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戰士3部曲三力量之III: 驅逐之戰 (暢銷紀念版) | 誠品線上

Warriors Power of Three 3: Outcast

作者 艾琳.杭特
出版社 知己圖書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貓戰士3部曲三力量之III: 驅逐之戰 (暢銷紀念版):,殺無盡部落的秘密即將揭曉?!獅掌與松鴉掌是否會迷失於自身力量......急水部落遭遇到入侵危機,他們向雷族尋求援助,

相關類別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殺無盡部落的秘密即將揭曉?! 獅掌與松鴉掌是否會迷失於自身力量...... 急水部落遭遇到入侵危機,他們向雷族尋求援助,但雷族也自顧不暇地擔憂四族邊界的紛爭。 要怎麼做才能使急水部落再過和平生活? 尖石巫師又開始說話了。「想開戰的請到洞的那一頭,」他揮揮尾巴。「至於想離開這裡的,請到這一頭。千萬記住,急水部落的未來就掌握在你們自己手中。」 「希望他們還有未來。」獅掌低聲道。 但等了一會兒,都沒有貓兒移動腳步。冬青掌心想這些部落貓一定是搞不懂尖石巫師到底要他們做什麼。這時她看見那隻瘦巴巴的白色老貓暴雲,對著另一隻有斑點的棕色公貓咕噥道。 「你認為呢?雨兒?」暴雲問他。「要開戰還是離開這裡?」 老公貓嫌惡地冷哼一聲。「我不喜歡開戰,但我太老了,沒有力氣逃離這裡。」 松鴉掌著迷於預言所允諾的力量,他相信力量的謎底就藏在遠古的歲月,以及常潛入他夢裡的古老貓身上。 三隻貓知道唯有山裡隱藏著他們急於尋找的答案...... 全系列榮譽: ◆全球銷售突破30,000,000萬本。 ◆全美銷售突破700萬本。 ◆在台銷售突破120萬本。 ◆美國亞馬遜書店五顆星評價。 ◆每集銷售上市便攻上紐約時報排行榜第一名,榜上盤據總時間超過121週。 ◆版權銷售日、韓、法、德、俄等16國。 系列書特色: 1.首部曲講述冒險精神,二部曲描述愛情與親情的掙扎,三部曲則結合前兩部曲的特色,講述溫暖與黑暗,四部曲接續三部曲延續未完的情節,敘述貓族歷史,引爆更精采的傳說。五部曲揭開部族的起源與誕生。六部曲迎來失落的部族回歸。七部曲回到本心,遵從自己的道路。外傳系列則是對於貓戰士的正文故事起到了補充或完整作用。荒野手冊帶領讀者深入了解貓族歷史。 2.首部曲一出版即風靡校園,深獲老師、學生、家長爭相推薦,更獲得2009年台北縣國小滿天星閱讀計劃優良圖書推薦、2010年票選為嘉義家書。 3.文字簡潔、角色性格生動真實,故事節奏明快,充滿閱讀樂趣;恰好是銜接國小到國、高中培養青少年閱讀習慣的「橋樑讀物」。 4.不僅有高潮迭起的故事情節,各族還有代表圖騰,閱讀的同時引發對各部族的認同感。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艾琳.杭特 艾琳.杭特 (Erin Hunter) 知名暢銷奇幻小說《貓戰士》系列的作家。而其實,艾琳.杭特是多位作家共筆的筆名,最初有負責統一故事線的編輯維多利亞.霍姆斯(Victoria Holmes)、資深童書作家凱特.卡里(Kate Cary)與基立.鮑德卓(Cherith Baldry),而後陸續加入圖伊.蘇斯蘭(Tui Sutherland)、吉琳恩.菲利浦(Gillian Philip)、茵芭莉.伊西爾斯(Inbali Iserles)、蘿西.貝斯特(Rosie Best)。 隨著2017年和2020年維多利亞和吉琳恩分別離開團隊,現在的艾琳.杭特由剩餘四位作家組成。 艾琳.杭特開創的奇幻世界深受全世界孩童喜愛,作家群都是愛護貓狗動物的人們,在他們的想像世界中,動物與人類無異,也有著與人類相仿的煩惱與感受。 熱銷作品:《貓戰士》、《狗勇士》 迪特.霍爾 迪特.霍爾 (Dieter Hörl) 德國插畫家。 高子梅 高子梅 東吳大學英文系畢業,曾任華威葛瑞廣告公司AE及智威湯遜廣告公司業務經理和總監,現為專職譯者。譯作有《貓戰士》、《移動城市》、《游牧人生》等書。

