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雜誌中文雜誌人文社科 〉親子天下 (No.67+No.66)+翻轉過動人生 (3冊合售)
商品訊息
親子天下 (No.67+No.66)+翻轉過動人生 (3冊合售)

親子天下 (No.67+No.66)+翻轉過動人生 (3冊合售)


出版社 / 親子天下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語言 / 中文/繁體

裝訂 / 平裝

定價 / NT$499

售價 / NT$ 499 ※ 特價商品,不再折扣

※ 無庫存


親子天下 (No.67+No.66)+翻轉過動人生 (3冊合售) 其它優惠/消息


introduction


內容簡介

從多元智能
幫助孩子適性發展
文│張瀞文 研究編輯│李岳霞 
 
每個人都是天才。但如果你用爬樹的能力來斷定一條魚,魚一生都會相信自己很愚蠢。
| 愛因斯坦
 
身為父母,即使人生行至中年,不免還是常常迷惑:這是我想要的人生嗎?偶爾會問:我真的有實現天賦嗎?甚至懷疑:我的天賦何在?它出現過嗎?
尋找自我天賦,是沒有時代鴻溝的內在需求。
但是面對未來,發現天賦不僅是內在需求,還有外在需要。
未來的工作世界,將遠遠與現在不同。根據英國研究,這一代孩子將來的工作,有六成還沒有被發明。希瑟.麥克艾利斯特(Heather McAllister)在《發掘你的天賦,活出自己》一書中也提到不同世代的職業差異:未來的職業有著彈性、主動、多元、追求樂趣、技能需不斷提升等特性,鮮少有人會將「保障」視為選擇工作的重要條件。
為人父母,總是擔心看不見孩子的天賦;當隱約看見了天賦,又怕無法好好栽培。當未來世界充滿了模糊、挑戰和機會,當考試成績不再是升學唯一標準,選填志願不再以分數高低為單一考量,學校供過於求,多元、適性成為升學關鍵字,那麼,所謂的「多元」究竟是指哪些元素?身為父母又能如何觀察、怎樣行動,才能幫助孩子「適性」發展?
 
人人都有「能力之島」
 
如何找到並且發揮個人的天賦,是教育裡亙古的追求。一九八三年,美國哈佛大學學者霍華德.加德納(Howard Gardner)出版《發現七種IQ》,提出多元智能(Multiple Intelligences,簡稱MI)理論,挑戰了傳統上對「智能」的定義。
在發表「多元智能」的看法前,當時的智能只有狹隘的指語文、邏輯數學,以及部分的空間能力,但加德納則認為:
人的心智涵蓋語文、邏輯數學、空間、音樂、肢體運動、博物、人際及內省等多種樣貌。
這些智能各自獨立,例如,有語文優勢的人,並不表示他的音樂和肢體運動也一定好。
 
每個人的聰明才智,都由不同面向的「智能」組合而成。在大多數的情況下,我們會有二至三項優勢智能,可以做為自己的「能力之島」,去提升比較弱的智能。
多元智能強調每個人的智能組成不同,就像人生的汪洋中,一個個大小不同的島嶼,優勢能力就像孩子生命汪洋中的「能力之島」,一個讓孩子感到自我價值和尊嚴感,有一點點主導權,且保有自尊的小小根據地。這個根據地,甚至可以成為讓孩子學習更順暢的「跳板」,在自己的優勢智能裡找到信心與方法,進而幫助孩子在原本可能不太擅長的領域,順利跨領域學習。

--------------------------

明日學校用五大行動,
發展孩子天賦
為什麼體制內的教育沒有辦法培養出未來的人才,從美國、日本到台灣頂尖大學的教授紛紛捲起袖子辦學,
OECD國家六年經歷四五○次教改,他們在找尋什麼答案?
文∣陳雅慧 攝影∣楊煥世
 
