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慢與偏見 (精裝版) | 誠品線上

Pride and Prejudice

作者 珍.奧斯汀
出版社 時報文化出版企業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傲慢與偏見 (精裝版):,英國浪漫小說家協會評為:「經典浪漫小說桂冠」!美國goodreads評為:「世界經典桂冠」!《月亮與六便士》作者毛姆眼中的「世界十大名著」英國BB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英國浪漫小說家協會評為:「經典浪漫小說桂冠」! 美國goodreads評為:「世界經典桂冠」! 《月亮與六便士》作者毛姆眼中的「世界十大名著」 英國BBC「大閱讀」票選世界百大小說Top 2 6次改編成電影,7次改編成電視劇,同名電影獲奧斯卡金像獎4項提名 「有個道理舉世公認:但凡有錢的單身漢,肯定缺個太太。」這句著名的開場白一語道破了此部愛情經典至今仍然廣受歡迎的原因。 班內特家的女兒伊麗莎白和她的幾個姊妹,與父母生活在英國鄉間。黃金單身漢賓利和達西的突然出現,讓一家人的生活掀起了波瀾。 班內特太太立馬催著班內特先生去拜訪新鄰居,以免被其他人捷足先登。雙方終於正式認識後,優雅內斂的大姊珍,與賓利一見傾心,卻始終遮掩自己的情感;聰明獨立的伊麗莎白,面對達西的真心求婚,卻陷於偏見誤解之中;熱情奔放的幾個妹妹,渴望愛情,卻莽撞衝動……面對母親的催婚,唯有伊麗莎白,一直堅持做自己,最後她終於跨過了「傲慢」與「偏見」,收獲了好的愛情與婚姻。 ★收錄譯者撰寫11000字精彩譯後記,帶您全面瞭解《傲慢與偏見》。 ★添加百餘條注釋,說明書中的地名、典故、生活習俗等。 ◎不只是愛情小說,更是婚戀指南: .婚姻幸福與否,完全是碰運氣的事。 .兩個人交往,總歸有些感激或者虛榮的成分,要是完全順其自然,可不太保險……要說誰能用不著對方鼓勵,自覺自願墜入愛河,這麼大膽的人真的不多。 .我們千萬別輕易假設別人是故意來傷害我們。不能指望一個活生生的年輕人始終謹言慎行。 .美男子就和普通人一樣,也是要謀生過日子的。 .我們都好為人師,可凡是能教出來的東西,其實都不值得聽。 .要不是他冒犯了我的驕傲,我本來是很容易原諒他的驕傲的。 .我自己的幸福,得由我自己決定,我不會聽你的,至於其他沾不上邊的人,我也一概不會聽。 .我覺得你愛上我也是合情合理的。說真的,你也不知道我真正好在哪裡--但人在墜入愛河的時候是想不到那些的。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珍.奧斯汀 珍·奧斯汀(Jane Austen, 1775-1817), 英國家喻戶曉的女性小說家,被譽為是「可與莎士比亞平起平坐」的作家。 生於英國漢普郡的一棟牧師住宅,在家中排行第七,姊姊卡珊德拉是她的一生摯友。十歲時和姊姊一起去上學,但因家中無法負擔,僅一年後便返回家中。 十二歲開始文學創作,寫作帶有戲仿性質的詩歌、故事和劇本。二十歲時嘗試創作長篇小說。同年與一位年輕律師相戀,因雙方均無財產,家族介入,致使兩人忍痛分別,一生未曾再相見。 二十二歲完成《第一印象》,即《傲慢與偏見》初版,但遭出版商拒絕。二十七歲,好友哈里斯求婚,奧斯汀當場接受了求婚,但第二天便下決心毀約。 三十歲,父親去世,奧斯汀與母親四處搬家,顛沛流離,期間從未放棄寫作。三十八歲,《傲慢與偏見》出版,小說大獲成功,一紙風行,同年十一月再版。 四十歲時被邀至英國王室居所參觀,攝政王是她的忠實讀者。四十一歲時健康狀況開始惡化,期間仍然繼續創作。次年七月十八日清晨離世,遺體葬在溫徹斯特大教堂中殿北廊。 奧斯汀一生未嫁,傾注一生心血在其作品之中。代表作《傲慢與偏見》反映年輕人在婚戀中自由選擇和獨立自主的思想,啟迪千千萬萬的讀者收獲好的愛情與婚姻。 許佳 許佳, 一九八○年生於上海。 上海市作家協會會員。 三明治寫作學院聯合創始人。 主要作品有長篇小說:《我愛陽光》、《青春雨》、《最有意義的生活》,小說集:《只在梅雨天愛你》,散文集:《我的魔法時刻》、《隨波逐流》,譯著:《傲慢與偏見》。

