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魔咒 5: 魔髮奇緣 母儀之魔 | 誠品線上

Mother Knows Best: A Tale of the Old Witch

作者 瑟琳娜.瓦倫蒂諾
出版社 三采文化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黑色魔咒 5: 魔髮奇緣 母儀之魔:,無法信任彼此的關係,真的是愛嗎?葛索是一名女巫,也是一位媽媽,但事實上她沒有魔法,也不是真正的母親,她必須依靠女兒的魔髮,才能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無法信任彼此的關係, 真的是愛嗎? 葛索是一名女巫,也是一位媽媽, 但事實上她沒有魔法,也不是真正的母親, 她必須依靠女兒的魔髮,才能永保青春。 執著美貌、情緒勒索的背後, 藏了一段生離死別的故事, 就像長髮辮般穿來繞去、曲折離奇。 掌管死亡森林的偉大冥后、 感情深厚的女巫三姊妹、 一個被抱走的無辜女嬰、 世上僅存的一朵黃金花, 因爲一個選擇,命運將他們交織在一起…… 【黑色魔咒系列介紹】 世界上所有的古老童話,都有作惡多端與性格鮮明的反派角色, 但是究竟是什麼原因,讓他們內心的邪惡萌芽擴散? 這一系列作品要為反派發聲了! 各集的主角包括:《白雪公主》壞皇后、《美女與野獸》野獸、《小美人魚》烏蘇拉、《睡美人》黑魔女、《魔髮奇緣》葛索媽媽等。 作者在每一集都刻意留下伏筆,將看似毫無關聯的角色連結起來並留下懸念,使這系列小說串成擁有共同背景的龐大故事。 歡迎各位進入黑色魔咒的世界,一起深度了解反派角色不為人知的一面! 01《黑色魔咒1白雪公主:絕美之人》 02《黑色魔咒2美女與野獸:獸心之王》 03《黑色魔咒3小美人魚:悲悽之靈》 04《黑色魔咒4睡美人:極惡之咒》 05《黑色魔咒5魔髮奇緣:母儀之魔》 (陸續出版中) 【本書系特色】 1.童話重述:迪士尼原創外傳小說,作者以童話中的反派為主角,賦予角色完整的人格和豐富情感。 2.善惡思考:深入理解反派角色的行為動機與原因,讓思考角度得以拓展而不僵化。 3.完整世界觀:將迪士尼經典動畫中的反派角色串聯在一起,建立出完整的女巫與仙女世界。 4.黑色魅惑:封面視覺強烈,故事充滿驚喜感動,後座力強,引發讀者對真實人生的省思。 【書籍資訊】 ◎本書關鍵字:反派角色、善與惡、情緒勒索、親子關係 ◎無注音,約10萬字 ◎適讀年齡:國小高年級以上 ◎教育議題分類:閱讀素養 ◎學習領域分類:語文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瑟琳娜‧瓦倫蒂諾 作者:瑟琳娜.瓦倫蒂諾 Serena Valentino 美國作家,育有一狗一貓。她以獨特的敘事風格而聞名,擅長詭異、恐怖的題材,帶領讀者進入一個充滿黑暗、美麗又精緻超凡的世界。她是改編故事的高手,現專職迪士尼「黑色魔咒系列」的小說作者。這系列小說將所有迪士尼的反派角色彼此有互動,讓原本各自獨立的角色彼此有互動,並使所有反派角色擁有情感與人性化的特質,解釋行惡動機背後的辛酸血淚。在專職撰寫迪士尼反派系列小說之前,瓦倫蒂娜為漫畫原作家,著名的系列代表作有:《陰鬱夾心餅》(GloomCookie)與《惡夢與童話》(Nightmares Fairy Tales)。 個人官網:www.serenavalentino.com 郭庭瑄 譯者 郭庭瑄 自由譯者,喜歡一邊寫稿一邊吸貓,花上大半天琢磨文字既是樂趣,也是日常。 希望有一天能遊走於魔法世界,遇見故事裡的古怪三姊妹。 聯絡信箱:realelise@gmail.com