在美國東北麻州距離哈佛大學開車約半小時,一路繞著樹林和田野的郊區小路,《親子天下》採訪團隊,狐疑的踏進了一棟樸素、美麗、白色的十九世紀老房子。推開門,裡面像家一樣,有廚房、大大小小的交誼廳,每一個空間牆面都是滿滿的書。四歲到十九歲的孩子散在不同的空間,聊天、打電動、畫畫或一個人看書……親切的行政人員帶我們上下走完一輪。這時,我們心裡疑惑終於出口:「請問……老師呢?」「這裡沒有老師,」十九歲的行政女孩爽快回答。
這不是即興的教育實驗,而是一九六八年就創辦的瑟谷學校(Sudbury Valley School)。至今影響全球的另類教育。從美國、歐洲到亞洲,有超過五十所學校採用「瑟谷學校」模式成立了自己的學校(見一四八頁)。
也在麻州,記者踏進另外一所蒙特梭利學校小學部高年級教室。三間教室打通,不一樣的角落,裝置著不同的學習元素,看得出來是科學實驗、電腦、地理、生物角落。還有像家一樣大大的廚房和中島、舒服的沙發、大大小小不同形狀的桌子,孩子可以自由聚在一起。看起來很「資深」的老師在旁,身邊隨時有學生繞著討論事情。
觀察一陣子,我們忍不住了:「請問老師,你平均每天大約有多少時間『講課』?」停了一晌:「喔,幾乎沒有,」高年級主教師維克‧楊(Victor Young)回答。「沒有?那……請問老師你多半時間都在做什麼?」「喔,觀察。」(見一四四頁)
沒有老師,要如何啟動學習?沒有課程,怎麼知道要學什麼?沒有課本、沒有進度、沒有考試……學生怎麼可能學得會?答案是,當然可能。
科學研究早就證實,人的學習與成長方式大不同,很自然會透過不同的方式學習。沒有一種人人可遵守的標準學習方法。過去,教育體系是單行道,一旦岔出去,就回不來主幹線。這種打破你對學校所有既定想像的「學校」,給了孩子不一樣的機會,拆除舊的框架、創造新的可能。但是因為有很高的風險回不到主流,因此曾經很稀少、代價也很高。但隨著觀念改變和科技普遍,愈來愈多家長和孩子需要這樣的多元選擇,非主流學校反而成為教育體系中成長最快的脈絡(見下圖)。
 
今日學生困境
二○%青少年不具適應社會能力
近兩年,不斷有大型研究警示,義務教育系統正面臨全面革新的關卡。美國哈佛大學教育研究所研究員陶德‧羅斯(L. Todd Rose)分析,直到今天,全世界多數學校依舊強調死背硬記,但這套做法已經過時。因為源自十九世紀初的義務教育體系,目的是要教出忠心服從的軍人和工廠工人,但不是為了培養個人潛力和創造力。「現在的學校基本上辜負了八成的學生,」哈佛大學「心智、大腦和教育研究計畫」主持人克特‧費雪(Kurt Fischer)批評。 羅斯的研究看到,現在,科學研究的成果和更好的科技,足以幫助每一個不同的孩子。「這是十年前還做不到的事,」他說。
我們都被「平均」的迷思綁架。教育系統依據平均數據設計,每一科每週該上幾堂課?每堂課要多長?多久該有一個標準化的測驗……羅斯說:「其實『平均』的中等生根本不存在,每個孩子的能力和學習的速度都不同。教育不該以『平均』設計框架,而是該打造足夠彈性,包容各種極端。」
費雪的批評或許過於嚴苛,但功利的從最新的學力評量來看,這套教育體系的成效確實需要檢討。
OECD(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的《二○一五年教育政策概覽分析》(Education Policy Outlook 2015),根據長期的評比發現,OECD會員國裡,將近二○%受完義務教育畢業的青少年在閱讀、數學和科學素養的表現,都不具有在現代社會中生活的基礎能力。台灣去年首次的國中畢業會考結果,超過三○%考生,英文和數學的成績拿C,落在「待加強」。國家教育研究院副院長曾世杰說:「和完全用猜的結果差不多。」也就是說,將近三分之一孩子國中三年學習後,考試的結果,和一個沒有受教育的人隨便猜的成績相同。
未來的工作有六五%還沒發明
體制的學校教育不只面對現在左支右絀,是否足以為學生裝備未來,更是問號。
英國牛津大學兩位教授在二○一三年九月提出的研究《工作的未來》(The Future of Employment)以美國職場現況分析,預估未來二十年,有四七%現存的工作將會消失。美國勞動部也提出類似報告《未來工作》(Futurework - Trends and Challenges for Work in the 21st Century),孩子們長大後的工作,有六成五還沒發明。英國政府也在兩年前,做過類似研究。
我們企圖完成一個不可能的任務,就是用百年前設計的教育制度,教出下一代孩子面對未來的能力。
 