產品目錄

產品目錄 第一卷 Chapter 1 他來看房子 Chapter 2 脆弱的神經 Chapter 3 他騎著黑駿馬 Chapter 4 可心的人 Chapter 5 他的傲慢 Chapter 6 遮遮掩掩的愛 Chapter 7 一刻不停的夜雨 Chapter 8 擔憂 Chapter 9 一首詩 Chapter 10 陷入愛河的危險 Chapter 11 傲慢的分寸 Chapter 12 歸期將至 Chapter 13 締造和平的先生 Chapter 14 可笑的才能 Chapter 15 陌生人的風度 Chapter 16 失意之人 Chapter 17 是舞會啊 Chapter 18 如意算盤 Chapter 19 欲擒故縱 Chapter 20 不愉快的抉擇 Chapter 21 她可沒這麼蠢 Chapter 22 滔滔不絕的表白 Chapter 23 胡說八道! 第二卷 Chapter 1 希望破滅了 Chapter 2 一絲指望 Chapter 3 美男子也要謀生 Chapter 4 重逢 Chapter 5 好運 Chapter 6 無禮的指教 Chapter 7 教區治安官 Chapter 8 演奏者 Chapter 9 一束目光 Chapter 10 一定是命運的作弄 Chapter 11 我頑抗至今,只是白費力氣 Chapter 12 一封長信 Chapter 13 我是多麼可鄙啊 Chapter 14 暗潮湧動 Chapter 15 不能說的祕密 Chapter 16 回程 Chapter 17 祕密的重擔 Chapter 18 上布萊頓去! Chapter 19 惴惴不安的念頭 第三卷 Chapter 1 一幅畫像 Chapter 2 邀請 Chapter 3 客廳裡的唇槍舌劍 Chapter 4 匆匆返程 Chapter 5 不安的朗博恩 Chapter 6 尋跡 Chapter 7 喜訊 Chapter 8 悔意 Chapter 9 他參加了婚禮? Chapter 10 他一定做了很多 Chapter 11 又開心,又尷尬 Chapter 12 舊情復燃 Chapter 13 世上最幸福的人 Chapter 14 不速之客 Chapter 15 反對者 Chapter 16 只想到你一人 Chapter 17 忐忑的戀情公開 Chapter 18 你究竟是怎樣愛上我的? Chapter 19 尾聲 譯後記 珍.奧斯汀生平年表

商品規格

書名 / 傲慢與偏見 (精裝版)
作者 / 珍.奧斯汀
簡介 / 傲慢與偏見 (精裝版):,英國浪漫小說家協會評為:「經典浪漫小說桂冠」!美國goodreads評為:「世界經典桂冠」!《月亮與六便士》作者毛姆眼中的「世界十大名著」英國BB
出版社 / 時報文化出版企業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571389363
ISBN10 / 9571389366
EAN / 9789571389363
誠品26碼 / 2682013290005
尺寸 / 21X14.8X2.9CM
語言 / 中文 繁體
開數 / 25K
級別 /
裝訂 / 精裝
頁數 / 440

最佳賣點

最佳賣點 : 英國浪漫小說家協會評為:「經典浪漫小說桂冠」!