產品目錄

產品目錄 目錄 第1章 冥后 第2章 山丘上的女巫 第3章 永不分離 第4章 冥思天使 第5章 風暴來臨之前 第6章 黑色玻璃紙天空 第7章 普琳羅絲之路 第8章 葛索的計畫 第9章 鑰匙 第10章 冥爵雅各 第11章 母親的復仇 第12章 晨間起居室 第13章 冬至前夕 第14章 古怪三姊妹到來 第15章 冬至夜 第16章 雅各的擔憂 第17章 血與花 第18章 姊妹情殤 第19章 葛索的新家 第20章 沒有姊姊的世界 第21章 永年孤寂 第22章 女巫的真面目 第23章 蒂德巴頓太太的狀況 第24章 無足輕重的女王 第25章 血淋淋的密室 第26章 三位貴客 第27章 小花的八歲生日 第28章 女巫吃蛋糕 第29章 高塔 第30章 古怪三姊妹最懂 第31章 傷透媽媽的心 第32章 葛索媽媽 第33章 醜小鴨酒館 第34章 樂佩最懂 第35章 飄浮在天上的光 第36章 背叛 第37章 好了,一切都過去了 尾聲

商品規格

書名 / 黑色魔咒 5: 魔髮奇緣 母儀之魔
作者 / 瑟琳娜.瓦倫蒂諾
簡介 / 黑色魔咒 5: 魔髮奇緣 母儀之魔:,無法信任彼此的關係,真的是愛嗎?葛索是一名女巫,也是一位媽媽,但事實上她沒有魔法,也不是真正的母親,她必須依靠女兒的魔髮,才能
出版社 / 三采文化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576585555
ISBN10 / 9576585554
EAN / 9789576585555
誠品26碼 / 2682017517009
尺寸 / 21X14.8CM
語言 / 中文 繁體
裝訂 / 平裝
頁數 / 312
級別 /

試閱文字

內文 : 第1章 冥后

幽隱的死亡森林深處住著一個女巫家族。她們的宅邸由灰白色鵝卵石堆砌而成,座落在最高的山丘上,俯瞰廣袤地景和死氣沉沉的樹林。枯脆歪斜的樹枝遍布林間,看起來就像一隻隻細長扭曲的手,想要抓住些什麼。

森林四周環繞著一片濃密的玫瑰叢,上面綴滿小小的玫瑰花苞。儘管這些花苞很久很久以前就死了,久到世上任何一個活人都記不起確切的時間,不過看起來還是很美。這片玫瑰叢是區隔生者之域與亡者之林的界線。死亡森林裡的女巫鮮少跨過邊界傷害另一邊的居民與生靈,只要求一樣東西做為回報:死者的靈魂。

死亡森林裡除了毫無生氣的樹木之外,還聚集了許多亡靈,是死者安息的地方,至少另一邊的村民是這麼想的。村民把這座森林視為活人止步的墓園禁地;女巫則是負責看管墓園的人,不過村民心底都明白,在那個理應為永遠安息之所在,逝去的親人與摯愛幾乎一刻也不得安寧。

哎,先別擔心這個了,來看看故事的主角吧!死亡森林裡住著女巫三姊妹,分別是海瑟、葛索和普琳羅絲,還有她們的母親瑪妮亞。瑪妮亞是掌管亡靈的冥后,更是歷代以來最偉大、最令人喪膽,也最令人敬畏的女巫之一。

瑪妮亞總毫不掩飾自己對女兒們的失望,她經常抱怨她們三個雖然同一天出生,彼此卻一點都不相像。對魔法國度的女巫而言,擁有長得一模一樣的女兒是非常大的榮耀,而多胞胎女巫之所以深受眾神青睞,是因為她們的魔力與法力比一般女巫更高強。葛索和她兩個姊姊理論上是三胞胎,但外貌和性格卻截然迥異,猶如天壤之別。