商品規格

書名 / 貓戰士3部曲三力量之III: 驅逐之戰 (暢銷紀念版)
作者 / 艾琳.杭特
簡介 / 貓戰士3部曲三力量之III: 驅逐之戰 (暢銷紀念版):,殺無盡部落的秘密即將揭曉?!獅掌與松鴉掌是否會迷失於自身力量......急水部落遭遇到入侵危機,他們向雷族尋求援助,
出版社 / 知己圖書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9786267009246
ISBN10 / 6267009246
EAN / 9786267009246
誠品26碼 / 2682060281001
尺寸 / 21X14.8X1.8CM
語言 / 中文 繁體
級別 /
裝訂 / 平裝
頁數 / 288

最佳賣點

最佳賣點 : 殺無盡部落的秘密即將揭曉?!

試閱文字

自序 : 關於第三部:你最想知道的問題──艾琳‧杭特 解答篇

問:松鼠飛為何選擇棘爪?棘爪的父親再怎麼說還是虎星啊。
答:但棘爪的母親是金花,她可是一隻和藹、聰慧又備受尊敬的貓后啊!何況,我們不會拿父母當標準來選朋友。棘爪有許多正面的特質──就跟虎星一樣,如果你留心去看的話。他勇敢、忠誠、聰明、英俊(!),最重要的是,他尊敬松鼠飛,肯讓她犯錯。灰毛很愛松鼠飛,但他的過度保護使她厭煩,因為松鼠飛很清楚,經過了尋找午夜的那段旅程,她可以應付最困難的情況。松鼠飛必須非常努力,才能把棘爪父親的事拋在腦後,但她決定以棘爪的行為而非他的祖先來評斷他。她是公正且忠誠的貓,即使心存懷疑也堅守自己的決定。

問:雷族裡的誰幫鷹霜設法殺掉火星呢?
答:繼續看第三部〈三力量〉吧──你到時候就知道了!

問:你為什麼決定要讓灰紋回來?
答:我向來有意讓灰紋回來,因為我想知道如果有隻貓被認定死亡後又活生生地出現會怎麼樣,尤其另外有隻貓取代了他副族長的地位!我也好奇地想看看跟兩腳獸一起生活對族貓有何影響。有時候聽讀者說我們對兩腳獸很壞,因為一大堆貓都從他們那邊逃開,跑進樹林去住。所以我想呈現出寵物貓的生活也可以是有趣又幸福的。如果你看過漫畫版關於灰紋的故事,你就會知道灰紋的主人是什麼樣子……

問:下面三隻小貓裡,你們最喜歡哪一隻:冬青掌、松鴉掌、獅掌?
答:我一說就會洩漏以後的故事情節耶!但我知道凱特和基立喜歡寫松鴉掌的角色,因為松鴉掌不怕說出自己的想法,而他的想法經常挑戰其他貓兒的信仰。給有抱負的作家一個小建議:角色愈寫會愈有意思!如果你發現自己偏愛某個角色,或對描寫角色感到厭煩,回頭去替他們添一句氣沖沖的台詞,或加一段轟動的動作戲吧。你會發現他們立刻又開始綻放光彩喔。

問:莓掌為什麼還不是戰士?松鼠飛和棘爪的關係一定至少花了一個月才有進展,然後松鼠飛會發現她懷孕了,她的孩子要數月後才會出生,到那時莓掌應該已經當了一陣子的實習生了,然後獅掌、冬青掌、松鴉掌需要六個月,這樣他應該有足夠時間當戰士啊!
答:別忘了莓掌發生過掉進狐狸陷阱的意外,那次意外讓他斷了尾巴尖端,這使他的訓練延遲了一個月。實習生也不見得都在滿十二個月後就成為戰士:戰士命名儀式必須等到他們把戰士守則和戰鬥技巧的每個層面都學會,而這個過程可能因為一些小事如惡劣天氣、導師生病或忙碌,甚至他們受到處罰而拖延。你也知道莓掌淘氣起來有多誇張──他一定要花上一段時間去打掃長老床舖的啦!