試閱文字

內文 : Chapter 1 他來看房子

有個道理舉世公認:但凡有錢的單身漢,肯定缺個太太。
世人對這個道理深信不疑,一旦有這樣的男士搬來,附近環伺的家家戶戶,即便對他的心境和看法都還一無所知,卻已把他看作了自家女兒的合法財產——不是這個的,就是那個的。
「我親愛的班內特,」一天,有這麼位太太對先生說,「你聽說了嗎?內瑟菲爾德莊園總算租出去了。」
班內特先生答道他沒聽說。
「真的租出去了,」她回道,「朗格太太剛來過這兒,她全都告訴我了。」
班內特先生一聲不吭。
「你難道不想知道是誰租的嗎?」他太太性急地嚷嚷起來。
「是你想告訴我的,我聽聽也無妨。」
要請她往下說,有這句話就足夠了。
「哎,我親愛的,你一定得知道,朗格太太說,內瑟菲爾德給一位從英格蘭北邊來的闊少爺租下了。他禮拜一坐著一輛駟馬大轎車來看房子,看得滿意之至,當場跟莫里斯先生商定,要在米迦勒節前住進去。有幾個傭人最晚下週末就會到。」
「他大名是?」
「賓利。」
「有沒有家室呢?」
「哎呀!他單身,我親愛的,千真萬確!一個有錢的單身漢,一年四五千鎊的收入。真是咱家幾個女兒的福氣!」
「這是什麼意思?和她們有什麼關係?」
「我親愛的班內特先生,」太太回答說,「你怎麼這麼討厭!你自然曉得,我想讓他從她們當中娶一個啊。」
「他搬到這兒住,打的是這個主意?」
「打主意!胡說,這怎麼說的!不過,很有可能他會愛上她們誰呢。所以說,等他一來,你就趕緊去拜訪拜訪。」
「我看不出這有什麼必要。你和幾個女兒可以去,要不你打發她們自己去,也許這樣還更好,因為你長得跟她們一樣漂亮,說不定賓利先生到頭來看上的反而是你。」
「我親愛的,你在捧我。我過去確實是個美人,但事到如今,我可不會再裝了不起了。一個女人有了五個長大成人的女兒,就不該老想著自個兒漂不漂亮。」
「這麼說來,女人能想想自個兒漂不漂亮的時間可真沒多少。」
「話說回來,我親愛的,你真該拜訪一下賓利先生,他一搬過來你就去。」
「告訴你,這可不是我的分內事。」
「為女兒考慮考慮吧。你就想想,她們誰要能嫁給他,那是多大的好處。威廉爵士和盧卡斯夫人打算去,他們無非也是這個心思。要知道,他們通常可不會拜訪新鄰居的。真的,你非去不可,否則我們誰都去不成了。」
「你過慮了。我相信賓利先生見到你們會很高興的。我寫封短信讓你捎去,向他保證,無論他選中我哪個女兒,我都全心全意地贊成。不過,我得為小麗綺多說兩句好話。」
「希望你別這樣。麗綺跟哪個都比不過。我打包票,論長相,她不及珍的一半;論性子,她不及莉迪亞的一半。你老是偏心她。」
「她們哪個都沒什麼好誇口的,」他答道,「全都像別的姑娘一樣,又愚蠢又沒見識。倒是麗綺比她幾個姊妹伶俐些。」
「班內特先生,你怎麼這樣糟踐親生女兒?惹得我著惱,你倒取樂。你根本一點兒也不體諒我可憐的神經。」
「你錯怪我了,親愛的。我對你的神經是必恭必敬。它們是我的老朋友。我聽你鄭重其事地談論它們,少說也有二十年了。」
「啊,你不明白我受了多少苦。」
「但願你這個毛病能好起來,讓你親眼看著好些個年收入四千鎊的年輕人一個個搬到附近來。」
「要是你不肯去拜訪他們,哪怕一下子來二十個這種人,那也毫無用處。」
「放心吧,我親愛的,要是真來了二十個,我就把他們拜訪個遍。」
班內特先生生性古怪。他才思敏捷,愛挖苦人,卻又生就一副拘謹內向、自行其是的脾氣。太太積三十二年之久的生活經驗,仍舊摸不透他。相比之下,班內特太太就沒那麼難懂。她是個才智平庸、見識狹窄、喜怒無常的女人,一不稱心,就自以為犯了神經衰弱的毛病。她一輩子的營生是嫁女兒。說起她生平的安慰,則是走親訪友、探聽小道消息。