葛索是三姊妹中的老么,只比姊姊晚幾個小時出生。她的膚色黝深,有一雙情感滿溢的灰色大眼睛,閃亮的黑髮濃密豐盈,亂得很狂野。她三不五時會跟著姊姊在死亡森林裡閒晃,或是在邊界範圍內的墓園中嬉戲,所以頭髮上經常勾纏許多細小的樹枝和枯葉。葛索是個很愛看書又很有個性的女孩,一旦她決定將目光從愛書上移開,開始環顧四周,就非要吸引在場所有人注意不可。她思緒縝密、態度務實、很少被情緒左右,一心只想繼承母親的頭銜,取代自己在死亡森林中的地位。對葛索來說,世界上只有一件事比冥后的寶座更重要。

她的姊姊。

海瑟是三姊妹中的老大,身材纖細修長、有雙大大的淡藍色眼睛、個性害羞內向,一頭耀眼的過肩銀髮如瀑布般傾瀉而下,彷彿披了一塊裹屍布,再加上她走路時悄然無聲,看起來就像縹緲的幽靈女神(考量到她們住的地方,這個稱號真是再適合不過了)。海瑟是個講話溫柔又極富同理心的女孩,總是很願意傾聽妹妹的煩惱,給她們滿滿的支持與協助。

最後是普琳羅絲。普琳羅絲有一頭引人注目的紅髮、一雙閃亮的翠綠色眼睛、皮膚白裡透紅、鼻頭和鼻翼上則帶著幾點淡淡的雀斑。她是無憂無慮的樂天派,個性非常有趣,充滿冒險精神,完全屬於會被情緒牽著走的那一型,這點有時讓海瑟和葛索傷透腦筋,三人常為此吵架。

女巫三姊妹大多時候都在死亡森林裡消磨時光,探索各式各樣的陵墓,唸出墓碑上的名字。在她們眼中,墓園就像一座小型的亡者之城,她們會花好幾個小時在不同的小徑間穿梭漫步,細數那些裝飾華麗的漂亮墓碑、雕像和做為墓室的地下聖堂。她們有時候還會一邊走,一邊大聲唸出死者的姓名,甚至像唱歌一樣吟誦出碑上的名字。

死亡森林裡幾乎沒有其他能用來打發時間的消遣,因此姊妹三人只好在穿越樹林的同時找點開心的事做,自己娛樂自己。海瑟喜歡帶著精緻的薄羊皮紙和煤塊到林間散步,這樣她就能把那些裝飾較為細膩華麗的墓碑轉印到羊皮紙上。她說這叫「拓印」。要是墓碑上的名字特別有趣、特別好笑,她也會拓印下來以備參考,晚點再拿出媽媽的亡靈冊對照並找出那些名字。

亡靈冊是一本用皮革裝幀的厚重名冊,裡面記載了所有埋葬在森林中的死者姓名和出生地。找名字這件事能讓海瑟覺得自己沒那麼寂寞、沒那麼孤單,並非姊妹情誼不夠,只是她喜歡把一些亡者想像成自己的朋友。海瑟、普琳羅絲和葛索三姊妹在死亡森林裡非常孤獨,她們的媽媽老是忙個不停,一有機會就躲到僻靜的地方埋頭研究魔法,根本沒時間陪她們。閱讀媽媽的亡靈冊時,海瑟總能從中得到些許陪伴和安慰,感覺好像逐漸認識那些在森林中度過來生,遊走於死後世界的人。

