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戰士4部曲星預兆之 IV: 月亮蹤跡 (暢銷紀念版) | 誠品線上

Warriors: Omen of the Stars 4: Sign of the Moon

作者 艾琳.杭特
出版社 知己圖書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貓戰士4部曲星預兆之 IV: 月亮蹤跡 (暢銷紀念版):,黑暗勢力迅速擴張!不祥的預言出現,三力量已不足以對付黑暗勢力……星兒們的末數已近,若想挑戰恆古不衰的黑暗勢力,

相關類別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黑暗勢力迅速擴張! 不祥的預言出現,三力量已不足以對付黑暗勢力…… 星兒們的末數已近,若想挑戰恆古不衰的黑暗勢力, 三力量必須成為四力量。 急水部落是貓族歷史中遺失的一環,是四族命運相連的鑰匙,三力量該如何在急水部落找到戰勝黑暗森林的方法? 松鴉羽突然感覺到身邊空氣的流動,有種熟悉到令他心痛的甜美味道在他四周縈繞。 「半月?」他喃喃低語。 他看不見白色母貓的身影,但他知道她就在身邊。她的鼻子輕觸他的耳朵,感覺像是一道閃電流竄全身。 「你選得很好。」她低聲道。 松鴉羽吞吞口水。「我不會忘記妳的。」他承諾道。 「我也會永遠想你。」半月回答。「自上次別離後,月升月落,我從沒有忘記過你。去吧,回到你的部族,找出第四力量。」 就在他小心攀下崖邊時,聽見半月的聲音在後面呼喚。 「松鴉翅,我會永遠等你。」 系列書特色: 1.首部曲講述冒險精神,二部曲描述愛情與親情的掙扎,三部曲則結合前兩部曲的特色,講述溫暖與黑暗,四部曲接續三部曲延續未完的情節,敘述貓族歷史,引爆更精采的傳說。五部曲揭開部族的起源與誕生。六部曲迎來失落的部族回歸。七部曲回到本心,遵從自己的道路。外傳系列則是對於貓戰士的正文故事起到了補充或完整作用。荒野手冊帶領讀者深入了解貓族歷史。 2.首部曲一出版即風靡校園,深獲老師、學生、家長爭相推薦,更獲得2009年台北縣國小滿天星閱讀計劃優良圖書推薦、2010年票選為嘉義家書。 3.文字簡潔、角色性格生動真實,故事節奏明快,充滿閱讀樂趣;恰好是銜接國小到國、高中培養青少年閱讀習慣的「橋樑讀物」。 4.不僅有高潮迭起的故事情節,各族還有代表圖騰,閱讀的同時引發對各部族的認同感。

商品規格

書名 / 貓戰士4部曲星預兆之 IV: 月亮蹤跡 (暢銷紀念版)
作者 / 艾琳.杭特
簡介 / 貓戰士4部曲星預兆之 IV: 月亮蹤跡 (暢銷紀念版):,黑暗勢力迅速擴張!不祥的預言出現,三力量已不足以對付黑暗勢力……星兒們的末數已近,若想挑戰恆古不衰的黑暗勢力,
出版社 / 知己圖書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9786267009673
ISBN10 / 626700967X
EAN / 9786267009673
誠品26碼 / 2682087205004
語言 / 中文 繁體
尺寸 / 21X14.8X1.7CM
裝訂 / 平裝
頁數 / 272
級別 /

