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巧克力命案 | 誠品線上

The Poisoned Chocolates Case

作者 Berkeley, Anthony
出版社 遠流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毒巧克力命案:,一案多破的奇特佈局六個自成一格的完美推理造就一部偵探小說史上最驚人詭巧的故事!一位先生在他經常流連的私人俱樂部,得到一盒別人寄給他朋友的巧克力,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一案多破的奇特佈局六個自成一格的完美推理造就一部偵探小說史上最驚人詭巧的故事! 一位先生在他經常流連的私人俱樂部,得到一盒別人寄給他朋友的巧克力,他帶回家之後,他的太太吃了巧克力卻被毒死了(包著酒的巧克力?被巧妙的換了毒藥)。這是誰下的手?為了什麼?目標是要謀殺那位收到包裹的朋友,或者是死者的先生,還是死者她本人?受害人之死是意外的牽連,還是蓄意的規畫?又如何可能規畫?警方偵辦這個奇特的案件,立刻陷入了膠著,毫無線索與頭緒,不得不求助於一個由各種愛好推理藝術人士組成的業餘社團「犯罪圈」(Crime Circle)來幫助查案,不料其中六位推理小說迷竟分別找出六個完美的推理結論來;六個不同結論都能有效解釋案情,也就是都能合邏輯地「破案」,但事實真相只能有一個,哪一個推理才是真相?或者都不是,事實另有面貌? 警方發現包裝盒上層的巧克力含毒,每顆剛好都內含六米尼姆的硝化苯,下層則完全無摻入危害人體的物質…… 安東尼.柏克萊曾經在一篇文章中說:「我個人相信,簡單純粹的犯罪解謎,完全仰賴情節設計而不擅角色塑造、行文風格、甚至是幽默感的小說時日,已經落在審判者的手中。偵探小說已經來到一個階段,未來偵探或犯罪的小說,吸引讀者興趣的,心理層面將超過數學成分。」歷史後來的發展,的確一如他所預見與所預言,這也讓我們再次看到安東尼.柏克萊廣受推理士林推崇的另一個原因:他總是能洞見許多當時並不明顯的事物。 從一九三零年到一九三九年,柏克萊一直是個罕見的「二刀流」創作者,白天寫佈局奇詭的正統推理小說,晚上寫內心難測的犯罪心理小說,兩者都躋身該類型的巔峰,都是該類型?屈指可數的重量級人物,這不能不算是創作史上一個奇蹟。而《毒巧克力命案》,正是安東尼.柏克萊在古典推理類型中最具代表性的作品,也是一切「數學式」推理小說的登峰造極之作。這還是柏克萊的「數學時期」,他那句出名的「心理層面將超過數學成分」的預言則還要晚一年才會說出。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安東尼‧柏克萊(Berkeley.Anthony)英國新聞工作者、推理作家、評論家。柏克萊生於英國哈特福郡,就讀於牛津大學,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曾入伍從軍。一九二八年和當時一些英國推理作家創立了「偵探俱樂部」(Detection Club),致力於追尋保存前人經典推理故事。 柏克萊的筆調冷峻幽默,筆下兩位「犯罪圈」的成員區特威克和羅傑.薛靈漢參與各種案件的偵查,彷如作者的代言人。他經常從當事人的角度描寫犯罪過程,以嘲諷夾雜寫實的敘述,讓讀者逐步參與犯罪者的行動。柏克萊的作品也曾搬上銀幕,除了《裁判有誤》一書曾改編為電影 Flight from Destiny,另一部作品 Before the Fact 更被懸疑大師希區考克改編為不朽經典《深閨疑雲》(Suspicion,1941)。重要作品:《The Poisoned Chocolates Case》(1929) 、《Malice Aforethought》(1931)、《Before the Fact》(1932) 、《Trial and Error》(1937)。 ■譯者簡介 賴文珍台中市人,台灣大學國貿系畢,美國Golden Gate University藝術行政管理碩士。現任專業譯者,並從事散文創作,為「阿盛寫作私淑班」成員。

