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凌者: 從兒童到成人、從校園到社會, 15個觸目驚心的血色告白 | 誠品線上

霸凌者: 從兒童到成人、從校園到社會, 15個觸目驚心的血色告白

作者 陳嵐
出版社 英屬維京群島商高寶國際有限公司台灣分公司
商品描述 霸凌者: 從兒童到成人、從校園到社會, 15個觸目驚心的血色告白:======================================================★400天田野調查、15個觸目驚心的第一人稱故事,

相關類別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400天田野調查、15個觸目驚心的第一人稱故事,用文字劃開傷口◎99%的霸凌事件都可歸因於家庭教育!你知道嗎?不是所有的孩子都天真無邪。 ● 還不滿10歲的孩子,拿著圓規鉛筆刺同學的手背,原因是:好玩! ● 青春期的少年,本來只是用性騷擾的手段想引起女同學注意,最終演變成更嚴重的事件…… ● 老師,對孩子來說具有極大的權威,而老師的關愛或是漠視也可能造成霸凌傷害。 ● 一則流傳於網路上的影片,內容是一名女學生被同校女生嚴重毆打。 孩子、青少年要建立起善惡觀是需要成年人引導的,但學校和家庭中有許多成人本身就是創傷下長大的孩子,當他們內心深處還是一個絕望的巨嬰時,又怎能引導孩子建立正直的人格? 因此,無論是加害人還是被害者,是武力暴凌還是言語霸凌,探究霸淩的核心,那些霸淩者和被霸淩者的成因,是他們的家庭。 他們索求的愛,大多是朝向家庭的;發洩的憤怒,也更多是來自家庭。 而家長們,總是很忙,很忙…… 親愛的你們,請不要在傷害發生之後才說:「天哪,我完全不知道會這樣啊?」 當霸凌發生時,只有家庭給予的愛,才是孩子最後的庇護所。 本書的15個故事,全部取材於真實案例,故事分兩個層級:來自兒童的惡和來自成人的惡。透過文字從家庭、學校、社會、個人、心理、背景、經歷做全景俯瞰,更深入到極其微小的細節和心理狀態,最大程度地還原事件的幽微精深。 因為,看到真相,才是解決問題之始。 一個社會,只有好人都沉默時,邪惡才能橫行。預防霸淩,首先是家庭之責,其次是社會體系的建立。 但最終,解決這個日益猖獗於校園、社會、網路的惡魔,還是需要每個人的力量。對於霸淩,不再旁觀,而是說「不」。 霸凌發生的時候,沒有人是局外人。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陳嵐作家、主持人、兒童公益組織「小希望公益聯盟」創辦者,先後創立多家青少年保護機構,也是很多孩子的媽媽、女性及兒童心理健康發展研究者。

產品目錄

產品目錄 【寫在前面的話】霸淩——從我的原創傷出發序曲 以此開始 小孩子的殘酷第一幕 不是所有小孩都天真無邪哈洛的猴子校園沉默之丘忘川之水第二幕 躁動的青春不止荷爾蒙小紕漏凶器是一本書黑武士白武士第三幕 作惡的世界裡沒有法不責眾以伐木累之名同學會我不殺伯仁鐵背心第四幕 嫉妒是骨中的朽爛朱䴉的安魂曲瘋人院奇緣尾聲 尚未結束 投胎也是一門技術

商品規格

書名 / 霸凌者: 從兒童到成人、從校園到社會, 15個觸目驚心的血色告白
作者 / 陳嵐
簡介 / 霸凌者: 從兒童到成人、從校園到社會, 15個觸目驚心的血色告白:======================================================★400天田野調查、15個觸目驚心的第一人稱故事,
出版社 / 英屬維京群島商高寶國際有限公司台灣分公司
ISBN13 / 9789863615514
ISBN10 / 986361551X
EAN / 9789863615514
誠品26碼 / 2681592945009
裝訂 / 平裝
頁數 / 352
語言 / 中文 繁體
級別 /
開數 / 25K

試閱文字

產品試閱 : [寫在前面的話]

霸凌─從我的原創傷出發



這本書的源頭來自我內心自我的覺知。

我本人是霸凌的受害人。

什麼是霸凌?