最佳賣點

最佳賣點 : 不祥的預言出現,三力量已不足以對付黑暗勢力……

試閱文字

內文 : 序章

水聲隆隆從山頂傾瀉而下,粼粼發光的瀑布像水幕一樣遮住洞口。幽光滲入,陰影猶如柔軟的黑色羽翼堆積在洞穴深處。水幕旁,有兩隻小貓在一坨羽毛上面扭打,小虎斑母貓的淺色毛髮和小公貓的棕色毛髮在暗色的岩地裡交融到幾乎難以分辨。他們不斷拉扯羽毛,嘴裡興奮地尖叫。
洞穴後方有隻棕色的老虎斑公貓蜷伏在地道口。他瞇著眼睛,琥珀色眼珠緊盯著小貓,除了偶爾抽抽耳朵之外,身子幾乎動也不動。
小虎斑貓騰空躍起,揮爪想抓羽毛。她才抓到羽毛,跳回地面,她的哥哥就往她撲來,兩隻小貓翻來滾去,猛扯羽毛,露出尖細雪白的小牙齒。
「夠了!」旁邊傳出溫柔的聲音,一隻優雅的虎斑母貓站起身來,緩步走向小貓。「你們最好離水邊遠一點,還有松石,你為什麼不能像雲雀一樣跳高一點?如果要當狩獵貓,恐怕得再多練習一下。」
「我情願當護穴貓,」松石喵聲道。「我會打跑所有想入侵我們領地的壞貓。」
「你不行,我才行,」雲雀反駁道。「我一定會成為護穴貓和狩獵貓。」
「我們這裡不是這樣,」他們的母親開口道,同時回頭瞥了一眼,顯然她很清楚老貓正在陰暗處看著他們。「部落裡的每隻小貓都必須……」
她的話被小徑上傳來的腳步聲打斷,那條小徑可以通往瀑布後方,也能進入洞穴。從小徑上走出一隻肩膀很寬的灰貓,後面跟著他的巡邏隊。小貓們瞬間歡呼尖叫,朝他奔去。
「小心點!」他們的母親跟在後面,拿尾巴圈住小貓。「你們的父親剛巡邏完回來,一定累壞了。」
「我很好,溪兒。」灰色公貓親膩地朝她眨眨眼,快速舔舔她的耳朵。「今天的巡邏滿輕鬆的。」
「暴毛,我真搞不懂,這種話你也講得出來!」一隻黑色公貓突然插嘴,同時跳下崖壁小徑。「我們光是巡邏那條邊界就浪費好多時間,腳都磨破了,這到底是為了什麼?」
「為了和平與安定。」暴毛語調平和地回答。「我們不可能擺脫得了那些擅自闖入的貓兒,我們頂多只能希望自己保護得了領地。」
「這整片山都是我們的領地!」黑貓呸口道。
「別再說了,尖嗓。」一隻暗薑黃色的母貓喵聲道,她煩躁地抽抽尾巴。「暴毛說得沒錯,現在的情況和以前不一樣了。」
「可是我們安全嗎?」溪兒問道。她看了小貓們一眼,他們正在搶奪一小坨兔毛。
「我們目前還守得住大部分的邊界,」暴毛告訴溪兒,琥珀色眼睛裡有憂慮的神色。「不過我們在兩三處聞到了其他貓。岩石上也有散落的老鷹羽毛。他們又在偷我們的獵物了。」
薑黃色母貓聳聳肩。「我們也不能怎麼樣啊。」
「撲兒,我們不能就這樣善罷甘休,」暴毛喃喃低語。「不然他們會以為他們能為所欲為,如果現在就放棄,當初又何必設置邊界。我認為我們應該加派巡邏隊,隨時準備應戰。」
「加派巡邏隊?」尖嗓憤怒地甩著尾巴。
「這是很合理的……」
「不行!」陰影處突然傳來一個刺耳的聲音,嚇了暴毛一跳,這才看見那隻老虎斑貓站在離他一條尾巴遠的位置。
「尖石巫師!」他大聲地說。「我沒看見你在那裡。」
「顯然你是沒看見。」老貓的頸毛豎得筆直,眼裡有憤怒的神色。「不能再加派巡邏隊了,」他繼續說道。「部落裡的食物已經足夠,更何況雪快融了,馬上就會有更多獵物,不然也可以從鳥巢偷點蛋和雛鳥回來吃。」
暴毛看起來好像還有話要說,但他看見溪兒向他使眼色,搖頭示意,他只好心不甘情不願地朝尖石巫師垂下頭。「好吧。」
老貓趾高氣昂地走了。暴毛努力壓下性子,恢復頸毛的平順,然後轉過頭來對小貓們說:
「你們今天乖不乖?」
「他們都很乖,」溪兒告訴他,眼裡盡是溫柔。「雲雀愈來愈強壯結實了,松石的跳躍動作也做得非常好。」
「我們一直在狩獵。」雲雀用尾巴指指那坨髒兮兮的羽毛。「我抓到三隻老鷹!」
「才沒呢,」松石駁斥她。「要不是我宰掉一隻,他早就把妳抓走了!」
溪兒迎視暴毛。「看來我還是沒辦法讓他們兩個搞懂,當上半大貓後是得各司其職的。」
