容易成名,或書如何好賣等等,但是,追懷不可再來的社會文化條件是徒勞的,我這一代、下一代,也早不是在那樣的條件下長成。宥勳強調作家作為一份事業,應當「現在就開始」,而非「玉在匱中求善價,釵於奩內待時飛」,彰顯出一份活在當下的猛進精神。

最後,我想起從「搶救」文藝營到前幾年聯文文藝營都玩過的,把文壇知識變成遊戲,考驗你對場域熟悉到什麼程度──你能分清楚「王德威」、「王浩威」和「王聰威」嗎?你能說出「張耀升」、「張耀仁」和「張耀」的創作有什麼差別嗎?好了,即使搞清楚這些且如數家珍,認真看待每一樁來到眼前的機會,「戲棚底下站久了就是你的」,確實場域內占了個位置,也未必能夠成為偉大的作家(這個詞彙是否太古老?但我仍信仰),視野、教養、品味、氣度,介於天生氣質與自我培力之間,難以說清楚卻又確實存在、決定了創作者高度的那些,恐怕仍是「技術」之外、值得看重的關鍵面向。

宥勳《作家生存攻略》替有志於文學視野者廓清想法,打下基礎,之後,不妨再讀一讀至今仍然難以取代的高階文學教養書楊牧《一首詩的完成》,內外兼備,天地合補。

試閱文字

自序 : 【自序】
前言——作家的生存遊戲,及其攻略

在開始談「作家」這種職業之前,我想先跟你談談《惡靈古堡2》這款遊戲。

雖然它不太像是一位作家會公開提及的作品,但確實是毫無疑問的經典之作。《惡靈古堡2》的世界觀很簡單:「某處病毒外洩,導致一大堆人變成殭屍,我們要想辦法活下去。」玩家扮演的主角,就要在非常複雜的建築物中,一邊面對殭屍的追擊、一邊找尋出路。

《惡靈古堡2》的殭屍心機很重。當你進到一個房間時,你不會看到一堆殭屍立刻撲過來咬你,而會先看到滿地橫陳的屍體。雖然那畫面有點血腥,但在遊戲的邏輯裡,不會動的東西就沒什麼好怕的。沒經驗的玩家,比如說我,很容易就卸下戒心,開始盡情探索這個房間。這時,那些屍體才會突然站起身來,發出死腔般的嘶吼,變成具有攻擊性的殭屍。就算是技術很好的玩家,初次遇到這種「埋伏」,都難免心跳大亂。更別說是笨手笨腳、一慌起來就不知東西南北的我。

第一次遇到的時候,我罵了聲髒話,拚命抵抗好一陣子。之後,我學乖了。每次進到新房間,我絕對一一瞄準那些看似無害的屍體:「想陰我?快站起來啦別裝了啦——」

通過兩、三個房間後,我瞬間意識到,啊,真正的惡夢開始了。這是《惡靈古堡》最聰明的設計之一:可怕的,並不是殭屍。可怕的是「未知」。十隻殭屍可怕嗎?作為玩家,十到三十顆子彈就可以解決了,那是可計量的恐懼。然而,十具倒在地上、不知道會不會「屍變」的軀殼,超、可、怕。就算其中只有一隻會站起來,我都得神經兮兮地逐一瞄過去。透過「未知」,《惡靈古堡》真的讓玩家成為恐怖電影的主角,你會放慢腳步、緩緩開門或過彎、被所有細微聲響嚇到炸毛。

「未知」就是恐懼的根源。就像一般人對「作家」的職業想像一樣。

如果你跟大多數人提到「我想當作家」,他們基本上會直接聽成「我準備好餓死了」。各種關於出版不景氣、文學衰落的說法,幾乎已成為全民常識了。不只外行人這樣認為,就連業內前輩也會不斷發出類似的抱怨。如此一來,任何想要投入作家生涯的人,很自然會從「理想與現實」的選擇題開始思考。最終勇敢踏上這條路的,也就真的是一些抱著「我準備好餓死了」之悲壯決心的人。

但且慢,這是真的嗎?作家生涯真的這麼可怕嗎?

如果真的很可怕,具體來說是多可怕?

一名專職寫作者,一個月的收入到底會有多低?22K?15K?還是1K都沒有?

一名專心致志的寫作者,成為專職作家的機會到底有多低?百裡挑一還是萬裡挑一?

書很難賣,到底是多難賣?一本文學新書可以期望賣出五千本、五百本還是五十本?