普琳羅絲則經常帶著一個猩紅色束口袋,裡面裝著一捲緞帶、一把銀色小刀和一大堆寫滿各種願望的鮮紅色羊皮紙片,她會用緞帶把這些願望綁在枯死的枝幹上,替她們了無生氣的世界增添一點色彩。無論她走到哪裡,美麗都緊隨在後,彷彿她存在的目的就是為了把美好帶進她們的生命裡。普琳羅絲想像亡魂會在深夜時分於林間遊蕩,並趁大家熟睡之際讀她的願望,她希望亡者會喜歡死後的國度,也希望那裡能成為優美的安息地,而非現實生活中這座單調、乏味又灰暗的樹林。

至於葛索,她比兩個姊姊更貼近物質世界,雙眼始終專注於未來。她常趁媽媽不注意時,偷偷把媽媽的書塞進裙子口袋,並將書帶進森林,她會利用姊姊停下腳步拓印墓碑或是將願望繫在樹上的空檔看書,有時還會大聲唸出來給她們聽,不過大多時候,她只是放任自己飄到另一個世界──魔法世界,那個她亟欲安居的世界。今天也不例外。

「葛索!走開啦!妳擋到我要拓印的墓碑了!」海瑟大喊,葛索抬起頭才發現海瑟一臉不高興的盯著她,太陽在海瑟身後,勾勒出微光閃爍的輪廓,將那張幽靈般的臉襯托得更加顯眼。

「可是我在這裡待得很舒服啊,海瑟。妳不能拓印別的墓碑嗎?」葛索邊問邊瞇起眼睛,好看清楚姊姊的臉。

「真拿妳沒辦法。」海瑟嘆了口氣。

葛索望著海瑟走進燦爛的陽光裡。此刻夕陽低懸天際,美麗的橘色與粉紅色餘暉籠罩著這片陰鬱沉悶的大地,這就是所謂的魔幻時刻,也是葛索最喜歡的時刻。她曾在書中讀到有個國度擁有永恆的暮光,很好奇在那裡生活會是什麼模樣。

「海瑟,別跑太遠!」葛索大喊,「天快黑了,媽媽要我們準時回家!」

海瑟沒有回答,但葛索知道她有聽見。她曾在書上看到女巫姊妹有能力互相讀心,也明白自己和兩個姊姊並非如此(應該說不完全如此),因為她們三個很善解人意,總能察覺對方的思緒。「善解人意」,至少她們的媽媽是這麼說的。她們從很小的時候開始,就能理解彼此的感受,雖然還是要講話才能溝通,但在語言能力尚未成熟、無法確切表達的情況下,她們三姊妹依舊能從彼此的情緒中感知對方的想法。

葛索拚命翻閱媽媽的藏書,想找到「善解人意」這個詞,可是翻遍了每一本、每一頁,就是沒看到這四個字,她認為這個詞一定是媽媽自己編出來的。葛索想,或許有一天她們從媽媽那裡學會更多魔法,她和姊姊就能彼此讀心了。

「葛索,妳在想什麼呀?」

葛索笑了起來,抬頭看著普琳羅絲,有許多漂亮的鮮紅色愛心懸掛在焦黑歪扭的樹枝上,將普琳羅絲團團包圍,顯然她在葛索看書時也不得閒。

「妳看起來好像很難過,葛索。怎麼啦?」普琳羅絲皺起眉頭問道。

「沒事,普琳。」葛索重新把注意力轉回書本上。

普琳羅絲把緞帶和小刀塞進束口袋,走向葛索,在她身旁坐下。「快說,到底怎麼了?」她把手搭在妹妹手上,再次追問。

葛索嘆了口氣說:「是媽媽啦!我不懂她為什麼不教我們魔法,家族的每一代女巫都會把魔法傳授給新的世代,如果我們不會魔法,要怎麼維護家族傳統呢?」

普琳羅絲捏捏葛索的手,露出微笑,「因為媽媽不打算死啊。她會永遠在這裡緬懷我們的祖先,所以別擔心。」

葛索氣沖沖的站起來,拍掉鐵鏽色洋裝上的落葉。

「不要生氣嘛,葛索,拜託!別管媽媽的魔法了,來跟我和海瑟玩吧!」

「妳還不懂嗎?」葛索對普琳羅絲失去了耐性。「這也是我們的魔法,可是媽媽卻一直隱瞞,不讓我們接觸!假設她真的長生不死好了,我們也會跟她一樣,那種永無止盡的日子要怎麼過啊!」

