霧起霧散之際: 文學卷冊 | 誠品線上

霧起霧散之際: 文學卷冊

作者 齊邦媛
出版社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霧起霧散之際: 文學卷冊:齊邦媛教授不肯接受任何溢美之詞或冠冕,但她八十歲開始寫《巨流河》之前,大半生為臺灣文學做的事,在此一目瞭然。本書是齊邦媛教授大半生研究、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齊邦媛教授不肯接受任何溢美之詞或冠冕,但她八十歲開始寫《巨流河》之前,大半生為臺灣文學做的事,在此一目瞭然。 本書是齊邦媛教授大半生研究、整理、歸納臺灣文學自一九四九年六十年來重要作品的書序精選,兼及在國內外文學研討會宣讀的論文。 書中談到的幾十位寫者、評者、譯者,許多已在時間遷流中消失,或在現實世界的霧起霧散間只看見模糊的背影。 作者感悟到:不能任由書中這些人被遺忘,應該把他們帶到陽光照臨的地方,至少在他們二度漂流前,給世人看看他們活過的悲欣世界,和他們所創造的有血有肉的文學。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齊邦媛一九二四年生,遼寧鐵嶺人,國立武漢大學外文系畢業,一九四七年來臺灣。 一九六八年美國印第安那大學研究。 一九六九年出任中興大學新成立之外文系系主任。 一九八八年從臺灣大學外文系教授任內退休,受聘為臺灣大學名譽教授。 曾任美國聖瑪麗學院、舊金山加州大學訪問教授,德國柏林自由大學客座教授。 任中華民國筆會英文專刊(The Chinese Pen)總編輯十年。 教學、著作,論述嚴謹,編選、翻譯與文學評論多種, 引介西方文學到臺灣, 將臺灣代表性文學作品英譯推介至西方世界。

產品目錄

產品目錄 序卷一從灰濛凝重到恣肆揮灑-五十年來的臺灣文學《中國現代文學選集》序言-寫在爾雅版之前《中華現代文學大系‧小說卷》序期待史詩-由特洛城到玉泉山 《印度之旅》的深意文學與情操由翻譯的動機談起文學翻譯-浮雲與山岩二度漂流的文學留學「生」文學-由非常心到平常心閨怨之外-以實力論臺灣女作家的小說眷村文學-鄉愁的繼承與捨棄鄉、愁俱逝的眷村-由張啟疆《消失的口口》往前看霧漸漸散的時候中英對照讀臺灣小說卷二超越悲歡的童年-林海音《城南舊事》與時代若即若離的《未央歌》烽火邊緣的青春-潘人木《蓮漪表妹》蓮漪,你往何處去?-再寄潘人木女士自然處見才情-序琦君《詞人之舟》《歲月沉沙》-羅蘭還鄉三部曲旋風中的繡花鞋文章千古事-弦斷韻未止的吳魯芹散文《吳魯芹散文選》前言剪報時代的消逝-悼吳心柳新莊、舊鎮、大水河-鄭清文短篇小說和臺灣的百年滄桑冰湖雪山和南國鄉夢-賀《浪淘沙》七版問世怎樣的人生可以寫詩的回憶?鱒魚還鄉了麼?-從《寒夜》到《大地之母》行至人生的中途-《我在》中的曉風愉悅歡暢的蝴蝶樹-喻麗清的海外心境一壺香茗、半庭濃蔭-序遠人《也想不幽默》良性移民的橋樑-序張至璋《跨越黃金時代》雨林與馬華文學圖像初訪張大春的《大說謊家》大頭春的真話-週而復始的生活由平路的《五印封緘》看臺灣的知識性文學回到陽光的肩上-序陳幸蕙《愛自己的方法》震撼山野的哀慟-司馬中原《荒原》百年蒼茫中-《荒原》、《狂風沙》再起老芋仔,我為你寫下航越小人國齊邦媛紀事

