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後兩代同垮: 互相支持的家人, 為何變成了破產危機? | 誠品線上

老後親子破産

作者 NHK特別採訪小組
出版社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老後兩代同垮: 互相支持的家人, 為何變成了破產危機?:家庭,不再是一張最牢固的安全網家人,不再是最安心的支持力量父母兒女同住一處,共享的可能不是天倫,而是生存危機

相關類別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家庭,不再是一張最牢固的安全網 家人,不再是最安心的支持力量 父母兒女同住一處,共享的可能不是天倫,而是生存危機 現在的父母,不敢再霸氣的對遇到挫折的兒女說:「回家,老爸老媽養你!」因為微薄的退休金,支撐不了一家人的生活。 現在的子女,也不敢對老邁的父母承諾:「放心,我回家照顧您。」因為中斷了職涯,沒有了收入,下一個從中產變下流的,就是自己。 在日本,危機已經浮現,低薪資+高失業,讓子女即使成年也無法自立,只能繼續依靠父母;但社會嚴重高齡化,食養者眾、生產者寡,讓退休老人可領的年金越來越少,自己都快養不活,哪裡還能庇蔭子女;少子化又讓問題雪上加霜,過去可以手足分擔的照護父母責任,現在都落在一個人肩上,兼顧工作與孝道,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務┄。 這些「正因為有家人,所以痛苦萬分」的原因與困境,聽在你我耳裡,是不是分外熟悉?因為台灣正亦步亦趨的走向同樣的處境。日本的社會演變,通常早於台灣,但台灣的惡化速度,卻遠高於日本。日本政府推出的各項老後福利政策,相對台灣已是較為完善的,仍無法防止「兩代同垮」現象的發生,更何況我們?所以台灣因為照顧者身心過於疲累,體力、金錢負擔過重,而殺害被照顧親人的人間悲劇,層出不窮。 日本NHK實地踏查,揭露了「兩代同垮」的實像,那些曾經每年冬天都可以去溫泉地滑雪度假的中產家庭,那些年輕時勤勤懇懇努力工作的上班族,還有為了照顧父母,放棄自己職涯的孝順兒女,都不解又沉痛的說出了心聲:「從來沒想到有一天會淪落至此。」他們是現實真相,也很可能就是明天的我們。 我們都有家人,也都會老,想要與親愛的家人安心相守,又不想淪落到這一步,可以看看別人怎麼做,想想自己應該怎麼做。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NHK特別採訪小組鎌田靖 早稻田大學政經學部畢業。一九八一年進入NHK擔任記者。二○○五年擔任解說委員,並於「週刊兒童新聞」扮演父親一角長達四年。二○○九年擔任報導節目「追蹤!A to Z」主播。著有《新公共與自治的現場》(合著,KOMONZU出版)、《週刊兒童新聞爸爸指導的新聞用語》(角川學藝出版)、《窮忙:腐蝕日本的疾病》(合著,POPULA社出版)、《窮忙:通往解決之道》(同前)等等。另有論文〈靠著有志氣的報導超越「發表新聞學」)(Journalism)。 板垣淑子 東北大學法學部畢業。一九九四年進入NHK,曾任職報導局製作中心、仙台放送局、報導局社會節目部、特別節目中心,目前隸屬於大型企劃開發中心。二○一四年獲得放送文化基金獎個人獎。 三隅吾朗 立教大學經濟學部畢業。曾任職日本電視台相關製作公司,二○一三年進入NHK,隸屬於札幌電視台報導節目。 津田惠香 上智大學文學部畢業。二○○五年進入NHK,曾參與名古屋電視台報導節目「早安日本」,隸屬報導局報導節目中心社會節目部。 前田浩志 早稻田大學政經學部畢業。一九九○年進入NHK。曾任職大阪電視台、名古屋電視台、報導局「News Watch 九」、政經國際節目部、大型企劃開發中心、札幌電視台,目前隸屬於報導局社會節目部。 嶺洋一 北海道大學法學部畢業。進入NHK後,曾任職函館電視台、報導局體育節目中心、札幌電視台、報導節目中心社會節目部、早安日本部、首都圈播報中心,現為人事局副局長。■譯者簡介龎惠潔政治大學新聞研究碩士、東京大學大學院學際情報學府博士課程修畢。現為《動腦雜誌》特約記者、「50+好好」【潮熟日本】專欄作者。譯作有《戴國煇全集》(合譯)。