Bully,作為動詞的意思是恃強凌弱,採用各種方法欺辱受害者;作為名詞,則指實施這些行為的人。Bullying 是將動詞名詞化,而被動語態Bullied 則指被欺凌。將其翻譯成中文,便創造出了「霸凌」一詞,作為外來語引入中文中。Bully 可以有「暴力」、「怖力」、「霸力」等音譯法,但使用最廣泛的還是「霸凌」,意指由少數人帶領的群落,對個別人圍攻、羞辱、孤立、毀謗,並對對方的身心進行持久的傷害。

童年被霸凌的傷痕跟隨著我,影響著我的行為模式、人際關係。

社會中有越來越多的霸凌事件發生,在目睹一則則新聞此起彼伏,傷害卻永遠陰魂不散時,一個深夜,我在網路發表了<小孩子的殘酷>一文,回憶我曾經歷的不可思議的被霸凌過程。我的本意是傾倒內心的痛苦,同時也在作總結,但這篇文章卻意外引起巨大迴響。數千人在文章下留言,更有幾百條私訊湧來,大家在手機上一字一字按出數千字的文本,傳給我這樣一個陌生人。兩天時間,這篇文章的閱讀量超過了一百八十七萬次,轉發也破萬。

壓抑太久了吧?

刀劃過膿瘡,鮮血噴射、腐液流出、傷口張嘴。

非親耳聽聞,我們無法知曉,在這個沉默的世界上有這樣多無助嘶叫的靈魂。非親身經歷,我們無法想像,在家庭和學校,在眾目睽睽之下,會發生這麼多花樣百出的傷害。

兒童要建立起善惡觀是需要成年人的規訓和引導的。但學校和家庭中有許多成人本身就是創傷下長大的孩子,當他們內心深處還是一個絕望的巨嬰時,又怎能引導孩子建立正直的人格?

霸凌,在未成年人群落中一定會發生,因為它來自孩童的原始之惡。同時,霸凌也會源自成人的傷害與控制。霸凌的傷害會摧毀一個人的心靈,我是霸凌的倖存者。

當成千上萬的人因為我的一篇隨筆湧進我的微博急切地訴說時,我意識到,我有責任把這些在黑暗裡徘徊的靈魂碎片拾取,把這些千瘡百孔的隱密故事呈現出來。

故事分兩個層級:來自兒童的惡和來自成人的惡。

從我的自述開始,根系蔓延,從無數人心中攫取出最黑暗的祕隱,完成這樣一本關於霸凌的故事集。這裡有我們曾經遭遇過的相似的傷害與不公正,完全真實的、無法想像的經歷和許多歡笑面孔下掩藏的痛恨與怒吼。

它是了不起的原生態的社會記錄,會讓更多人直接面對霸凌的原因、惡行、後果。它也讓那些曾經被霸凌過的孩子有一個彼此的慰藉,帶著痛苦的顫抖隔空擁抱,彼此療癒,學習成長。

往事總歷歷,來者猶可追。

更重要的是,它讓更多的父母、教師、監護人了解霸凌的隱文化,看到背後的一些真相。

不要在傷害發生之後才說:「天哪,我完全不知道會這樣啊?」也許,正如<小孩子的殘酷>一文中寫道:「成年人又聾又瞎。」

從現在開始,我們應該看到霸凌的真相。



根據國外的專業研究,現代霸凌被分為四類。

第一類是「傳統霸凌」(Traditional Bully),即靠武力欺凌,通常是以大欺小,以多欺少,以強凌弱,採用打罵、恐嚇等方法,可能造成身體和精神傷害。這類霸凌比較明顯且容易辨別。

第二類叫作「流言霸凌」(Gossip Bully),基本上不用武力侵犯,而靠嘲笑和散佈流言蜚語去敗壞被欺辱者的名譽或者對其進行孤立。這種霸凌多半由小團體操縱,即使不造成身體損傷,但心理損害較大且影響也更久遠,消除後果要花較長時間。

第三類叫「網路霸凌」或「電子霸凌」(Cyber Bully),是高科技時代的新產物,即通過電話、電郵、網路、手機短訊等電子手段,向被欺凌者實行攻擊、誣衊、恐嚇等。專家特別指出,網路霸凌可能是現實社會中第一、二類霸凌在虛擬世界的延續。有的人把實施第一、二類霸凌的錄音、錄影散佈到網路,對受害人施加進一步的傷害。與此同時,現實中也可能發生另一種情形,即被欺凌者或許依靠網路電子工具的隱蔽性向霸凌者發起反擊,從而使霸凌雙方處境發生逆轉。