為未來而教改
近六年OECD國家教改四五○次
今年三十九歲的蕭瑞民,他是大學生的老師、也是小學生的家長,「體制學校為了考試、評鑑、積點??要求學生做很多很多事,好像在教孩子學很難練成的屠龍刀法??但是,等到學生畢業卻發現,恐龍早就絕種了!」蕭瑞民苦笑著說。他是宜蘭大學人文及管理學院前副院長,去年底出任宜蘭縣工商旅遊處處長。
這是為什麼為未來找出路,發掘「為未來而教、為未來而學」的方法,是全世界政府的焦慮。《二○一五年教育政策概覽分析》報告也寫到,過去六年間,OECD國家中,進行了四五○次教改。這些教改最想要解決的問題,就是去找到中小學義務教育的新方向,幫助學生發展面對未來的能力。
台灣去年底通過了「實驗教育三法」,也讓另類、體制外的教育模式,有了法制基礎和開展的基礎。「有教無類、因材施教、適性揚才……」是教育部推動十二年國教的理念,但是該如何落實為行動?在觀念上學著接受多元適性、在學校端建構出彈性寬容的體系,這不只是台灣的挑戰,更是全球焦慮。
全球教授帶頭打造不一樣的學校
二○一五年,幾個世界頂尖大學教授不約而同帶頭投入中小學教育改革,不只局限自己學術領域研究和發表論文,為著不同的原因,他們都選擇投入教改,更自己捲起袖子辦學,打造心目中理想的「明日學校」。
羅斯十三歲被診斷為過動,是讓人頭痛的問題學生。高中被退學、十九歲當了小爸爸,但他跌破眾人眼鏡重回校園,拿下哈佛大學教育博士。曾經,他是標準化教育生產線上的「不良品」,現在卻投入改革主流公立教育。他把認知科學的最新發現結合科技,希望教育可以真正的讓每一個孩子適性發展。「我還是愛在課堂上大發議論,小學階段,這會讓我惹上麻煩;但在大學教授眼中,卻是聰明之舉……」當過壞學生、也當過好學生的羅斯看到,在美國,每一年都有成千上萬的聰明學生最後選擇放棄學習,因為每個孩子的學習方式不同,但現代教育體系沒有足夠彈性。
今年三月,日本東京大學先端科學技術研究中心推動「火箭計畫」上路。「火箭計畫」希望為有特殊天賦、卻不能適應學校的中小學生,打造一個寬容的另類學習環境。籌備四年、去年首次招募,竟有超過六百人報名。計畫主持人、東大先端科學技術研究中心教授中邑賢龍觀察,日本中小學教育裡,約有五分之一的學生適應不良,但是這些學生並不是沒有天賦。「擺對位置,原本被視為問題的『不一樣』學生,卻可能是未來推動日本創新的力量,」中邑賢龍說出他的心願(見一五六頁)。
今年初,台灣推動翻轉教育的指標人物、台大電機系副教授葉丙成宣布將成立一所跳脫體制的「無界塾」。葉丙成希望「無界塾」成為讓孩子找到天賦的一流教育制度,從小學五年級教到十二年級。支持葉丙成想法的行政院政務委員蔡玉玲觀察:「未來世界需要很多不一樣的人,譬如,有自學能力的人,這樣的人在目前體制內被限制了!」
 
找到孩子天賦
打破均一、鼓勵多元的五大行動
這些快速成長的明日學校,他們採取了什麼行動去接納孩子的差異:
一、保護「不一樣」,為偏才、怪才找路:現代神經科學已確立沒有所謂「一般」的大腦。相反的,每個大腦都以獨特的方式在觀察世界,和世界互動。學習去欣賞這樣的獨特和不一樣,其實是目前體制學校的一大挑戰。
和台灣升學文化類似的日本,近年來,深刻感受追求均一平等教育的危機。孩子特質在受教過程中逐漸被削弱,沒有人敢提出不同意見,面對日本目前的經濟困境,束手無策。「未來需要的人才,不是知道『一加一等於二』,而是能夠突發奇想,讓『一加一變成一百』的人,」東大「火箭計畫」推手中邑賢龍說。
二、停止用考試評量孩子的潛能:「多元智能之父」霍華德‧加德納(Howard Gardner)接受《親子天下》專訪時強調,父母最可以著力、協助孩子發展多元的智能,第一件事就是停止用考試分數去衡量孩子的聰明或成就。「只會在考試得高分的學生,對未來社會是沒有幫助的,」加德納強調。
三、打造「學習的無障礙空間」:美國應用特殊技術中心(CAST)是一個非營利的教育研究與發展組織。創辦人大衛‧羅斯(David Rose)是發展神經心理學家,和另外一位創辦人致力於為有生理和認知差異的學生設計教學教材。譬如,讓母語是西班牙語的小學二年級學生,可以透過筆電閱讀英文素材,筆電裡的軟體可以唸出生字的發音,並提供西班牙語解釋。也設計和提供學生各類選擇示範他們知道的內容,不只透過標準化考試,更可以透過畫海報、寫報告或用口語回答問題。
他們把建築界的「通用無障礙」概念,引進教育領域,打造「學習的無障礙空間」。
美國教育部部長阿恩‧鄧肯(Arne Duncan)二○一○年把支持建立無障礙的學習空間,納入白宮新教育政策中的關鍵面向。
四、跟隨孩子、打造個別化學習:世界知名的蒙特梭利教育,最關鍵角色是教室裡的老師。老師看似什麼都沒做,卻像雷達一樣串聯著整間教室學習的節奏,扮演推動者。「老師必須是熱情的觀察者,要能跟隨『每一個』孩子,」資深蒙特梭利老師李坤珊在教學現場身體力行。她形容老師觀察學生學習的過程是「解碼」。
「老師的態度會決定,孩子的行為是『怪僻』或『需求』?」李坤珊強調,老師把每個人的差異,當做是需求,就要教孩子學習怎麼去辨別自己的需求。大家會很自然的按照自己的程度學習,不會覺得他厲害、我不厲害,反而互相幫忙,最後都盡力達到自己的目標。
五、相信自己、相信孩子:所有的父母都希望孩子的人生比自己更成功和幸福,所有的父母也都曾經很擔心自己的決定,有沒有可能耽誤孩子的未來?
從小曾帶給父母無數困擾的陶德‧羅斯,當了爸爸後回頭看父母的角色,真的體會到其中的兩難。身為教育科學研究者,他提醒父母:「犯小錯是不會搞砸孩子的未來。反而,不適合的教育系統,不能服務孩子的個別需求,孩子可能會在其中受害。」
我們需要一種看待孩子的全新方式,相信教育的目的是:帶出孩子最好的部分;我們的責任是:引導孩子到他們可以發光發熱的環境。  
 