產品目錄

產品目錄 序一 不僅兩代同垮,家庭也在垮 彭懷真序二 中青壯年,也該納入社會安全體系 呂朝賢序三 架好三張人生安全網,才能自保 宋炎本序四 老年貧窮與中年失業交織的悲歌 李淑容前言序章 「老後破產」之後,我們看見了什麼?第一章 即使家人陪在身邊,仍然無法避免「老後破產」新的「老後破產」已經蔓延至兩代同住家庭與子女同住成為「老後破產」的導火線生活保護遭到取消 破產的陰影悄然逼近「沒錢看病」家人本該是理所當然的存在「失業」與「父母患病」:下定決心同住的關鍵單靠年金無法維生,也沒有足以應急的存款理所當然的心願也難以實現的現實無從擺脫非正職勞動:兒子的失業盼能遏止「老後破產」的連鎖效應還能繼續與家人同住嗎?即使和家人同住,實為「獨居」過於沉重的醫療費用該如何發現「兩代同垮」的現象?無法普及的「守望相助」之眼各地區的守望相助活動將如何變化就業支援服務可否防止「兩代同垮」?問卷調查揭露的「老後破產」情形第二章 「老後破產」預備軍即將暴增無法自立的中年子女無法辭去工作的老邁父母自絕於社會連結之外的長子「不論多想工作,都找不到工作」過去曾是中流家庭……「老後破產」的危機「同垮」已進入倒數計時主播專欄 「為什麼現在會發生兩代同垮的問題?」聽聽專家們怎麼說第三章 「照護辭職」:來不及發出求救信號的悲劇「為什麼這對母子陳屍於家中?」母子同死無人知兩人的死亡是否無可避免?母子感情甚篤 鄰里人人稱羨「照護離職」招致的孤立現象家人陪在身邊,反而導致求救信號不易為人發覺未曾呼喊「救命」的母子地區民眾應該如何防止「兩代同垮」的現象照護離職多達十萬人的時代第四章 「分家」以防止兩代同垮高齡者急遽增加 照護現場刻不容緩「從來沒想過有一天會淪落至如此」「老後破產」直逼眼前而來曾經以為養兒可以防老曾經以為中流家庭的生活可以長長久久最後的手段──「分家」身體健康亮起紅燈與兒子們分別的日子在連日高溫後的某一天離開老家的那一天「家人」的存在成了一道高牆「生活貧困者自立支援制度」為能防止兩代同垮第五章 子女外出工作導致老人「白天獨居」「白天獨居」的老人家庭與老人的問題難以為人察覺父親在她外出工作時過世工作與照護兩頭燒的煩惱兒子因為「單身照護」已經疲憊不堪 「如果不陪爸爸一起去醫院的話……」照護服務「家事協助」的盲點「集結在地力量,防止兩代同垮!」結語

商品規格

書名 / 老後兩代同垮: 互相支持的家人, 為何變成了破產危機?
作者 / NHK特別採訪小組
簡介 / 老後兩代同垮: 互相支持的家人, 為何變成了破產危機?:家庭,不再是一張最牢固的安全網家人,不再是最安心的支持力量父母兒女同住一處,共享的可能不是天倫,而是生存危機
出版社 /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864791996
ISBN10 / 9864791990
EAN / 9789864791996
誠品26碼 / 2681447603009
裝訂 / 平裝
頁數 / 224
語言 / 中文 繁體
級別 /
開數 / 25K

試閱文字

產品試閱 : 序章 「老後破產」之後,我們看見了什麼?

「邁入晚年以後,只要身邊有家人陪伴就能安心。」

一直以來,日本人所堅信的老後「安心」,已經逐漸幻滅。

「邁入晚年以後,家人的存在反而可能帶來風險。」

這是我們在採訪現場觀察到,比無依無靠的老人更形嚴重的現實問題。

到目前為止,我們在NHK「老人漂流社會」系列節目中,鎖定了據說總數高達六百萬人的「獨居老人」,報導他們隻身無依的嚴峻現實。當他們身體還硬朗的時候,獨居生活也許隨心所欲、愉快舒適,然而一旦經濟拮据,或者遭遇受傷、生病等變故,非得仰賴他人協助才能維生時,生活便會突然陷入困境。

因為病情惡化或者腰膝孱弱,得靠輪椅行動,甚至臥床不起,無法再繼續獨居的案例亦不在少數。這樣一來,便得遷往照護機構,但接下來會遇到的,就是照護機構不足的高牆;而且比起「照護機構數量不足」,更嚴重的其實是「設立照護機構的速度,遠遠追不上高齡人口增加的速度」,使得老人們無法在同一家機構或醫院穩定長居,必須不斷遷徙,開始「漂流」。