商品規格

書名 / 毒巧克力命案
作者 / Berkeley, Anthony
簡介 / 毒巧克力命案:,一案多破的奇特佈局六個自成一格的完美推理造就一部偵探小說史上最驚人詭巧的故事!一位先生在他經常流連的私人俱樂部,得到一盒別人寄給他朋友的巧克力,
出版社 / 遠流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573261230
ISBN10 / 9573261235
EAN / 9789573261230
誠品26碼 / 2680308222007
裝訂 / 平裝
頁數 / 288
語言 / 中文 繁體
級別 /
開數 / 25K
尺寸 /

試閱文字

《毒巧克力命案》導讀 : 從數學到心理



也真是無巧不成書,我剛寫完的《禮諾謀殺案》( The Rynox Murder Mystery, 1930)的介紹文字裏頭,文末有感於推理小說的歷史更迭,注重機關裝置的本格派如何逐步向注重心理互動的社會派犯罪小說「傾斜」。我順著文勢引出一位推理小說「先知式」的人物,也就恰巧引述到今天要介紹的小說作者安東尼.柏克萊(Anthony Berkeley, 1893-1971);他在一九三○年,也就是《禮諾謀殺案》出版的同一年,就曾經在一篇文章中說:「我個人相信,簡單純粹的犯罪解謎,完全仰賴情節設計而不擅角色塑造、行文風格、甚至是幽默感的小說時日,已經落在審判者的手中。偵探小說已經來到一個階段,未來偵探或犯罪的小說,吸引讀者興趣的,心理層面將超過數學成分。」



這句話當然洞悉了時代變革的徵兆,自此之後,「心理層面將超過數學成分」的冷硬派犯罪小說逐步發展,在美國終成大器,粲然大備而為盛極一時的「次文類」。歷史後來的發展,的確一如柏克萊所預見與所預言,這也讓我們再次看到安東尼.柏克萊廣受推理士林推崇的另一個原因:他總是能洞見許多當時並不明顯的事物。



可是考究安東尼.柏克萊的創作生涯,我們其實又看出這段話也是他的夫子自道,他不僅預言世界的演化進程,某種程度他也預先招供了自己未來的「創作方向」。



柏克萊自一九二二年開始從事推理小說創作,初期以短篇小說為主,一九二五年有了第一本長篇小說《萊登庭神祕事件》(The Layton Court Mystery),也帶來了他的第一位偵探主人翁羅傑.薛靈漢(Roger Sheringham)的出場;雖然他的業餘偵探薛靈漢的設計帶有一點嘲弄讀者的意圖,但他的初期小說成就完全是屬於黃金時代的本格派古典正統推理的。到了他推出第五部長篇小說《毒巧克力命案》(The Poisoned Chocolates Case, 1929)時,作品的經典地位以及他個人的大師地位大概已經確立。《毒巧克力命案》曾被推理小說評論史家朱利安.西蒙斯(Julian Symons)譽為「偵探小說歷史上一個最驚人詭巧的故事」(one of the most stunning trick stories in the history of detective fiction),幾乎是把它擺在「奇案設計」最高峰的位置。



可能正是因為這個「高處不勝寒」的位置,讓柏克萊提早看見古典推理這個小說類型的侷限;一九三○年他說出上述那句知名的預言來,他自己在一九三一年就使用了另一個筆名法蘭西斯.艾爾士(Francis Iles),並在兩年間創造出兩部推理史上極其獨特不凡的犯罪小說作品,帶領了新時代的風騷,並且把推理小說從本格派一舉推向天秤的另一端。也就是說,他不只是預言了歷史的走向,還親身參加了革命,使他自己的預言成了真。



這兩部歷史演化轉折的經典之作,一部叫做《惡意預謀》(Malice Aforethought, 1931),另一部叫做《事實之前》(Before the Fact, 1932),從推理小說的獨創性來說,兩部小說都有崇高的歷史地位,很多書單都把《惡意預謀》列入史上「十大推理小說」,可以想見它的地位。《惡意預謀》以加害人的眼光來敘述,《事實之前》則從被害人的視野來敘述,兩者皆非傳統的偵探解謎之作,心理的起伏與外在世界的意外,才是小說前進的懸疑主軸,在艾爾士的細膩描寫與精采佈局之下,小說的閱讀樂趣到達前所未有的境界。