Chapter 2 脆弱的神經

班內特先生是最早拜訪賓利先生的客人之一。在太太面前,他始終一口咬定不去,事實上早就打算好了。她對此一無所知,直到當晚才發現實情。事情是這樣敗露的。排行第二的女兒正在裝飾一頂帽子,班內特先生打量著她,突然說:
「但願賓利先生喜歡這頂帽子,麗綺。」
「我們壓根兒沒法知道賓利先生喜歡什麼,」她的母親氣呼呼地說,「反正我們不準備去看他。」
「你忘了,媽媽,」伊麗莎白說,「我們會在公共舞會上跟他見面,朗格太太答應把他介紹給我們的。」
「我才不信朗格太太會做這種事。她自己也有兩個侄女。她是個自私自利、假仁假義的女人,我看不上她。」
「我也是,」班內特先生說,「你不指望她來出力,我很高興。」
班內特太太不屑理他,但又按捺不住,於是轉頭罵起了女兒。
「看在上帝分上,別那麼咳嗽了,凱蒂!稍微體諒體諒我的神經吧。你鬧得它們快斷了。」
「凱蒂咳得真不識相,」她父親說,「選錯了時機。」
「我又不是咳著玩的。」凱蒂不耐煩地回答。
「下次跳舞會是幾時,麗綺?」
「從明天算起,再過兩個禮拜。」
「是了,正是如此,」她母親嚷嚷道,「朗格太太到舞會前一天才回得來,所以她不可能把他介紹給我們了,她自己還不認識他呢。」
「那麼,親愛的,你正可以占這位朋友的上風,把賓利先生介紹給她。」
「不可能,班內特先生,不可能,我根本不認識他。你何苦這麼取笑我?」
「你想得這樣周到,令我肅然起敬。短短兩週的瞭解當然微不足道。跟一個人相處兩個禮拜,不可能認識他的真面目。但我們不去冒險,別人也會去。說到底,朗格太太和她的兩個侄女一定會把握良機。要是你不肯出手,我就自己來,她會明白我們的一片好意的。」
姑娘們瞪著父親。班內特太太則說:「胡說!胡說!」
「說話幹嘛這麼激動?」他大聲說,「你認為講究禮節,給她們引薦,替她們效勞,是胡說的事情嗎?這我可不同意。你說呢,瑪麗?我知道你是很有想法的姑娘。你讀書多,還會做讀書筆記。」
瑪麗想說幾句睿智的話,但說不上來。
「讓瑪麗整理一下思路吧,」他往下說,「我們再來談談賓利先生。」
「我煩透了賓利先生。」太太叫道。
「你這麼說我很遺憾。不過你先前怎麼不說?早知道,我今天白天就不去拜訪他了。太不巧了,既然已經拜訪過了,我們少不了得和他結交一下。」
如他所願,女士聽了都大吃一驚,班內特太太尤其驚詫。然而,在歡天喜地地吵嚷了一陣之後,她卻宣稱自己打從一開始就料到了。
「你心腸真好,親愛的班內特先生!我就知道,到頭來一定能說服你的。我就知道,你這麼愛你的女兒,不可能放過結交這種朋友的機會。哎呀,我多高興啊!你一聲不出,今天上午去拜訪他,直到現在才告訴我們,這玩笑開得真有意思。」
「現在,凱蒂,你高興怎麼咳就怎麼咳吧。」班內特先生一邊說,一邊走出房間,太太那欣喜若狂的樣子叫他看了生厭。
「你們的父親多好呀,姑娘們!」門一關上,她就說道,「我不曉得你們要怎麼回報他的恩德;還有我的,我的功勞和他一樣大。告訴你們吧,到了我們這種年紀,誰也不喜歡成天出去結交朋友,可為了你們,我們做什麼都願意。莉迪亞,親愛的,你年紀最小,但我敢說,下次開舞會,賓利先生會請你跳舞的。」
「哦!」莉迪亞乾脆地說,「我可不擔心。我年紀最小,但個子最高。」
她們一邊猜測賓利先生什麼時候會上門回訪,一邊盤算著什麼時候可以請他來吃飯,傍晚剩下的時間就這麼給打發過去了。