經濟困窘的獨居者,例如許多單靠年金仍不足以維生的人,一旦破產了就得接受政府的生活保護,還可能被迫賣掉居所,或遷往租金比較低廉的住處,無法按照自己的意願選擇「最後的落腳處」。這正是「老人漂流社會」這一系列節目,所披露「無法自主決定老後生活」的嚴峻現實。

何以老人們的經濟狀況淪落至如此窘迫?為了查明真相,我們進行了一系列的採訪,因而發現了「老後破產」的現狀。獨居的老人必須仰賴自己的收入生活,有愈來愈多光靠年金生活的老人,根本無力負擔醫療與照護所需的費用。

可是,處境困頓的只有這些「獨居老人」而已嗎?事實是,即使身邊有家人陪伴,同樣無法避免老後破產的發生。

在二○一五年八月播出的NHK特別節目「老人漂流社會:防止兩代同垮」中,我們報導了「老後破產」現象的蔓延。案例中有為了照顧父母,而搬回老家與父母同住的中高齡子女,由於他們必須辭去工作,只好仰賴父母的年金生活,在照顧雙親的同時,慢慢陷入「老後破產」的窘境;還有案例是子女沒有全職工作,僅靠打工度日,因此無法自立,直至中年仍倚賴雙親,並與他們同住在一個屋簷下,年事已高的父母不得已只好繼續工作等等。同住的家人為老邁的雙親帶來了更沉重的負擔,導致「老後破產」的案例不斷增加。

節目播出之後,獲得了許多觀眾的迴響,許多人都擔心自己的家庭可能面臨「老後破產」的問題。在節目網頁的留言中,也不乏沉痛的自白。



「這些問題絕非事不關己,我覺得自己也是他們的一員。我對將來非常惶恐,情況真的很糟糕,難道只有自殺一途嗎?」(五十多歲,女性)



「我在二十多歲的時候,就因為爸媽需要看護,辭掉了技術研發的工作,負起照顧他們的責任。幾年前爸媽去世了,現在只剩我一個人孤單地活著。為了照顧爸媽,我花盡了所有的財產,目前面臨破產邊緣,只能靠派遣的工作維生。現在一邊過日子,一邊期盼可以早點解脫。」(四十多歲,男性)



「收入不穩定的,並不是只有非正職人員而已。我現在雖然是公司的正職員工,但是和朋友相比,薪水只有他們的二分之一,甚至三分之一。未婚,收入又低,我非常擔心自己老了以後的生活。沒辦法讓供應我唸到大學畢業的爸媽抱孫子,總覺得非常對不起他們。要是哪天爸媽不在了,我連稅金都付不起,這就是現實。」(四十多歲,女性)



「節目裡報導的那些人,哪裡算得上嚴重呢?我今年五十五歲,三十二歲的女兒因為患有異位性皮膚炎和氣喘,一個星期最多只能工作四天,實質收入約八萬日圓左右。我做清掃的工作,收入約十萬日圓。『兩代同垮』就是我們的將來,活不下去根本理所當然。我已經覺悟到自己可能會默默地死去,還是做好最壞的打算吧!」(五十五歲,女性)



關於「老後破產」的問題,一開始節目製作團隊認為,這是只靠年金維生的「單身老人」的問題。對於獨居的老人而言,儘管也有人是有子女或家人的,但因分居兩地,無法仰賴依靠,年金收入就是他們唯一的生計來源。單憑年金過活,僅能勉強餬口,萬一需要接受醫療或照護服務,他們就無力負擔。落入此一窘境的老人正不斷增加,我們將這個嚴酷的現實稱為「老後破產」,並於NHK特別節目「老人漂流社會:『老後破產』的實際情形」(二○一四年九月)中報導了此一現象。

然而,正當我們為了節目續集的採訪工作四處奔走時,卻發現現實的情況已經惡化到,即使有家人在身邊陪伴,也無法避免「老後破產」發生。



「老後破產的續集該以什麼為主題呢?」津田惠香總監決定前往秋田縣進行採訪。在出發前,她說明了去秋田採訪的緣由:「這一次接受採訪的每位老人家,都異口同聲地表示『我好想死』,我希望能探究這句話的意義。由於秋田縣特別著力落實防範自殺的對策,應該可以在那裡找到切入點。」

