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鬥之歌! 天使國度的塵封殺意 | 誠品線上

闘う君の唄を

作者 中山七里
出版社 瑞昇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戰鬥之歌! 天使國度的塵封殺意:一首中島美雪的「FiGHT!」引發中山七里的靈感,提筆向毀滅天使國度的怪獸與惡魔們宣戰!懸疑中滿滿愛與勇氣!黑中山迷也好、白中山迷也好,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一首中島美雪的「FiGHT!」引發中山七里的靈感,提筆向毀滅天使國度的怪獸與惡魔們宣戰!懸疑中滿滿愛與勇氣!黑中山迷也好、白中山迷也好,本書絕對不負眾望!知名推理作家提子墨、哲儀、主兒聯合推薦!「作者從表象平靜的水面,緩緩探索隱藏於水面下暗潮洶湧的漩渦,令人讀得非常過癮!」──提子墨(第四屆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決選入圍作家、博客來推理藏書閣書評人、近作《水眼:微笑藥師探案系列》)「是一篇兼具謎團解決娛樂以及反思人性困境的精彩作品,值得一讀。」──哲儀(台灣推理作家協會理事/近作《人偶輓歌》)「中山七里再次以明快的敘事與戲劇性轉折引領讀者投入故事……你,準備好熱血沸騰了嗎?」──主兒(推理作家/《哎喲!這具屍體只有六十分》作者)人生就是殘酷戰場,誤解、霸凌、失去自信……有時敵人是他們,有時敵人是自己,每個人心中都該有一首Fight Song!!15年來,埼玉縣秩父郡神室幼稚園籠罩在三宗殺童事件的陰影之下……以新任教師身分前往該幼稚園任教的喜多嶋凜,有著初生之犢不畏虎的勇氣,總是果敢推翻怪獸家長們的要求,實踐自己的理想教育方針。起初遭到強力排斥,她仍咬牙苦撐堅持到底,漸漸地,她的熱情感染了大家,贏得周遭的信賴,卻在這時,渡瀨警官的出現,讓塵封的真相逐步逼近……