第四類姑且稱作「大眾電子霸凌」(Inadvertent Cyberbully)。之所以將其與一般的網路霸凌相區分,是因為這類霸凌不一定直接向被欺凌者發起攻擊,而是利用網路媒體工具對其造成間接的壞影響,比如冒充受害人開部落格、發文造謠、曝光其不雅照片等,時常是受害人還被蒙在鼓裡,謠言就已經散佈到全世界了。與前三類的霸凌和被霸凌雙方互相認識、有直接利害衝突不同,參與這類大眾霸凌的助惡者,多半並不認識當事人,他們只是在網上聽信謠言而跟隨起鬨,卻給當事人甚至親友造成巨大的傷害,也在社會上造成惡劣影響。

校園裡發生的霸凌,往往也會延續到社會和家庭,網上和網下。比如一些校園霸凌者在欺凌同學時會進行錄影,並將其放到網路上傳播,他們似乎並不怎麼在意會不會因此留下證據,反而更喜歡因為網路的傳播,放大對被霸凌者的羞辱,加劇對受害者的傷害,而有更多的人圍觀他們的暴行則使他們更有成就感。

本書的十五個故事,全部取材於真實案例。家庭、學校、社會、個人、心理、背景、經歷,皆在故事裡做了一個全景俯瞰,更深入到極其微小的細節和心理狀態,最大程度地還原事件的幽微精深。看到真相,是解決問題之始。



預防霸凌,首先是家庭之責,其次是社會體系的建立。

美國─從二○○○年開始立法嚴懲校園欺凌行為。目前全美有四十五個州頒佈了《反霸凌法》。這些法律要求學校職員在見到霸凌行為時必須立即報告和干預,調查並懲罰加害者,通知家長,並提供受害者所需的心理諮詢援助。

澳洲─二○○三年制定了《國家安全學校框架》,這是澳洲及全世界第一份國家級別的安全學校建設指導政策。

韓國─分別於二○一二年、二○一三年、二○一四年連續正式公布預防和治理校園暴力對策方案,並開通舉報校園暴力的二十四小時熱線,將校園周圍兩百公尺設立為員警負責區。

日本─國會於二○一三年通過了《校園霸凌預防對策推進法》。

中國─國務院教育督導委員會辦公室於二○一六年發佈了《關於開展校園欺凌專項治理的通知》。

但最終,解決這個日益猖獗於校園、社會、網路的惡魔,還是需要每個人的力量。對於霸凌,不再旁觀,而是說No。

一個社會,只有好人都沉默時,邪惡才能橫行。





小孩子的殘酷

相對來說,不受家庭重視、爸媽不疼舅舅不愛的小孩,比較容易遭遇霸凌;太頂尖、太優秀的孩子,因他人的嫉妒,也容易遭遇霸凌;當然,也可能沒有任何原因,只因為運氣不好,偶然遇到一兩個心理不正常的同學或老師,一個本應健康快樂成長的普通孩子也會吃盡霸凌的苦頭。



|1|



當我還是一個小孩子時,有一個人,令我每天處於地獄之中。

一個同樣也是小孩子的人,她是我同桌的同學。

她在桌子上畫了一條線,她三分之二,我三分之一。為了維持這個界線,我儘量扭曲身體坐著,那時老師要求學生上課時端端正正,手臂交叉放在桌上,我在桌面上將手臂放平,腰卻扭過去三十度角,一直側身,小心翼翼地保持自己不要越過三分之一的界線。

在三分之二線上,她會放一把圓規,有時是尖銳的三角尺。銳器並不總是在那,但一定是在我忘形時毒蛇一樣地出現。我是那種特別容易投入而忘神的小孩,老師講了個笑話,我忍不住笑了,正在咧開嘴,手臂上一陣銳利的疼。

圓規上的針尖扎進肉半截。啪,一個血珠冒出來。

只要足夠用力,朋友們,我可以告訴你,三角尺也能成為一個很好的兇器,一下子就能在皮膚上鑽出一個小洞,比圓規的針腳淺,但更痛。



|2|



我很小就知道,小孩子的殘酷是真殘酷。

大人的殘酷,多少與利益和訴求相關,達到了目的就收手。好比你在路上,被人扯了一下,摔了一跤,頭都摔破了,原來是搶包包的飛車黨。你會氣憤,你會僥倖,但你不會有如下感受:站在月台上,火車鳴叫著進站了,一個人突然推了你一把,你差點掉下去─雖然最後沒掉下去,卻嚇掉了半條魂魄。更可怕的還在後面,你揪住推你的人問:「為什麼要推我?」他朝你咧嘴一笑:「不為什麼,好玩。」