這就是奇妙的地方了。當你去找其他的工作,並且說出「某某工作待遇不好」時,通常你說得出到底有多差,是最低工資23,800元、是不包含勞健保、是月休三天或四天。但當人們說「作家生涯會餓死」的時候,其實並不真的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作家生存攻略——作家新手村1 技術篇》這本書,就是想要跟你聊聊作家生涯的具體細節。我無意假裝作家是一種輕鬆好賺的職業,我只是想很具體地告訴你,這種職業的日常是什麼樣子:作家到底靠什麼賺錢,賺多少錢,它有哪些不為人知的專業思維。作家作為一種職業,不只是一種「理想」而已,它也有自己的「現實」。這種「現實」或許寒冷,但我希望可以明確描述出來,那到底是冷到幾度。然後,你就可以真正衡量自己是不是耐得住。

甚至,你可以真正開始衡量,這真的是你「理想」的生活嗎?

因此,這本書雖然談的是文學作家的生活,但它跟一般人想像中的「文學」——那種精神性的、哲學性的、浪漫與激情的活動——完全不一樣。我會寫得非常「俗」,俗到你可能會忘記我是一名作家,而把我當成一名絮絮叨叨的行政人員,整天在排行程、算收支、評估本月的工作績效。在這本書裡,我不會談文學理論,也不會談寫作技巧,我基本上不會談「文學」,我會假設你在那方面已經有了足夠的修煉。而我的任務,是幫助你面對文學以外的考驗。

如果你在閱讀本書的過程裡,偶爾冒出了「天啊這實在太庸俗了」的念頭,別懷疑,你的感覺完全是正確的。這本書寫給想要成為作家的新人:它可能會成為一本實用的技術手冊,讓你讀了之後充滿決心;也可能會成為一本勸退之書,讓你的文學夢幻滅。這都要看你自己了。

我之所以寫這系列的文章,主要有兩個理由。第一,我從十六歲開始寫小說,認識十幾位遠比我更有才華的文學新人。但這群人中,只剩下兩、三個人的名字,能夠在博客來上搜尋到了。他們沒有撐到現在,並不是因為我比他們更會寫,而是因為我比他們更幸運,機緣湊巧地耐住了一連串與寫作本身無關的俗務。很多時候我都會想,如果有人先告訴我們那些俗務的運作邏輯,我的那些更有才華的朋友,會不會更能繼續寫下去呢?《作家生存攻略——作家新手村1 技術篇》就是為了那些本來可以發光的才華而寫的。

第二是,我想為這個時代的台灣文學留下一點紀錄。在我大學時,我曾經非常著迷於「文學社會學」這門學問,它探討文學之所以能夠運作的具體結構,包括制度、產業與文化。但我同時又很失望地發現,台灣文學在這方面的紀錄是很凌亂的,因為真正「懂行」的作家不談俗務,於是我們連基本細節都很難確認——比如說,一九三〇年代的稿費,跟一九六〇年代的稿費,到底哪個比較高?跟現在的我們相比又如何?因此,在「作家的新手村」這系列的兩本書裡,我希望可以為二〇二〇年代盡一點棉薄之力。你手上的這本《作家生存攻略——作家新手村1 技術篇》會談個人層次的職業經驗,而另一本《文壇生態導覽——作家新手村2 心法篇》則是較宏觀的文化、價值觀與階級結構的觀察。

我曾經受益於文學甚多,這或許是我能提供一點回報的方式。

回到《惡靈古堡2》。後來,我當然玩到破關了。在所有關卡都破完一輪之後,遊戲選單上就會出現一個隱藏關卡。這個關卡非常簡單粗暴:玩家扮演一名警察,意外被困在一間雜貨店裡,外面是人山人海的殭屍。我們的任務就是死守此地,撐住七十名殭屍的襲擊。殭屍會撞門、破窗,會咬、抓、噴毒,有的殭屍身上甚至還穿著防彈衣。我當然還是笨手笨腳,打得非常辛苦。

但你知道嗎,這一關一點都不恐怖,是我玩整個遊戲時,心情最平靜的一段。因為,所有殭屍都是已知的。當它們毫無心機地向你撲過來,而不是躺在地上埋伏你的時候,這就不再是一個恐怖遊戲了。拿掉了「未知」,連殭屍的數量都可以計算的時候,它就只是一個射擊遊戲而已了。

它的寓意如此貼合「作家新手村」,幾乎讓我覺得是文學之神親自來催稿了。

那就讓我再說一句遊戲吧,說完我就會乖乖去寫稿:《惡靈古堡2》這類作品,通常會被稱為「末日生存遊戲」。這一點的寓意就稍微沒那麼貼合了。從「作家生涯」的角度來看,我們即將要玩的遊戲簡單多了——我們只要努力攻略生存之法就好。末日什麼的,至少目前還沒有到。

最佳賣點

最佳賣點 : #揭露寫作者實際的養成之路,除了鍛鍊創作之外,還有多不勝數的寫作職場眉角。本書是想成為專職寫作者不可不知的寫作職場秘笈,想認識創作環境的第一手資料。

#這本書寫給想要成為作家的新人:它可能會成為實用的技術手冊,讓你讀了之後充滿創作決心;也可能會成為勸退之書,讓你稍微考慮一下自己的文學夢。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