各界推薦

各界推薦 「這是一部關於怪獸與惡魔們如何毀滅天使國度的懸疑之作,讀者在閱讀的過程中,將隨著中山七里老師細膩的筆觸引領,從天真無邪、童言童語的孩童世界,一下子被拉進藏污納垢的罪惡深淵之中!一座遠離塵囂的私立幼稚園,原本應該是學童們學習生活教育的淨土,卻在怪獸家長們恣意干預校政,與園長視教育為商業交易及客製化商品後,熱血的幼教老師們頓時成了迎合客戶滿意度的傀儡,一幕幕如現實社會縮影的勾心鬥角,在純真的天使之地醜惡地上演著,扭曲的人性與價值觀一一浮現,並且牽引出多年前三起女童連續謀殺案的謎團。作者從表象平靜的水面,緩緩探索隱藏於水面下暗潮洶湧的漩渦,令人讀得非常過癮!」--提子墨(第四屆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決選入圍作家、博客來推理藏書閣書評人、近作《水眼:微笑藥師探案系列》)「從一位新任職的幼稚園老師為視角的出發,以教育的熱忱與觀念偏頗的家長們對抗。天真無邪的幼童、明哲保身的教職同儕,藉由故事中主角經歷過一次次的事件後,點出了許多教育本質上的謬誤並且讓人重新對家庭與學校教育核心的省思。在逐漸克服、討論解決眼前的困境後,十多年前的殺童案件與主角本身的心路歷程糾葛,種種的謎團與爭議透過作者細膩的描述和故事安排下,更增添閱讀過程的期待性。是一篇兼具謎團解決娛樂以及反思人性困境的精彩作品,值得一讀。」--哲儀(台灣推理作家協會理事/近作《人偶輓歌》)「中山七里再次以明快的敘事與戲劇性轉折引領讀者投入故事,隨菜鳥老師衝撞教育體制,對抗功利主義的家長、姑息養奸的上司及自身的軟弱,並跨越一道比一道更高的牆垣。你,準備好熱血沸騰了嗎?」--主兒(推理作家/《哎喲!這具屍體只有六十分》作者)【日本讀者閱後好評力推!】「果然還是我認識的中山七里!作者的作品我大多都有讀過了,本書的登場人物很人性化,而且很有魅力。書中舞台是幼稚園,這點真的非常新鮮。期待下本作品。」 「忍不住想為凜老師聲援!本書的構想來自中島美雪的「ファイト!(Fight!)」一曲。主角凜老師在書中面臨了四面楚歌,不斷被眾人圍剿的窘境。一想到她前途乖舛的人生,忍不住想為她聲援了起來。」「一件案子裡會有被害人和加害人,而他們各自的家人都會不由自主地被捲進去。讀完以後,內心有種複雜的情緒無法釋懷。」--步「雖是以推理的角度來看這本書,但看著一個幼教老師努力對抗惹人厭的家長,進而逐漸有所成長的故事也頗為有趣。渡瀨刑警好像也有出現在別本作品裡吧。」--藍貓「小說後半段的展開出乎意料,雖然大概有想過犯人是誰。很喜歡冷靜的舞子老師。」--Kumagoro「本以為是新任幼教老師的奮鬥記,但故事在進展中一瞬丕變,直接面對令人悲慟的現實。令我想起書名的那一首歌,那正是唱給凜老師的聲援歌曲呀。」--7213mama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中山七里 (Shichiri Nakayama)一九六一年出生於岐阜縣。二○○九年以《再見,德布西》榮獲第八屆「這本推理小說了不起!」大獎。創作題材廣泛,不但橫跨音樂推理、陰暗人性、社會正義,更以勇於接受編輯出題與各種挑戰而聞名。著有《連續殺人鬼青蛙男》、《贖罪奏鳴曲》、《開膛手傑克的告白》、《七色之毒》、《START!》、《永遠的蕭邦》、《五張面具的微笑》、《泰米斯之劍》、《嘲笑的淑女》、《追憶夜想曲》、《阿波羅的嘲笑》(暫譯)、《月光的烙印》(暫譯)、《總理分身男》(暫譯)、《魔笛手誘拐魔》(暫譯)等多部作品。■譯者簡介林美琪在出版界工作多年,現為專職譯者。對翻譯工作一往情深,享受每一趟異國文字之旅,快樂筆耕。譯有中山七里推理系列作:《開膛手傑克的告白》、《七色之毒》、《五張面具的微笑》、《連續殺人鬼青蛙男》、《Start!》《永遠的蕭邦》等(瑞昇文化出版)另有生活類譯作:《從瀑布修行到戀愛成就》、《父母老後為什麼總是那麼固執?》、《當代建築大師提案哲學與智慧》、《40歲起,簡單過生活》等。聯絡E-mail : mickeylin1966@yahoo.com.tw

產品目錄

產品目錄 一 緊握戰鬥出場通知 二 握拳,指甲掐入掌心 三 輸贏還不知道 四 我的敵人是我自己 五 冷水中顫抖著力爭上游

商品規格

書名 / 戰鬥之歌! 天使國度的塵封殺意
作者 / 中山七里
簡介 / 戰鬥之歌! 天使國度的塵封殺意:一首中島美雪的「FiGHT!」引發中山七里的靈感,提筆向毀滅天使國度的怪獸與惡魔們宣戰!懸疑中滿滿愛與勇氣!黑中山迷也好、白中山迷也好,
出版社 / 瑞昇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864011636
ISBN10 / 9864011634
EAN / 9789864011636
誠品26碼 / 2681439092002
開數 / 25K
裝訂 / 平裝
頁數 / 336
語言 / 中文 繁體
級別 /