以後半生,你可能都會記住那咧嘴一笑裡的稀疏黃牙。

我這個同學就是這樣。她扎我,不為任何原因,就是一個詞:好玩。

在她眼裡,我大約只是一隻好玩的大蟲子,有人工智慧,還會說話。扎出血了,眼淚憋在眼眶裡,不敢叫。我的憤怒、忍受、拭淚,或者尖叫、吵鬧,任何反應,都讓她開心。

如果有一段時間,我對她捉弄的伎倆開始麻木了,或者她自己厭倦了,遊戲就會升級。

下樓梯做課間操時,她一旦發現我走在她前面,便會抬起一腳踹我後背。有一次我真的一個狗吃屎跌倒在樓梯轉角,手在撐地時擦破皮了。

我不感覺疼,只感覺害怕。

是的,我害怕。我怕哪一次被她從樓梯上踹下來,摔死。

做操時,她排在我身後。從踢腿運動開始,她就咯咯笑。周圍同學也在笑。一二三四,隨著節奏,她一下一下踢著我的屁股,手還叉在腰間,扭著腰。我往前移動,她跟上。

她踢的位置也很歹毒,是用鞋尖踢尾椎骨。我記得她有一雙很硬的塑膠鞋,鞋尖猛地踢中我的尾椎,我簡直能聽到骨頭裂開的聲音。

長大後回憶,我才明白自己的恐懼從何而來。

小孩子和小孩子打架,多半也是會怕弄傷對方的。

但她沒有。她沒有任何的顧忌。

我是否流血,是否骨頭碎裂,是否會從樓梯上摔死,她根本不關心,不害怕,也不在乎。



|3|



很多年後,微博上爆出了重慶女孩李依芮把陌生小男孩從二十五樓扔下去的事─全網路上的人都暴動了。

我知道他們為什麼爆炸,是為這種匪夷所思的惡毒、工於心計的傷害,以及傷害之後的冷漠。這是反社會型人格障礙的典型特徵。也許不是每個人都了解反社會型人格障礙,但想必多少都領略過那種絕對使壞的恐怖。

就算你從沒見過眼鏡蛇,當第一次看到牠立定在那裡,朝你吐信,你一樣會全身哆嗦。就算你從沒遇過變態,一個連環殺人狂偶然投過來的眼神也足以讓你本能地墜入一潭冰水。

我小時候是個天不怕地不怕的孩子。墳場拆遷要建汽車站,我敢站在那裡,盯著看一具具棺木被起出;遇見比我個頭高一截的男孩子,我也能衝上去就打。但不知道為什麼,我卻怕死了這個女孩。一直到很多年後,她偶爾還會出現在我的噩夢裡。

有一次,我穿了件新的粉色外套,上毛筆字課。下課時我發現,我的袖子、後背,全部被戳上了一朵一朵的墨斑。那一刻,我嚇得僵死在椅子上。還沒有來得及心疼衣服,而是嚇得心臟完全收縮,全身死一樣僵住─因為這樣回家,暴躁的母親一定會打死我。這件新衣服才剛剛穿,出門時她已經叮囑我,絕對不可以把它弄髒。

那是洗也洗不掉的墨斑,不是一個,而是十幾團。

那女孩對著我笑,舉著毛筆。

後來回家有沒有挨打,不記得了。但當時那一瞬間,看到她的笑容,全身僵死的滋味,卻如玻璃刀一樣劃破我的心,並一直留在那裡。

比較正面愉快的故事,到在此處差不多應該寫著我後來如何奮勇地討回了公道。

並沒有。

我的處境一天比一天更糟糕。

除了我,似乎別的小孩也很怕她。大家前呼後擁地,女皇一樣捧著她、服從她、伺候她。

有一天她發佈了一條「訓令」:任何人都不許和我玩,不許和我說話。訓令很有效。整個學期裡,全班女生沒有任何人和我說話(那時候我們和男生是不說話的,男生也不和我們說話)。