「他們現在還小,還不必決定,」暴毛才開口,就看見溪兒用尾巴朝尖石巫師的方向彈了一下,後者還沒走遠,仍然可以聽見他們的談話。他嘆口氣。「他們會懂的,」他低聲道,語調有點氣惱。「還有剩下的獵物嗎?我餓死了。」
溪兒帶暴毛往獵物堆走去,半大貓們和他們的導師也都往洞裡走,暴毛的小貓卻衝過去,攔住他們。
「跟我們說說外面的事情吧!」雲雀尖聲說道。「你們有抓到什麼獵物嗎?」
「我好想出去哦!」松石追加道。
其中一位半大貓回頭輕聲打斷:「你還太小,老鷹一口就吃掉你了。」
「不,才不會呢,我會跟他打。」松石大聲說道,蓬起全身棕毛。
那個見習生輕聲一笑。「我倒是想看看!不過你還是等到你八個月大的時候再說吧。」
「哼,老鼠屎!」
尖石巫師站著看半大貓們和小貓嬉鬧,過了一會兒,才轉身往地道走去。當他快走到時,一隻灰棕色的母貓站起來,緩步朝他走來。
「尖石巫師,我必須跟你談一下。」
老虎斑貓瞪著她看。「飛鳥,妳又不是知道,我該說的都已經說了。」
飛鳥沒有回答,還是等在那裡,老貓最後長嘆一聲。「好吧,妳來吧,不過妳別以為我會給妳什麼不同的答案。」
尖石巫師帶頭走進第二條地道,飛鳥跟隨在後。後方的小貓嬉鬧聲漸漸隱沒,取而代之的是規律的水滴聲。
這條地道所通往的洞穴比前面那個洞穴來得小。地上有尖錐狀的石柱嶙峋突起,洞頂也有尖石垂掛而下,有些尖石甚至上下相連。兩隻貓兒彷彿穿梭在一座石森林裡。水從尖石和穴壁上方涓流而下,在地上形成一畦畦的水塘,灰濛濛的幽光透過洞頂參差不齊的縫隙滲了進來,反照水面。一切靜悄悄的,只有水滴聲,連遠處瀑布的隆隆水聲都變得低沉。
尖石巫師轉身面向飛鳥。「有什麼事?」
「我們以前就談過這問題,你自己也知道你早該選出繼任者了。」
老貓不屑地哼了一聲。「還有的是時間。」
「不要再用這個理由搪塞我,」飛鳥道。「我母親是你妹妹,所以我很清楚你的歲數。
你是部落以前的巫師,也就是上一任尖石巫師從那窩小貓裡挑出來的,我知道你對部落貢獻良多,但你不可能永遠霸佔著這個位置。你早晚會被殺無盡部落召喚回去。所以必須盡快選出下一任尖石巫師才行!」
「有什麼好選的?」老貓粗嘎地回嗆,飛鳥身子一縮,尖石巫師繼續說道:「選出來好讓這個部落世世代代在這些亂石堆裡茍延殘喘嗎?」
飛鳥回答時,聲音帶著顫抖驚懼。「這裡是我們的家!我們比誰都有權利住在這裡!我們擊退過那些入侵者,記得嗎?」她悄悄走近尖石巫師,哀求地伸出一隻腳掌。「你怎麼可以違背祖靈,不好好保護祂們所草創的這一切?」
尖石巫師別過頭去。他的眼裡有某種閃爍,這使得飛鳥警覺到他其實沒對她說實話。
就在這時,彎彎的月牙兒從雲朵後方探出頭來,月光從穴頂洞口斜射而入,灑在一池水塘上,水色瞬間銀白。尖石巫師凝視水面。
「今天是新月之夜,」他低聲說道。「今晚殺無盡部落會透過水裡的光影和我溝通。好吧,飛鳥,我答應妳我會看看今晚有什麼預兆。」
「謝謝你,」飛鳥低語道。她用尾尖輕柔地觸碰尖石巫師,然後悄悄走出洞穴。「祝你好運。」消失在洞口前的她這樣說道。
等她走了,尖石巫師才走近水塘邊,低頭看進水裡,抬掌往水面用力一拍,水上光影碎散搖曳,消失無蹤。「我再也不要聽祢們的鬼話了!」他咬著牙,一個字一個字狠狠地說。「我們那麼信任殺無盡部落,可是當我們最需要祢們的時候,祢們卻棄我們而去。」
他轉身離開那座水塘,在尖石林之間來回踱步,爪子在粗糙的穴地摩擦。「我討厭我們的部落變成這樣!」他咆哮道。「我討厭我們必須按照部族貓的方式做事。為什麼我們不能靠自己的方法活下來?」他在穴頂的岩縫下方停住腳步,抬頭望向新月,目光灼熱。「如果我們註定失敗,當初為什麼帶我們來這裡?」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