試閱文字

內文 : 暑假才過了將近一半,神室幼稚園便著手準備秋季活動了。
首先是九月的遊藝會,然後是十月的運動會,各安排兩週左右的練習時間。當然,讓小朋友能在當天發揮實力是主要目的,但透過練習,讓小朋友學習到完成一件事情的喜悅與感動,也是年度指導計畫中擬定的目標之一。
「可是啊,這個指導計畫,和三年前提出來的一點都沒變呢。」
茉莉香用手指彈著年度指導計畫書摘要,說:「過了三年,教育的潮流啦、家長的傾向全都變了,按理說,應該每一年都更新才對,卻是每次都拿一樣的東西出來。」
「茉莉香老師!」
坐在對面的池波用食指立在嘴唇上。
「就算在職員室,也不能隨便說這種事,就算能說,苿莉香老師,妳的嗓門也太大了。」
「這個年度指導計畫書肯定是園長做的,而且幾乎是直接複製貼上文科省的幼稚園教育要領。我啊,我是在說文科省那些官員的壞話啦,他們居然認為用這種一成不變的教育要領就夠了。」
聽到茉莉香的抱怨,坐在一旁的凜雖有同感,但也想為園長說幾句話。
「可是,茉莉香老師,就園長的立場,總不能違抗文科省的指示吧?」
「啊,凜老師是擁護派?」
「不是擁護派啦……京塚園長當園長已經好久了吧?」
「嗯,好久好久了。」
「當了那麼久,所以已經習慣了吧?」
「什麼?」
「不,我的意思是說,園長會採用不惹事的經營模式。畢竟園長最大的義務就是讓幼稚園永續經營下去,所以必須要有戰略,該硬就硬,該退就退。」
「哼,意思是說,年度指導計畫是可以退的一種戰略?」
「反正只是計畫書嘛,小孩子又不會完全照著計畫走。不管計畫再嚴密,最後還是要靠我們在現場的臨場反應。」
「嗯?」
茉莉香騷著頭,一臉困惑:
「不好意思啊,凜老師,我們的重點剛好相反。」
「咦?」
「我的話,我倒寧願指導計畫書中,明確記載我們在現場的裁量權,至少希望遊藝會或運動會能夠把現場的決定權交給我們。但是啊,我們又不能凌駕家長會之上,所以老是退縮不前。」
茉莉香的口氣微妙地尖銳起來。
「呃,妳是指什麼呢?」
「就是說,遊藝會的表演節目是園方和家長會討論決定的。」
「喔,那有什麼問題嗎?」
遊藝會是一種讓學童表演合唱、戲劇等的活動。在教育課程設計上,幼稚園學童被要求的自主性不像中小學生那麼高,因此自然交給園方和家長們全權處理了。
一直默不作聲的舞子這下才慢慢開口:
「由於是自主性這些都還不算是問題的年齡,所以家長參與活動的決定並不稀奇。現在很多幼稚園,園方的決定大致會先徵求家長會認可。可是神室幼稚園在這方面有點不一樣。」
與其說是不帶情感,毋寧為不外露情感的口氣。
「反正,下個月,妳出席我們跟家長會的懇談會就知道了。」
放不下心而偷窺其他二人的反應,茉莉香與池波苦著臉面面相覷。
進入新學期,剛送久違的小朋友放學,下一刻,凜他們就被派去布置懇談會的會場了。
空蕩蕩的禮堂,只送來了參加人數分量的鐵管椅而已,布置會場不花多大力氣。
問題在於懇談會的內容。
很快地,家長會長見城真希等幹部成員三五成群而來。背對舞台,園長和老師橫坐一排,與家長們成對峙場面。
一開始,由園長說明懇談會主旨。希望將學童的健康成長過程及幼兒教育成果,具體展現在大家面前──多麼照本宣科式的說明,從京塚口中說出來卻毫無違和感。
凜納悶的是,直到懇談會開始之前,老師們之間完全未討論遊藝會的草案。依舞子的說法,多半是園方先提出草案,然後取得家長們的認可,但這次根本沒有製作草案。
難道包括草案在內,都是與家長一起討論出來的嗎?如果這樣,最好有開一場馬拉松會議的覺悟。
凜振作精神,然而繼京塚之後,見城會長的談話完全推翻了凜的預料。
「那麼,依照往例,由家長會來提出草案。內容跟往年一樣,沒什麼改變,這樣比較穩當。」
