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亞洲夢: 一帶一路全面解讀, 對台灣、全球將帶來什麼威脅和挑戰 | 誠品線上

China's Asian Dream

作者 唐米樂
出版社 時報文化出版企業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中國的亞洲夢: 一帶一路全面解讀, 對台灣、全球將帶來什麼威脅和挑戰:一帶一路全面解讀對台灣、全球將帶來什麼威脅和挑戰?呂忠達台灣金融研訓院大陸業務顧問林祖嘉政治大

相關類別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一帶一路全面解讀 對台灣、全球將帶來什麼威脅和挑戰? 兩千年前,中國以駱駝經由絲綢之路運送貨物到歐洲,今日,北京要用現代運輸工具,賦予這條古老道路新生命。 2013年,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出「一帶一路」倡議,就是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透過資金、技術和生產力,將亞非歐大陸與太平洋、印度洋,和中國連接起來。習近平正野心勃勃地透過西向與南向政策,發展中國的新外交策略,企圖主導亞洲政治、經濟與軍事戰略地位。 本書作者唐米樂是亞洲問題專家、資深分析師與記者,旅居中國十餘年,為了了解亞洲國家對一帶一路的真實看法,他的足跡遍佈湄公河河谷和中亞草原,採訪經理人、中國官員、百姓,甚至解放軍,對習近平推行一帶一路的看法,也到中亞、南亞實地採訪,並分析當前局勢,為讀者理解一帶一路帶來的問題,提供新角度:中國試圖再次崛起,對亞洲和全球的未來意味著什麼? 一帶一路一旦完成,將涵蓋65個國家、44億人口,以及40%的經濟產值。從湄公河流域到中亞草原,中國正通過新道路、新鐵路、新水壩、新電網吸引鄰國。估計2030年時,中國經濟體將高於美國的兩倍。作者認為,一帶一路具有地緣政治和經濟雙重意義,而且地緣政治意義高於經濟意義。當所有道路都通往北京,現代的朝貢體系也將形成。中國的貿易和投資雖然對鄰國是很大的機會,但也是威脅。中國建設的基礎設施,雖然能幫助貧窮國家,但中國的崛起,也可能使鄰國變成中國的附屬國。 不管你喜不喜歡,台灣已被劃歸在一帶一路倡議之中。一帶一路將對台灣、全球帶來什麼威脅和挑戰?本書全面解讀。

各界推薦

各界推薦 ◎聯合推薦台灣金融研訓院大陸業務顧問/呂忠達 政治大學經濟學系教授/林祖嘉 中經院區域發展研究中心主任/劉大年 中經院大陸經濟研究所所長/劉孟俊 「本書展現出洞察力與引人注目的故事,揭露了一帶一路的真相。 」--《金融時報》 「要先了解中國真正的想法,才能清楚她的外交政策,因此,閱讀本書是不可或缺的。」--《華爾街日報》 「習近平一面施予經濟甜頭,一面秀出軍事肌肉,本書告訴你中國在打什麼算盤。 」--《路透社》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唐米樂(Tom Miller) 牛津大學英語系學士、倫敦大學亞非學院碩士,現任香港《中國經濟季刊》執行編輯、Gavekal Research資深分析師,曾任《南華早報》駐北京記者。唐米樂旅居中國十四年,現來往於英國、亞洲,著作《十億民工進城來》。■譯者簡介林添貴國立台灣大學畢業,歷任企業高階主管及新聞媒體資深編輯人。譯作逾一百本,包括《蔣介石與現代中國的奮鬥》、《蔣經國傳》、《宋美齡新傳》、《毛澤東:真實的故事》、《季辛吉大外交》(合譯)、《大棋盤》、《李潔明回憶錄》、《雅爾達》、《被遺忘的盟友》、《核爆邊緣》、《棉花帝國》、《南海:21世紀的亞洲火藥庫與中國稱霸的第一步?》、《2049百年馬拉松》、《地理的復仇》等。