兩天後,從秋田縣出差回來的津田總監滿臉激動,滔滔不絕地匯整著採訪報告。

「這不是獨居者才有的問題。當然也有獨居老人因為不堪經濟壓力所以自殺,但在支援現場,真正的問題卻是那些不想造成家人困擾而自殺的案例。」

她在秋田的採訪現場所遇見的,不是「有家人在,所以可以安心」的老人,現在事態已經發展成「正因為有家人,所以痛苦不堪」。津田總監報告的某個案例,令人印象深刻。



原本獨居的高齡母親,開始與女兒夫婦和孫子同住。女兒女婿為了照護母親,只能從事非正職的工作,微薄的薪水再加上母親的年金,勉強支撐起一家人的生活。然而,這樣的日子無法持續太久。母親罹患了重病,家庭卻沒有能力負擔手術與住院的費用,於是將母親逼入了絕境。

「如果要害女兒女婿負擔醫藥費的話,我還不如死了好…。」走投無路的母親,覺悟之下,了斷了自己的生命。

一想到留下來的女兒夫婦,不知道會有多麼痛苦,就讓人不由得胸口一緊。這位母親不可能沒有考慮到這一點,可是假如自己活下去,一定會成為女兒夫婦與孫子的困擾,所以即使會讓生者抱憾,也寧可相信這是自己為了他們的將來,能做的最好選擇。

津田總監的所見所聞不只這些,她還得知秋田縣藤里町,長期推動一項福利政策「繭居支援計畫」。據說那裡的「繭居族」逐日增加,增加的案例都是曾經前往城市工作,因為失業等問題而返鄉,並且開始繭居的人;也有人是邁入中高年,因體力衰弱而丟掉工作的打工族(Freeters),或因為接案工作結束而失業的非正職僱員。基於這些原因踏上歸鄉之途的人,愈來愈多。

二○○五年,我們在製作「窮忙族」(Working poor)的報導專題時發現,由於地方工作機會有限,甫離開校園的年輕人為求能夠找份工作,紛紛湧入大城市周邊。這個現象在日本各個地區已經發生了好一段時間,尤其是在就業特別困難的一九九○年代後期。當時離鄉的二十~四十歲的年輕人,如今都已是四十~六十歲的中高齡,因為沒了工作,再次回到父母身邊,其中有不少人還是為了照顧老邁的父母而返鄉。這種「迴流現象」最近正開始發生。

當我們將採訪中發現的情況,告知從「窮忙族」專題時期便一起共事的鎌田靖主播時,他用力地點了點頭:「這不正是失落的二十年嗎?當年日本社會沒能妥善對應的窮忙族,繞了一大圈後,變成更嚴重的難題,並在各個地區浮現。這是我們現在應當關注的問題。」

同樣從「窮忙族」起,就在各地負責拍攝的攝影師宝代智夫,一路透過鏡頭,目擊嚴峻的現實至今,他也在製作會議中提及,希望能透過攝影機,呈現出「明明是和最重要的家人一起生活,卻因此破產」的諷刺現實。

「我們除了關心由於獨居而漸形孤立的老人之外,也應該關心那些因為『和家人住在一起』而背負風險的人們。我想要讓社會大眾知道,光是想和家人一起生活,這麼理所當然的願望都難以實現的矛盾。」



一旦沒有全職工作的子女開始與父母同住,兩代同垮的風險就產生了。為了掌握實際情形,製作人嶺洋一建議製作團隊前往札幌採訪。曾在札幌分社工作的嶺製作人認為,在就職不易的地方都市裡,情況恐怕更為嚴重。

札幌分台的製作人前田浩志,擁有長年採訪汽車業界的經驗,他告訴製作團隊:「請你們務必要來札幌採訪,我知道有個適合的人選。」並向我們推薦了導播三隅吾朗。三隅在獲聘擔任NHK的導播以前,曾經有一段時間靠打零工維生,是一位背景相當特殊的導播。

「基於本身的經驗,我可以理解人們對兩代同垮的不安,也希望能讓大家知道。」



「老人漂流社會」系列節目製作人板垣淑子的團隊裡,有許多優秀的採訪成員,專案小組立刻展開了行動。

照理說,邁入晚年之後,只要能夠獲得家人的支持,應該就可以安心生活才是。互相扶持的家人選擇了「同住」,卻因此必須承擔風險,究竟原因何在?

從窮忙族、無緣社會,到單身老人的孤立問題,一路持續採訪下來,我們現在面對的是「兩代同垮」的局面。

於是,我們又踏上了追尋事實真相的採訪之途。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