凜正愕然時,見城會長發給教師每人一份大綱。
由家長會提出草案居然已成了神室幼稚園的慣例!?
不敢置信地看向茉莉香,只見她搖搖頭,似乎要凜安靜別說話。
「首先,大班以在小學會學到的舞蹈指導為基礎,表演跳舞。中班是合唱。然後小班呢,分成月亮班和星星班。月亮班導師神尾老師是音大出身的,所以和去年的大班一樣,表演合奏,星星班則是話劇。」
已經片面決定似的說法,以及洗耳恭聽般的老師態度,叫人啞然。簡直是任家長會擺布了。
京塚對見城的話頻頻點頭,宛如被飼養的狗。
而讓凜打心底徹底驚呆的是接下來的一句話。
「還有,演出的劇碼也跟往年一樣,是『白雪公主』。」
說得彷彿事情已經底定了,壓抑至此的憤懣忍不住抬頭。
「呃,可以讓我說一下話嗎?」
衝動地脫口而出。立即感受到籠罩自己的空氣已經凍僵,但剎不住了。
「我知道每一班都會分配到不同的表演內容。如果這是家長會的要求,我們也沒理由不採納。但是,為什麼連表演劇目都要由家長會決定呢?」
凜已經刻意遣辭用字了,但被質問的一方似乎相當意外,見城會長以下的家長會幹部全都一臉驚訝,還有人看著凜,覺得她莫名其妙。
然而,反應最明顯的就是京塚了,他倉皇地跑到凜和見城會長中間,說:
「不,這個是……那個、是我的錯啦。我以為已經把這件事告訴喜多嶋老師了。」
「沒人告訴我。」
說完後又為了保全其他教師的名譽而補充一句:
「或許是我聽漏了。」
「這件事啊,我就再說明一遍。演出小朋友都有興趣的戲碼,才能讓他們更快進入練習狀況,而且,與其由園方提出方案,不如直接依照小朋友的希望來做比較好,這是我們幼稚園持續十年以上的傳統……」
聽不下去了。
「我並沒有接到指示去徵詢小朋友想演什麼。看來不是小朋友的希望,而是家長會的希望吧。」
「我們的意見不就是小朋友的意見?妳到底在說什麼啊?」
這個輕蔑的聲音來自岸谷禮美。
「我們是父母,我們說的話當然算數。」
「妳是說,如果問小朋友,他們大部分會想演《白雪公主》?」
「那是當然的。」
禮美倨傲地說。但窺視其他家長的反應,發現並非全員點頭,也有人緩緩搖頭。換句話說,其實是家長會主要成員決定後,其他人再附和?首先,每天和星星班的二十名小朋友為伍,凜就完全不認為他們最希望演出的會是《白雪公主》。例如藍斗最喜歡的是戰隊連者,大河偏愛超人力霸王這類英雄角色。至於小女生方面,見城會長的女兒絢音迷戀三麗鷗的卡通人物,而小栞最喜歡魔法少女了。這麼一想,《白雪公主》這個選擇很可能是部分家長強行決定的。
舞子之前的話甦醒了。「神室幼稚園在這方面有點不一樣。」就是指這個?
反抗心立馬湧現,但不能在這時候情緒爆炸。京塚正擔心著吧,見他不知所措地看向這邊。
凜做了一次深呼吸,心情平靜多了。
「抱歉。我還算是新人,不太了解園方的這種做法。但身為星星班的導師,我有事想請教。《白雪公主》的主角是白雪公主和皇后兩個人,這個劇碼好好演出的話,要花很長時間。現在擔心可能太早了,但要小班學童背下這兩個主角的全部台詞,我覺得有點殘忍。」
說完的那一瞬,自覺報了一箭之仇。儘管不知道部分家長有多麼喜歡《白雪公主》,假設將整部劇碼縮短成十五到二十分鐘,二名主角級的台詞依然相當長。飾演的小朋友當然背不了,於是在舞台上結結巴巴、茫然失措。如果家長們也能預料到這一點,就會打消強行提案才對。
然而,超乎意料,幾位家長會成員開始吃吃竊笑。
當凜再次驚呆時,見城會長拿了一本小冊子過來。
「喜多嶋老師,請參考一下。」
一見標題,瞠目結舌。
〈白雪公主〉
真沒想到,不只草案,就連劇本也都是由家長會來做準備。果真如此,豈止準備周到,根本是堅決到底了。
拿起來翻開第一頁,更叫人意外。