產品目錄

產品目錄 緒 論 中國能創造現代的朝貢制度?第一章 一帶一路──財經的新絲綢之路第二章 向西方邁步──中亞的經濟力第三章 熾熱的太陽下──南下湄公河第四章 加州夢幻──中國如何「丟掉」緬甸第五章 珍珠帶──印度洋的恐懼與怨恨第六章 怒海──南中國海結 語致 謝注 釋

商品規格

書名 / 中國的亞洲夢: 一帶一路全面解讀, 對台灣、全球將帶來什麼威脅和挑戰
作者 / 唐米樂
簡介 / 中國的亞洲夢: 一帶一路全面解讀, 對台灣、全球將帶來什麼威脅和挑戰:一帶一路全面解讀對台灣、全球將帶來什麼威脅和挑戰?呂忠達台灣金融研訓院大陸業務顧問林祖嘉政治大
出版社 / 時報文化出版企業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571372310
ISBN10 / 9571372315
EAN / 9789571372310
誠品26碼 / 2681530790005
尺寸 / 21X14.8CM
頁數 / 264
級別 /
開數 / 25K
裝訂 / 平裝
語言 / 中文 繁體

試閱文字

產品試閱 : 二○一四年十一月,北京一向霧霾的天空變成明亮、蔚藍。之所以會出現藍天,是因為北京正要舉辦二○○一年以來在中國再次舉行的亞太經濟合作( APEC )論壇。美國總統歐巴馬、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等二十位世界領袖將蒞臨北京,政府決定端出最棒的一面接待貴賓。工廠奉命停工;店鋪、學校和商家放假;汽車不准上路;居民最好出城。農民奉命不要點熱傳統的坑床--違者抓去坐牢。貴賓一離開,鋼鐵廠重新開工,天空又恢復一向的灰濛濛。

在北京,亞太經合會議論壇是二○○八年奧運以來最重要的國際盛會,也是習近平主席主持的第一次外國領袖會議。如果說北京奧運是中國向全世界展現它已是現代全球大國的機會,亞太經合會議論壇就是習近平主席展現中國終於將扮演全球大國角色的機會。他並未失望,很有自信地與歐巴馬總統交涉。最重要的是,他利用這個論壇替中國打造宏大的地緣戰略野心,宣布計畫在未來十年提升海外投資到一兆二千五百億美元的規模。他把中國擺到亞洲外交的中心,提出契合其政府外交政策的新倡議--打造「新絲路」。

成立於一九八九年的亞太經合會議,原本應該帶領貿易和區域經濟整合,卻經常淪於放言高論的場合。習近平提出宏偉的「亞太自由貿易區」( Free Trade Area for APEC ) 概念,企圖替論壇貫注迫切需要的新活力--性質上是針對美國推動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Trans Pacific Partnership, TPP,中國十分明顯不是它的成員)更兼容並包的新版本。他也說服與會各國領袖通過一份嶄新的「亞太經合會議連結藍圖,二○一五至二○二五年」,涉及到在亞洲及太平洋區域興建新公路、鐵路和航運路線。習近平把這些構想當作宏觀未來的願景之一,他對出席論壇的一千五百名企業界代表宣示:「我們區域的發展前景繫於今天我們所做的決定和行動。我們有責任為我們人民創造及實現亞太夢。」

習近平之前的中國領導人,沒有人有談論在中國領導下的「亞太夢」。中國傳統上,在高度外交的世界是個消極角色,寧願躲在「不干預」其他國家事務的背後,不去理會世界大事。但是在習近平領導下,中國準備到國外扮演更積極的角色,預備以巨大的經濟實力支持其外交作為。就在亞太經合會議之前兩星期,中國舉行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的典禮,二十一個國家同意成為第一個由中國人倡導的多邊開發貸款機構的發起人。而在亞太經合會議上,習近平宣布成立四百億美元的「絲路基金」,專門資助新絲路沿線的項目。