Chapter 3 他騎著黑駿馬

即使有五個女兒幫腔,班內特太太想問清賓利先生的情況,卻終究沒能從丈夫口中挖出什麼說法來。她們使出種種伎倆——從直接詢問,到巧妙地套話,再到彎來繞去地猜測,然而他就是不上鉤。她們無法可想,最後只好退而求其次,去仰賴鄰居盧卡斯夫人的二手消息。她報告的全是好話。威廉爵士很喜歡他。他相當年輕,外表英俊,極好相處,而且他還打算請一群朋友一起去參加公共舞會,真是錦上添花。再好也沒有了!愛好跳舞是談情說愛的道路上必不可少的一步,大家熱切盼望著討賓利先生的歡心。
「但願我有個女兒能住進內瑟菲爾德,幸福美滿。」班內特太太對丈夫說,「希望另外那幾個也能嫁得那麼好。除此之外我別無所求了。」
不出幾日,賓利先生就上門來回拜班內特先生。他們在書房坐了大約十分鐘。他聽說幾位年輕小姐十分美貌,原本期望一睹芳容,可惜只見到了她們的父親。那幾個小姐就幸運多了,透過樓上的一扇窗戶,她們看得清清楚楚,他穿的是藍色外套,騎了一匹黑馬。
此後不久,班府就向他發出邀請。班內特太太已經開始設計菜色,要一展持家的才華,此時回話傳來,說是賓利先生這幾日必須進城一趟,不幸無法接受邀請云云,整件事只得擱置。於是班內特夫人大為心煩。她想像不出,他才剛到赫特福德郡,又有什麼事弄得非走不可。她擔憂起來,不知他會不會老是行蹤飄忽,不能謹守本分,好好住在內瑟菲爾德。盧卡斯夫人的話讓她稍微放心了些,她猜測,他到倫敦去,應該只是為了請人一起來參加舞會。很快消息傳來,說賓利先生準備帶十二位女士和七位紳士一同赴會。幾位小姐聽說有這麼些女客,不免有些不快。不過,到了舞會的前一天,她們又聽說隨他一起從倫敦來的女客不是十二位,而只有六個——其中五個是他的姊妹,一個是他表親。等到這群人走進舞廳,大家才發現他們總共才五個人——賓利先生、他的一對姊妹、一位姊夫,外加另一個年輕人。
賓利先生相貌堂堂,一派紳士風度,和顏悅色,舉手投足不端架子。他的姊妹也是高雅的女士,顯見得相當時髦。他的姊夫赫斯特先生平平無奇,給人印象不深。而他那位朋友,個子高䠷、相貌英俊、氣質高貴的達西先生,很快就獲得了全場矚目。他抵達還不到五分鐘,消息就不脛而走,說他一年有一萬鎊收入。男士稱讚他一表人才,女士宣稱他比賓利先生更英俊。差不多有半個晚上,滿屋的人都以愛慕的眼光望著他。可是後來,他那可惡的舉止卻令輿論急轉直下。大家發現他為人傲慢、高高在上,誰都取悅不了。哪怕他在德比郡擁有一座大莊園,也沒法彌補他那看來令人生畏、惹人不快的面貌,大家認為他根本比不上他的朋友。
賓利先生不久就和舞廳裡所有有頭有臉的人打成了一片。他興致勃勃,為人坦率,每支舞都少不了他。他還抱怨舞會結束得太早,說打算在內瑟菲爾德開場舞會。態度這麼友好,自然招人喜歡。這和他那朋友形成了多麼鮮明的對比!達西先生只跟赫斯特夫人跳了一支舞、跟賓利小姐跳了一支舞,別人想介紹他認識其他女士,他一概謝絕。當晚的其餘時間,他光是在舞廳裡踱步,不時和同來的熟人談兩句話。大家斷定,他是世上最傲慢、最討厭的人,只求他別再來了。其中態度最激烈的要數班內特太太。她原本只是不滿於他的舉止,後來發現他竟敢看不上她的女兒,不由得更為光火。
舞會上女多男少,有兩支舞的工夫,伊麗莎白.班內特不得不乾坐著。達西先生當時站在近處,所以她剛巧聽見他和賓利先生講話。賓利先生走出舞池,花了幾分鐘遊說他這位朋友下場。
「來吧,達西,」他說,「我一定要你跳。我不想看到你像這樣一個人傻站著。還是來跳吧。」