•角色分配
白雪公主 A
白雪公主 B
白雪公主 C
白雪公主 D
皇后   A
皇后   B
皇后   C
王子   A
王子   B
王子   C
魔鏡   A
魔鏡   B
魔鏡   C
小矮人  A
小矮人  B
小矮人  C
小矮人  D
小矮人  E
小矮人  F
小矮人  G

小矮人有七個是當然的,但皇后、王子和魔鏡分別各有三人飾演,而飾演白雪公主的更有四人。
「演員表上共有二十人,今年星星班就是二十個人吧,所以全部人都能登上舞台。」
見城得意地說。
「全部人?全部人都要登上舞台?」
「嗯。所以要把白雪公主的台詞平均分成四人、皇后的台詞平均分成三人,這樣小班同學背起來也輕鬆多了。」
「等、等等,也就是說,把一個角色的台詞拆開給四個人來講?」
「沒錯。當然這種狀況是把台詞照順序分成A、B、C、D,讓孩子依序輪流講,所以不會背到別人的台詞去。」
為慎重起見,翻到下一頁,果然所有角色的台詞都等分成數人份了。
凜立即在腦中想像。
當天的表演舞台並非體育館那種大舞台,而是設在禮堂前面的臨時小舞台,二十名學童一起站上去就滿了。
在這樣的舞台上,演員們輪流說著同一個角色的台詞,光想到那景象,凜就要暈倒了。這種東西既不是話劇,也不是遊藝表演。
「為什麼要這樣?」
凜忍不住說:
「這個劇本是誰寫的?是家長會的人嗎?」
「是……我寫的。」
聲音從老師的座位這邊傳出。居然是池波。家長會席又傳出笑聲了。
「我在擔任小班導師時寫的。」
見城代替池波往下說明。
「為了讓全體學童能都參加演出,我們拜託池波老師加以改編。因為改編得非常好,我們去年拿來用,今年也想繼續沿用。」
「池波老師,為什麼你會寫出這樣的劇本?」
池波想回答,但被禮美打斷。
「『這樣的劇本』?這麼說對池波老師太失禮了吧?我也拜讀過了,我覺得這個劇本能讓小朋友們公平地表現自己,非常棒。」
見城會長再接著說:
「我起初看到的是圖書室裡的劇本集的影印本,但那個的焦點全部在主角白雪公主和皇后兩人身上,其他人都淪為配角,這樣的內容太偏頗守舊了。」
哪裡偏頗守舊了?這不就是故事的原型嗎?
「那故事哪裡不行了?」
「我覺得扮相美醜會讓孩子們爭吵,但最大的問題點在於主角只有一個人而已。」
這點,多位家長們不約而同地點頭。
「除了那位主角以外,其他人都是配角,這點就太偏頗了。」
「可是,話劇不就這樣?」
「長大以後的事先不說,幼兒階段就將他們分成主角和配角是很有問題的。拿這次的白雪公主來說,因為孩子們還都這麼小,不可能從演技來挑選,大多是看誰比較可愛就演主角吧。選上的人當然很高興,但沒選上的人會怎樣?就會認為是自己不可愛才不能當主角。那不等於在幼兒階段就在他們心中種下了自卑感。可想而知,這種自卑感會對他們的成長造成傷害。」
見城會長這番話贏得家長們的贊同聲。
「就是說啊。看到同班同學穿得漂漂亮亮演白雪公主,自己卻只能呆呆站在旁邊拿著花或拿著草,這不是傷害是什麼?」
「沒必要在小朋友之間製造優劣感吧。」
「沒錯,沒錯。凡事都要公正、公平,不要有優越感,也不要有自卑感。」
「贊成。要是不讓孩子們知道自己有無限可能,他們就不能大展身手了。」
「前年、去年都是這麼做,今年沒必要特別改變啦。」
聽在凜的耳裡,家長們的言論膚淺至極。
到底他們說真的假的?他們相信自己說的話全是肺腑之言嗎?
不意間,星星班小朋友的臉龐浮現眼前,繼而映出他們全在舞台上排排站,用沒有感情的聲音讀出片片斷斷台詞的光景。
這可不是開玩笑。這種東西根本不是遊藝也不是話劇,簡直跟複誦軍隊的口號命令沒兩樣。
「蠢斃了。」
無意識地開口,待回神已來不及了。
「『蠢斃了』是什麼意思?」
見城會長的視線十分尖銳:
「妳這句話我可是聽到了,什麼叫蠢斃了?」
反感的空氣包圍著凜。老師們個個面色尷尬。不能期待他們的救援了。
管他的。
不做情緒性發言,只要是正當的討論又何妨。凜決定繼續說:
「各位的意見我能理解,但一齣戲裡有四個主角真的很奇怪。剛剛說除了主角以外,其餘人是配角會太偏頗,但有四個白雪公主才更偏頗呢。」
「可是,應該要公平對待每一位小朋友才對吧。」
「大家把公平對待和發揮小朋友的才能搞混了。當然,我們要關注每一位小朋友,不能有所偏袒,但不能因此就讓每個人都當上白雪公主。把他們都吹捧成白雪公主只是一種欺騙罷了。」
「欺騙!?」
見城會長臉色大變,但是,凜不打算就此閉嘴。
「每個小朋友都有擅長和不擅長之處,有人擅長跳舞,有人不擅長;有人很會唱歌,有人是音痴;有人會演戲,有人不會。但是,不會也不能就這麼灰心喪志,要找出自己擅長的領域,進而找到自己的舞台。小朋友不就該這麼成長茁壯的嗎?我們老師的職責就是發掘小朋友的個性,讓他們發揮所長。不去判斷每個人擅長和不擅長的部分,不就等於蒙起小朋友的眼睛嗎?」
說完的瞬間,一陣空白。
家長和老師雙方都驚愕得不發一語。
「把所有女生都捧成公主,把所有男生都捧成王子,這是最簡單的方式。但小朋友可不是大人想得這麼好騙,他們會看出來這是大人在騙人、在裝好人。」
「少在那裡自以為是!」
禮美大叫:
「妳又沒生過小孩,在那裡說什麼大話?就算妳是老師,也不要一副比我們這些媽媽更了解小孩的口氣。」
「就是因為我沒當過媽媽,才能冷靜地觀察小朋友。因為我不偏心,才能看出他們每個人的才能。」
雖然不想跟禮美針鋒相對,但已經管不了那麼多了。
「我再說得直白一點,不去正視小朋友的可能性,光在那邊打迷糊仗,是家長的自私心理作祟,因為不想看到自己小孩受挫的樣子,或者說,只想逃避小孩受挫後關心他們的責任。」
瞬間的沉默後,家長們抗議聲四起。
「妳以為妳哪位啊?」
「只不過是個菜鳥老師,還在那裡不懂裝懂!」
「『家長的自私心理作祟』、『逃避責任』?妳還真敢講啊!」
「還說我們咧,妳應該先檢討自己的指導能力不足才對!」
「把我的小孩交給這種老師,怎麼能放心!」
「要是我的小孩因此自卑了,妳要怎麼負責任?」
禮堂內宛如捅到蜂窩般騷動。可能氣氛太激昂了,有家長開始站起來。京塚只是惶惶不安地看著大家。
引起騷動後,後悔隨之而來。
既然星星班有二十名小朋友,就不能用半菜鳥的心態來當導師。正因為如此,即便認知與家長們不同,也不打算改變自己的教育方針。而且最好一開始就不抱持那種受到外界壓力便改變的方針。
然而,那和引起騷動完全是兩碼子事。
凜沉默了片刻,但家長們沒有停止怒吼,反而更為激動。
這樣下去,根本不可能靠一己之力平息眾怒,先道歉才是上策。
站起來,低下頭去──就在念頭一動,起身的當下。
「各位家長們,請先安靜下來!」
一個比誰都大的聲音在禮堂中響起。往聲音方向一看,茉莉香比自己早一步站起來。
「喜多嶋老師才剛來,難免有辭不達意的地方,就由我這個前輩代她向各位致歉。」
喊完,深深低頭。
個子高人一等的茉莉香大叫,迫力自然十足,前一刻還大吵大鬧的家長們已然鴉雀無聲了。
「可是呢,喜多嶋老師說的話也不無道理。這不是一般的授課,而是透過歌唱或遊藝、戲劇等,讓小朋友發現自己的興趣,找到能夠發揮所長的領域。在大家討論是否該排出優劣之前,我們應該先提供這樣的發揮機會才對吧。」
「這麼說,高梨老師也是反對演出《白雪公主》囉?」
「我不是找藉口,但這個問題應該由星星班的喜多嶋導師來回答才對。」
「不就是找藉口嗎?」
「喜多嶋老師。」
茉莉香注視著凜。
不是問罪的眼神。
是要求做出決斷的眼神。
就在看著那雙眼睛時,茉莉香的意圖隱隱約約傳達過來。
「既然妳否定全員上台的劇本,可見一定有取代方案吧?」
「嗯。」
半像是發著高燒囈語般,凜回答:
「星星班的演出劇碼可以是《白雪公主》,但不會是從前那種全員上台的方式,而是採用正規形式,演出我們星星班全體同學引以為傲的成果給大家看。」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