「有趣」的是,這個訓令是這樣來的,她開始是針對另一個小女孩,讓全體成員「流放」她,我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在課間偷偷地和那個女孩說話。不知怎麼讓她知道了,於是針對那個女孩的流放結束了,變成流放我─包括那個先被流放的女孩在內,所有人都嚴格遵守了這個訓令。

老師問起任何和我有關的事,她們會數落我的缺點、壞事,眾口一詞。



|4|



小孩子並不天真。

很多小孩子在大人面前和在小孩子面前是兩張面孔。

小孩子的惡,沒有理由可言,更沒有底線,沒有約束。

後來我轉學了,一直到讀完國中,我都獨來獨往。高中時,我碰到一個小學同學,她當時和我不同班,但恰好認識那個與我同桌的女孩。我問起她。脫口說出那個名字時,我以為自己能控制住情緒,心臟卻劇烈地跳動。而那小學同學詫異地問我:「你不知道她的事嗎?」

我真的不知道。

「小學快畢業時,她被發現懷孕了。因為年齡超小,大家都覺得很離奇。住院引產時,醫院裡連食堂煮飯的人都過來看熱鬧。更稀奇的是,據說是和一個老頭。鄰居說,她不止一次,和那個老頭或這個老頭在廁所裡、走廊上、舊廠房裡、操場上,或某個獨居老頭的家裡⋯⋯

「幾塊錢,或者一根糖,就⋯⋯

「聽說很小就跟人家老頭玩了。

「五、六歲吧。」

我聽著,心臟的血液緩緩流動,嘶嘶的。

這不是我想要知道的,但我已經知道了。我甚至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

等了很久,我笑了笑,又說了些吵吵鬧鬧的閒話,才和同學說再見。

這麼多年了,我在鍵盤上回憶往事,依然不知道自己該怎麼對待她。在鍵盤上輸入了她的名字,又刪除了,並打了一個寒顫。

每一種不可理喻的惡,深處都流淌著絕望的膿臭,而成年人又聾又瞎。



◇◇◇



這是我的親身經歷。是夜,因為一起霸凌事件引發回憶,我在微博上隨手寫下自己的心聲,竟然在很短時間內引發了巨大迴響,一百多萬次點擊,數千條回覆,如果不是後來我不再回覆,還會湧來成千上萬的傾訴。

我這才意識到,霸凌是一個幾乎人人都會經歷的―與成長如影隨形的過程,所以大家才會有這麼強的共鳴。

太多人留言給我,想說出他們的故事,就像我自己,想說出我的故事一樣。我的故事在這次書寫中,有了真正的結局。有生以來第一次,我對這段記憶釋然。但我知道,螢幕那端,網路那頭,有許多許多的人期待我為他們發聲,期待我切開他們心裡的膿瘡,把那些毒液排出來。

我逐條在那些流著血、流著淚的故事裡蒐集資料,確保每一個事件、每一個細節都是真實

的。有的故事是發生在一個人身上的,有的故事是幾個人經歷的綜合,但百分百都是真實的。

出於對讀者接受度的考量,有些更為慘烈的遭遇,我隱晦表達。

我也總結了原因。

孩子們被霸凌的原因千奇百怪,因為胖、因為醜、因為口吃、因為有體味,甚至因為髮型

不對、因為父母離異、因為口音奇怪、因為成績太好或太差、因為和老師關係太好或太壞、因

為體育不好、因為衣服老土⋯⋯

但總體而言,不受家庭重視、爸媽不疼舅舅不愛的小孩,比較容易遭遇霸凌;太頂尖的孩

子,容易遭到嫉妒而被霸凌。當然,也可能沒有任何原因,就因為運氣不好,遇到了一兩個心

理不正常的同學或老師,便吃盡了苦頭。

霸凌不僅在學校中存在,還可能延伸到社會上,延伸至網路。霸凌最直白的含義,就是利

用群體的力量,對某一人或少數人,進行孤立、打擊、羞辱、誹謗甚至直接毆打等來實施傷害,

並通過加害他人得到滿足感。

通常這樣的加害行為給施暴者帶來的滿足感如同毒癮,不會因為獲得一時的滿足就收手,

而是會不斷升級,直至造成無法預想的後果。

此謂霸凌。

是時候,有人對它做個徹底的解剖了。

從讀讀<小孩子的殘酷>,開始吧。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