問:鷹霜死的時候,有沒有跟虎星一起進入黑暗森林呢?那裡除了虎星、暗紋和碎星之外還有沒有其他貓?還有如果棘爪是在夢裡被虎星攻擊,那為什麼會流血?
答:對,鷹霜死時,加入虎星進了黑暗森林,所有死後不配進入星族的貓兒都會去那裡。那地方沒有光,是一片孤土,而且跟星族的轄區有某種程度上的關聯,但絕不是隨便走走就能從一邊到另一邊的。那裡有其他的貓──碎星就是一例──但因為每隻貓都應該獨自在這個陰暗又沒獵物的地方走動,所以我們看不到他們。虎星和鷹霜能夠並肩而走,一來因為他們是父子,二來也因為虎星總是違反規則!棘爪會流血的原因有點小神祕,旨在讓你好奇這種夢境有多真實,以及虎星是否仍能傷害真實生活裡的貓。

試閱文字

內文 : 序章

「小偷!這裡是我們的領地。」一隻灰色公貓啐口罵道。他頸毛倒豎,嘴唇後縮,發出怒斥咆哮聲,目光掃過那群正蹲伏在陡峭小路上的貓兒,他們的利爪出鞘,眼睛因飢餓而發亮,其中一隻母貓嘴裡還叼著一隻兔子屍體。「這塊領地是我們的,獵物也是。」
一隻銀色虎斑貓傲慢地瞪著對方。「如果這是你們的領地,為什麼沒有任何邊界記號?所以說這裡的獵物是大家的。」
「你在睜眼說瞎話!」一隻黑色母貓往灰色公貓貼近,並肩而立,急甩尾巴。「還不快滾開!」卻又從牙縫裡低語說:「鷹崖,我們不能跟他們正面衝突,別忘了上次的教訓。」
「我知道,無星之夜。」灰色公貓答道。
「可是我們能怎麼辦?」
一隻體型巨大的棕色公虎斑貓擠到鷹崖身邊,發出嘶聲怒吼。「只要你們敢越雷池一步,我們就撕爛你們。」他咆哮道。
鷹崖用尾尖輕觸他的肩膀。「冷靜點,鷹爪,」他發聲警告。「我們最好別開戰。」
更多貓兒出現在小徑彎道,將銀色虎斑貓身後的狹窄空間擠得水洩不通。
「陡徑,」鷹崖彈彈耳朵,指示一隻小型虎斑公貓走過來。「快回去洞穴,通報入侵者又回來了。」
「可是……」陡徑顯然不想離開他的同伴,尤其對方數量遠超過他們。
「現在就去!」鷹崖厲聲命令。
陡徑趕緊轉身,朝小徑上方跑去。
太陽正要西下,累累岩石被夕陽餘暉染上血色紅霞,在崎嶇山路上投下長長的陰影。遠處流水淙淙,劃破寧靜,天際蒼穹,老鷹長嘯一聲。
「這是我們可以容忍的最後底線,」鷹崖喵聲說道。「請你們現在就離開,到別的地方去狩獵。」
「要單挑嗎?」銀色虎斑貓忿忿地說。
「你們要是再繼續逗留,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鷹爪嘶聲說道。
鷹崖的巡邏隊在他身後一字排開,擋住去路。但入侵者也不是省油的燈,他們開始散開,攀上兩旁的大圓石。鷹崖蹲伏下來,繃緊全身肌肉。必要時,他會開戰,即便上次經驗慘痛。
「等一下!」
一隻虎斑公貓從鷹崖的巡邏隊裡走了出來,站在入侵者面前。雖然他鼻頰的毛因老邁而變得灰白,但肌肉還是結實有力,頭抬得高高的。
「我是急水部落的巫師,我叫尖石巫師。」他抬高音量,嘶啞的聲音迴盪在岩間。「這裡是我們的領地,我們不歡迎你們。」
「領地要靠捍衛才能擁有。」銀色虎斑貓駁斥道。
「別忘了上次溪水結冰之前,我們是怎麼趕走你們的?」尖石巫師大吼著,「除非你們自願離開,否則別怪我們再次動手。」
銀色虎斑貓瞇起眼睛。「趕走我們?我記得好像不是這樣吧。」
「當初是我們自願離開的,」一隻蹲坐在大圓石上的棕白色母貓補充道。「我們找到一個好地方度過枯葉季,那裡有更多的獵物。」
「但現在我們決定回來。」虎斑公貓甩著尾巴。「憑你們?骨瘦如柴的,身上都是跳蚤,也想攔阻我們?」他的爪子在石頭上霍霍磨著。
「急水部落向來以山為家,」尖石巫師喵聲說。「我們……」
但話還沒說完,就被淹沒在一片尖聲嘶吼中,原來那隻棕白色母貓突然從大圓石跳了下來,撲向無星之夜,鋒利的爪子緊緊掐住對方肩膀。虎斑公貓也發出可怕嘶吼,身子撲向鷹崖。鷹崖在地上滾了幾圈,爪子緊緊抓住攻擊者,空氣裡瞬間充斥貓兒廝殺打鬥的聲響。
蒼穹之外,殺無盡部落只能無奈觀戰。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