成立亞投行和絲路基金是中國深化其亞洲戰略野心的證據。它在二○一三年首次現出跡象,新任外交部長王毅宣布,外交政策的重心將轉回到中國後院。中國將尋求在鄰國之間建立「命運共同體」--不僅包括以巨幅經費支持擴大經濟整合,也要共同保衛國家利益的一個願景。中國的目標是以經濟誘因與鄰國建立更緊密關係,把它們更緊地團抱在一起,換取幫它們興建公路和電力線路,中國期待夥伴國家尊重其「核心利益」,包括對南海的領土主權之聲索。這就是北京所謂的「雙贏」外交。

在外交政策,中國已捨棄過去的做法。一九七八年展開「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的外交政策奉行「鄧小平理論」,即外交必須為國內發展此一更大目標服務。也就是透過吸引外人投資、促進穩定的外貿環境,支援中國出口增長,這是鄧小平在一九九○年代初期訂下著名的「韜光養晦」策略。

中國領導人要求國際展現對它尊重,稍覺不受尊重,就會指控別人「傷害中國人民感情」;但他們很罕於要出頭當老大。他們專心經濟外交,力爭貿易協定,支持國有工程及資源公司到海外擴展。他們對東南亞國家協會最積極拉攏,希望鄰國害怕中國對其構成競爭威脅的感受。他們努力表現中國是個負責任的經濟大國的模樣:一九九七年亞洲金融危機期間維持人民幣不貶值的決定,有助於區域穩定,另外在二○○八年全球金融崩潰下,中國提供數十億美元的融資給東南亞國家。

然而,經濟力量帶來地緣政治的影響力。中國外交政策策略家,長久以來即辯論強大的中國要如何在全球舞台上占有一席之地。二○○四年,中國領導人一度短暫提起「和平崛起」,但當外國人覺得和平崛起太有挑釁意味,他們改用聽來比較溫和的名詞「和平發展」。全球金融危機之後,美國和歐洲經濟體疲態畢露,眾多人主張更低調的外交政策。在中國,胡錦濤政府遵守鄧小平「韜光養晦」的指示。二○一一年,北京政府發表「和平發展白皮書」,重申「中國外交的中心目標是創造和平、穩定的國際環境以利發展」。

二○一三年十月,習近平以總書記身分主持專門討論區域外交的中央工作會議,他發表題目為「讓命運共同體在鄰國生根」的演說。他遵循鄧小平路線,表示外交關係必須為中國的改革、開放和穩定取得良好的外在環境,但是也說中國必須在亞洲承擔「共同命」意識。他暗示摒棄鄧小平韜光養晦的建議,宣布中國在亞洲區域外交應該「奮發有為」。

同年十一月,即亞太經合會議過後兩星期,習近平主持罕有的外事工作中央工作會議。這是二○○六年以來首次類似高層會議,當時國家主席胡錦濤提出中國要在「和諧世界」取得地位。習近平則提出不同觀點。他說,中國應該推動「大國外交」,並鞏固在亞洲的領導地位。他重彈過去領導人的調子,表示友善的外在安全環境給予中國「戰略機遇期」,可以集中力量專注內部發展至二○二○年。但是他也首次暗示,維護有利的環境不靠運氣,要靠中國本身的外交努力。最後,他明白地把中國的大國崛起聯繫到民族復興的「中國夢」。

在「中國夢」的大旗下,習近平追求新的外交政策,以中國在亞洲獨領經濟風騷為最高優先。同時,他追求與美國發展「新型大國關係」,要求中國被平等對待。這些野心在全球體制上產生影響:中共中央政治局二○一四年十二月為發展亞太自由貿易區召開研究會議,習近平說,北京應該「帶頭參與,讓中國的聲音被聽見,並將中國元素注進國際規則」。中國長久以來即追求「多極」世界,但是習近平是至少兩代以來的第一個中國領導人,試圖促成實現。



(摘自第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