為未來而教!政府、學校、家長心態正在改變
受完國民教育的年輕人,五分之一缺乏基本適應社會能力
OECD 會員國 2008-2014年6年間共進行450次教育改革,其中29%教改目的,是為了裝備學生的未來能力
2014年全球已有1,056所華德福學校,成長驚人
公辦民營性質的美國公立特許學校數量,10年成長118%
美國為了培養下一代的語言能力,中文學校7年成長6.4倍
美國在家自學人數1999年79萬,2011年增加為177萬
美國中小學生全職註冊線上課程人數超過30萬人,4年成長55%
台灣國中小自學人數攀升,是10年前的5.3倍
 
明日學校如何管理
 在台灣,中小學實驗教育邁向法制化,是義務教育走向多元選擇的第一步。教育的開放和多元不可能一步到位,開放的同時,如何控制品質更是一大挑戰。
 美國公立特許學校(Charter School)發展經驗值得台灣借鏡。美國特許學校從1991年開放設立,現在全美超過6,400所。特許學校制度,對於教育創新和教育選擇權有很大的貢獻。但多元的選擇權也伴隨著「萬一選錯,必須承擔」的風險。
 美國特許學校至今有許多爭議,譬如,辦學品質不穩定,根據全美特許學校聯合會報告,2012~2013年間,有600多所新設立的特許學校,但也有超過200所學校,今年秋天將不再招生。
 美國的特許學校辦學經驗,有3點特別值得參考:
 政府高效率的管理,是辦學品質的控管基礎。美國特許學校的管理依各州規定,各有不同。經營特許學校的團體必須對當地的審查單位提出企劃書,並定期接受是否續約審查。同時也必須比照公立學校,讓學生參加標準評量學力測驗,學生的學力若是未達標準,學校會被刪減補助預算。目前,美東的麻薩諸塞州是公認對特許學校管理最嚴格的州之一。前年,還立法授權公立特許學校委員會可以有「祕密客」制度,訓練人員會冒充家長打電話詢問區內每一所特許學校接受身障生和弱勢生的態度,避免特許學校篩選學生。
 學校自律,更能確保品質。全美各地特許學校也都有地方性或是全國性的聯盟。一些設立較早、且有規模和名氣的特許學校,成立了如全國公立特許學校聯盟(National Alliance for Public Charter Schools)和教育改革聯盟(Center for Education Reform),推動比較嚴格的特許學校立法和監督機制,希望提高特許學校的品質和民眾對於特許學校的信任。
 教育制度彈性,包容真正多元。走進「實驗」、「另類」教育的父母,最在乎的往往是「銜接」問題。萬一孩子不適合,念了一半轉出去有沒有問題?以後會不會沒有好大學念?在美國各式各樣的特許學校可以快速成長,甚至這幾年成長最快的「虛擬數位特許學校」,可以選擇一週在家幾天、到校幾天……是因為美國的升學環境會評估學生多元表現,不只看考試成績。「美國蒙特梭利學校可以一路辦到中學,台灣多半只能辦幼兒園,就是因為美國升學考試壓力不大,不依照標準課綱上課也一樣能升學,」資深蒙特梭利老師李坤珊觀察。
 明日學校該如何發展?該如何管理?都是挑戰。







詳細資料

誠品26碼 /2681048483000
ISBN 13 /4717211018613
ISBN 10 /7211018615
EAN /4717211018613

裝訂平裝
級別
語言中文/繁體


人文社科產品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