「我堅決不跳。你曉得我有多討厭跳舞,除非舞伴跟我特別熟。在這種場合跳舞,實在叫我受不了。你的姊妹都被約走了,要和別的女人做舞伴,我覺得是活受罪。」
「你這麼挑剔,我可不要像你這樣!」賓利先生大聲說,「絕對不要!不瞞你說,我從小到大還沒哪次像今晚這樣,看到這麼多可愛的姑娘。其中有幾位真是美得驚人。」
「全場唯一算得上相貌端正的姑娘,就是跟你跳舞的那個。」達西先生望著班內特家最年長的小姐說。
「哦,她是我見過最美的人!不過她有個漂亮的妹妹就坐在你後頭,我覺得她也很討人喜歡。我來請我的舞伴給你們介紹一下吧。」
「你說的是哪位?」他邊說邊轉身把伊麗莎白打量了一會兒,直到碰上她的目光,才收回視線,冷冷地說:「她還可以,但還不至於漂亮得令我動心。眼下我可沒心思去解救被其他男士晾在一邊的小姐。你還是回去找你的舞伴,好好欣賞她的笑容吧,別和我在這兒浪費時間。」
賓利先生聽從他的建議,走了。達西先生也走了。剩下伊麗莎白坐在原地,心裡對他一點好感也沒有。不過,後來她就興致勃勃地去把這個故事講給朋友聽。她性情活潑調皮,碰上滑稽好笑的事,總是樂不可支。
整體來說,這一晚班內特家過得很開心。班內特太太發現,內瑟菲爾德那班人特別喜歡她的大女兒。賓利先生請她跳了兩支舞,他的兩個姊妹很看重她。珍自己心裡也像母親一樣高興,不過她沒有張揚。伊麗莎白發覺珍很開心。瑪麗聽到賓利小姐在別人面前誇她,說她是這一帶最有才華的姑娘。
凱薩琳和莉迪亞在舞會上相當走運,從頭到尾都有舞伴,她們也只關心這點事。一行人興高采烈地回到了朗博恩。在這個村子裡,她們家算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她們發現班內特先生還沒休息。只要拿起一本書,他就不知時間為何物了。再說,眼下他也十分好奇,想知道大家朝思暮想的盛會,經過情形到底如何。他本來期望太太會對這個新朋友斷了念頭,但很快發現情況根本不是那樣。
「哦,我親愛的班內特先生,」她一進屋就說,「我們度過了最愉快的一個晚上,舞會真是再好不過。要是你在那兒就好了。珍太吃香了,那種場面真沒法形容。人人都說她是多麼好看。賓利先生也覺得她很美,跟她跳了兩支舞!想想吧,親愛的,千真萬確,他跟她跳了兩支舞呢!全場這麼多女賓客,只有她一個兩次受到他的邀請。頭一支舞,他請的是盧卡斯小姐。看到他跟她一起上場,我都動了氣!不過,反正他根本不喜歡她,要知道誰也不會喜歡她的,後來他在舞池裡看到了珍,可就著迷了。他打聽她是誰,請人替他引薦,緊接著下一支舞就請她跳。第三支舞他和金小姐跳,第四支舞和瑪麗亞.盧卡斯跳,第六支舞和麗綺跳,還有布朗榭舞……」
「假使他有一點點同情我,」她的丈夫不耐煩地嚷嚷起來,「他跳的舞就該少一半多才對!看在上帝分上,別再嘮叨他那些舞伴了。他跳第一支舞的時候就把腳踝扭了才好!」
「哦!親愛的,我很喜歡他。他真的好俊!他的兩個姊妹也都很迷人。我這輩子都沒見過那樣雅致的衣服。我敢說,赫斯特夫人長裙上的蕾絲是……」
她又一次被打斷了。班內特先生不想聽她說什麼衣服有多華麗的事。她只好把話題岔到另一邊,尖刻並帶點誇大地聊起了達西先生那可怕的粗魯行徑。
「我敢保證,」她接著說,「不能中他的意,麗綺也沒多少損失。這種討厭的人根本不值得奉承。這麼傲慢、這麼自負,誰也受不了他!他走到這裡、走到那裡,自以為有多了不起!嫌人家不夠漂亮,沒資格跟他跳舞!要是你在那裡就好了,親愛的,但願你能殺殺他的威風。我太煩這個人了。」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