從作家到貴人



但當安東尼.柏克萊化身法蘭西斯.艾爾士之際,柏克萊的古典推理創作並沒有停頓,他繼續以柏克萊的筆名寫出一部又一部本格派推理傑作,包括上次【謀殺專門店】系列裏介紹過的《裁判有誤》(Trial and Error, 1937)在內。也就是說,從一九三○年到一九三九年(柏克萊與艾爾士停止小說創作之年)之間,他一直是個罕見的「二刀流」創作者,白天寫佈局奇詭的正統推理小說,晚上寫內心難測的犯罪心理小說,兩者都躋身該類型的巔峰,都是該類型裏屈指可數的重量級人物,這不能不算是創作史上一個奇蹟了。



今天要介紹的《毒巧克力命案》,正是安東尼.柏克萊在古典推理類型中最具代表性的作品,也是一切「數學式」推理小說的登峰造極之作。這還是柏克萊的「數學時期」,他那句出名的「心理層面將超過數學成分」的預言則還要晚一年才會說出。



故事一開始,一位先生在他經常流連的私人俱樂部裏,得到一盒別人寄給他朋友的巧克力(朋友收到包裹隨手轉贈給他),他帶回家之後,他的太太吃了巧克力卻被毒死了(包著酒的巧克力裏被巧妙的換了毒藥)。這是誰下的手?為了什麼?目標是要謀殺那位收到包裹的朋友,或者是死者的先生,還是死者她本人?受害人之死是意外的牽連,還是蓄意的規畫?又如何可能規畫?你怎麼知道收件人會把巧克力轉贈「特定的」別人?警方偵辦這個奇特的案件,立刻陷入了膠著,毫無線索與頭緒,不得不求助於一個由各種愛好推理藝術人士組成的業餘社團「犯罪圈」(Crime Circle)來幫助查案,不料其中六位推理小說迷竟分別找出六個完美的推理結論來;六個不同結論都能有效解釋案情,也就是都能合邏輯地「破案」,但事實真相只能有一個,哪一個推理才是真相?或者都不是,事實另有面貌?這可能是歷史上最奇妙的偵探小說,一個案子不是被破了一次,而是破案了六次,還有第七次,因為到了最後,作者還要你從六次答案中再破一次(某個答案或以上皆非)。這個滑稽突梯的結尾,又不乏深意,有點像是推理小說史上另一個名作《褚蘭特最後一案》(Trent's Last Case, 1913)。



《毒巧克力命案》裏兩位業餘偵探分別也在安東尼.柏克萊的其他古典推理小說中扮演破案重任,在這裏是唯一共同出現並合破奇案的角色。這兩位書中的偵探,一位叫羅傑.薛靈漢,另一位叫安布洛茲.區特威克(Ambrose Chitterwick);性格形貌各異,各具獨特風格,但都是「犯罪圈」的成員。有趣的是,在真實世界裏,安東尼.柏克萊也在一九二八年創立一個叫「偵探俱樂部」(Detection Club)的社團組織,聚集英國推理小說的各界名流,共同為追尋並保存推理小說經典而努力。



一九三九年,安東尼.柏克萊四十六歲那年,他突然繼承了家族的巨額遺產,變成了億萬富翁,從此停止了他豐沛的推理小說寫作;他停止小說寫作,其實已無損於他在歷史上的經典地位。但他從此改事比較沒有好報酬的評論工作,留下許多膾炙人口也改變世俗觀點評價的推理小說評論,直到一九七○年他死前一年才停止。他提拔了許多後進的推理小說家如露絲.藍黛兒(Ruth Rendell, 1930- )與詹姆士女士(P. D. James, 1920- ),使她們的才華被世人注意;而他自己,也另外發表許多指出創作發展方向的觀察與言論。安東尼.柏克萊本來是個才情洋溢的作家,當他成名獲利,退出千里馬的創作工作時,自己卻成了其他作家的貴人,成為識馬的伯樂,這種氣度與多才多藝在歷史上是不多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