商品規格

書名 / 霧起霧散之際: 文學卷冊
作者 / 齊邦媛
簡介 / 霧起霧散之際: 文學卷冊:齊邦媛教授不肯接受任何溢美之詞或冠冕,但她八十歲開始寫《巨流河》之前,大半生為臺灣文學做的事,在此一目瞭然。本書是齊邦媛教授大半生研究、
出版社 /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864792788
ISBN10 / 9864792784
EAN / 9789864792788
誠品26碼 / 2681489822000
裝訂 / 軟精裝
頁數 / 488
語言 / 中文 繁體
級別 /
開數 / 25K

試閱文字

序 : 收在這本文集裏的是我多年來對文學寫作的看法,多有感想和期待,少有評判,最初的書名是《霧漸漸散的時候》,那時常常坐在各式各樣的文學研討會裏,聆聽、思考,心存盼望,但是這麼多年過去了,陽光照亮的清晰景象甚少出現,追尋時,總是舊霧散去,新霧又起──文學直接或間接反映的原本就是我們的現實人生。

這本文集卷一:一半是整理、歸納臺灣文學自一九四九年五十年來的重要作品的書序,一半是我在文學研討會宣讀的論文。討論以小說為主,因為小說自成個體,主題、結構各有特點,且多已譯成英文,討論時容易溝通、說明。是我綜論那些年小說和散文創作的重要主題和走向。當年西方的新批評是主流,以冷靜分析為主,我的論文中投入感情較多,評論時不用任何「主義」的術語,又常憂國憂民的,實在跟不上潮流。

卷二:是我的書評。我最早寫的一篇是評司馬中原的《荒原》,名為〈震撼山野的哀慟〉,在此集中又收入〈百年蒼茫中──荒原狂風沙再起〉,因為增加了資料。登在台大外文系創辦的《中外文學》月刊,大約因為我是創辦者之一,他們既向我邀稿,不得不登,有些不太在乎文學理論的讀者對這篇又「震撼」又「哀痛」的文章反應不錯,那位冷臉的主編竟然問我,「你還有沒有這樣哭哭啼啼的文章給我?」此語令我停筆十年,正好投入心力去編選英譯、又花三年課餘時間出版的《中國現代文學選集‧臺灣編》,一九七五年在美國華盛頓大學出版社發行;全面閱讀,編選了九歌「中華現代文學大系‧小說卷」五本,一九八九年出版。



英譯促進外人對中國文學了解,是我平生志趣之一。

我由臺大退休後,因友情接下主編PEN(國際筆會)《當代臺灣文學英譯季刊》十年,隨二十世紀而終止,但是我一生更大的心願卻遲至八十歲之後才能實現。

在臺灣眾多作家中,我只有緣寫了二十位的作品,因為自己並不以評論家自居,所以只選寫確有興趣的作品。

我也不能稱這些文章是評論,我半生主修且講授英國文學,曾有深入認識西方文化的喜悅,也曾苦修過眾聲喧嘩的新文學批評理論。因為英譯興趣而回歸中國現代文學研究,有一種遊子還鄉的歡愉,由這些書而努力用中文寫作,我不能說是個全然冷靜的評論者。



如同英國詩人奧登(W.H.Auden,1907-1973)說他無法客觀地評估哈代 (Thomas Hardy,1840-1928)的成就,因為他曾經強烈地愛上了他的詩。

也因此,我很重視寫和讀的真情,如王嗣奭評杜甫的〈無家別〉:「目擊成詩,遂下千年之淚」。

生當今世,像我這樣的人,也可能是最忠誠的讀史者。



感謝九歌出版社蔡文甫先生,二十年前勇敢地出版此書,雖然明知書評讀者有限。而今有更勇敢的遠見天下文化出版社要出新版,也許有了新的感悟,覺得不能任由書中這些人──寫者、讀者、評者──被遺忘,在愈來愈濃的霧裏,應該把他們帶到陽光照臨的地方,給世人看看他們活過的悲欣世界。



我一生漂泊,因工作來到台灣,至今整整七十年。日升,月落,文化之路悠長,希望我讀過、談到的這些書,不要二度漂流。



齊邦媛 2017年7月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