普琳羅絲那雙翠綠色眼睛在夕陽餘暉下閃閃發光,「我們可以一如往常,一起在森林裡漫步。三個姊妹一起。永不分離。」

葛索很愛兩個姊姊,可是她們太天真了,尤其是普琳羅絲,姊姊們很滿意在森林裡的生活,總是任憑媽媽施展魔法,但卻完全不曉得背後的奧祕。普琳羅絲大概以為村民很樂意把死者獻給她們吧?葛索深知自己不該和姊姊討論這個話題,怕會毀掉她們蒙昧無知的幸福,打亂姊妹之間的平衡。

「普琳,我很喜歡和妳們在一起,真的!但妳不想看看森林以外的世界嗎?妳不想過屬於自己的人生嗎?」葛索問。

「我們現在就在過屬於自己的人生啊!葛索,別傻了!」普琳羅絲回答的同時,海瑟沿著小路朝她們走來。

「我真不敢相信妳居然想離開我們!」海瑟無意間聽見她們的談話,高聲說道。

「我不想離開!我希望我們三個能永遠在一起。我不能沒有妳們,但要是媽媽不讓我們看她的魔法,我想和妳們一起去玫瑰叢的另一邊!我想和妳們一起探索這個世界!」葛索嘆了口氣,繼續說,「如果媽媽不教我們魔法,我想去找其他願意教的女巫,學習她們的魔法。我們是女巫,卻不曉得該怎麼運用魔力。難道妳們不會心煩嗎?」

「噓!」海瑟把手指壓在唇上,示意妹妹安靜。這個舉動惹惱了葛索。

「媽媽又不在這裡!海瑟,妳太疑神疑鬼了!」

這時,靜謐的森林裡傳來樹枝斷裂的劈啪聲,聽起來比雷鳴還要震耳,「噓!那是什麼聲音?」

三姊妹嚇得站在原地動彈不得。森林裡除了女巫外沒有其他活物,所以來者不是她們的母親就是亡靈,她們無法斷定哪個比較可怕。

「葛索,要是媽媽聽到妳這麼說,一定會氣炸!」海瑟的聲音細得像蚊子叫。

「噓!我覺得不是她。可能是另一邊的人越界了!」普琳羅絲低聲說。

「不可能。我們這輩子還沒看過有人走進森林,一次也沒有!」葛索反駁。

「可是媽媽不是這麼說的。」普琳羅絲說。她的回答讓葛索忍不住翻白眼。

「就算村民膽子夠大敢踏進森林,他們也會被擋在外面。玫瑰叢被施了魔法,任何活人都無法靠近森林,只有身上流著家族血液的女巫才有資格。普琳,這個故事我已經講過很多次了,妳明知道是怎麼回事!」葛索想了一下,再度開口,「但實際上我們完全不清楚是怎麼回事,對吧?」

「葛索,妳怎麼老是怪裡怪氣的?妳到底在說什麼啊?」普琳羅絲聽得一頭霧水。

「我是在說媽媽!她根本什麼都沒告訴我們!我之所以會知道這些,原因只有一個,就是我一直在看媽媽的書!」

「那是因為媽媽最懂。」母親來了。媽媽的話宛如一把利刃刺進葛索肚子裡,媽媽的聲音讓她有點頭暈反胃,雙腿不自覺發軟。普琳羅絲及時伸手攙住她,讓她站穩。

最佳賣點

最佳賣點 : 迪士尼全新原創外傳小說,解答邪惡背後的真相!
揭開葛索媽媽控制公主的真正目的!
真相隱藏在百年前的女巫傳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