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中文書文學其他類型 〉六朝志怪: 神鬼魔魅博物館
商品訊息
試閱
作者書籍
六朝志怪: 神鬼魔魅博物館

六朝志怪: 神鬼魔魅博物館


作者  /  許汝紘

繪者/攝影者  /  Amo/ 繪

出版社 / 華滋出版

出版日期 / 2017/10/25

商品語言 / 中文/繁體

裝訂 / 精裝

定價 / NT$650

售價 / 9折, NT$ 585

※ 有庫存可銷售


六朝志怪: 神鬼魔魅博物館 其它優惠/消息


introduction all_character catelog


內容簡介

中國異物辭典

中國文字裡頭,對於人、神、鬼、怪等不同的形象,各賦予許多獨特的稱呼,就讓我們來認識這些奇妙的詞彙吧!

鬼:指人死後的靈魂。

怪:神話傳說中的妖魔之類,或指奇異、不尋常的事物。

神:天地萬物的創造者與主宰者稱為「神」,聖賢或所崇拜的人其死後的精靈亦稱為「神」。

仙:經修煉後長生不老、超脫塵俗的人。如:「神仙」。

妖:傳說中不尋常且能害人的東西,多具有法術,能作各種變化。

精:神怪之物稱為「精」,如:「精怪」、「妖精」、「狐狸精」。

魔:佛教指修道的障害、破壞者。一般指能害人性命、迷惑人心的鬼怪。

魂魄:即附於人體的精神靈氣。如《漢書‧卷九十九‧王莽傳上》:「是故董賢喪其魂魄,遂自絞殺。」《紅樓夢》第十六回:「那秦鐘早已魂魄離身,只剩得一口悠悠的餘氣在胸。」

魑魅:也作「螭魅」,是傳說中山林間害人的精怪。長著人面、獸身,外加四足,擅於魅惑人,為山林異氣所生。如唐朝杜甫《天末懷李白詩》:「文章憎命達,魑魅喜人過。」元朝關漢卿《單刀會‧第四折》:「藏之則鬼神遁跡,出之則魑魅潛蹤。」

魍魎:也作「罔兩」、「罔閬」,指山川中的木石精靈。如東漢張衡《西京賦》:「螭魅魍魎,莫能逢旃。」《西遊記》第十八回:「也不曉得有甚麼鬼祟魍魎,邪魔作耗。」。

靈:指鬼神。如唐朝孔穎達《正義》:「其見尊敬如神靈也。」明朝徐弘祖《徐霞客遊記‧卷四下‧黔遊日記二》:「此山靈招我,不可失也。」也可指魂魄,如:靈魂。清朝林覺民《與妻訣別書》:「則吾之死,吾靈尚依依汝旁也,汝不必以無侶悲。」


星君
兩星君下棋改生死簿
管輅是個可以預見生死壽命的人,某一日他來到平原郡,看見青年人顏超面色有著早夭的徵兆。顏超的父親就懇求管輅,詢問能延長兒子壽命的方法。管輅對著顏超說:「你回去準備一壺清酒,一斤乾鹿肉。卯日這一天,在麥田南邊的大桑樹下,會有兩個人在下棋。你只管給他們斟酒上菜,喝完再斟,直到斟完一壺酒為止。如果他們問你話,你只管對他們作揖叩頭,都別說話。這樣就有救了。」
顏超按照管輅說的話,果然在卯日這天的麥田南邊,看見有兩個人在大桑樹下下棋。顏超在他們面前擺上菜、斟上酒。那兩個人貪玩,只顧喝酒吃肉,也沒有回頭看看。
喝了幾杯之後,坐在北邊的人忽然看見顏超在那裡,便大聲怒斥說:「你怎麼在這裡?」顏超只管向他作揖叩頭,不敢說話。坐在南邊的人解勸說:「你剛才吃了他的酒肉,難道沒有一點人情嗎?」坐北邊的人說:「他的壽命生死簿上已寫定了。」坐南邊的人說:「把生死簿借給我看看。」看見顏超的壽命只有十九歲,他就拿起筆來把九字勾到十字的前面,並對顏超說:「救你活到九十歲。」顏超很是開心,再三拜謝之後就回來了。
管輅後來對顏超說:「恭喜你增添了年壽。北邊坐的人是北斗星君,南邊坐的人是南斗星君。南斗記錄生,北斗記錄死。凡是人受了孕,都從南斗過錄到北斗。所以,凡是要延長壽命,都得向北斗星君祈求。」

宿命難違,但管輅窺得「仙機」,讓原本預定十九歲夭折的少年反轉命運,一席酒肉換得九十大壽。

劉晨、阮肇
脫離苦悶現實跌入洞天仙境!
漢明帝永平五年,剡縣的劉晨和阮肇一同進山採谷樹皮,在山裡迷了路,回不了家。過了十三天,他們帶的糧食全部吃光了,餓得快要死去。這時他們看到遠遠的山頂上有一棵桃樹,結著很多果實,但隔著險峻的懸崖和極深的溪澗,完全沒有上山的路。他們拉著藤蔓和葛條攀登,爬上山頂。兩人各吃了幾個桃子之後,便感到饑餓消除,體力充沛。接著他們又下了山,拿出碗來打水,想要洗漱一番。突然他們發現有蕪菁菜葉從山腰裡的溪澗裡流出來,顏色很新鮮,接著又有一隻碗流出,碗裡裝著芝麻米飯。兩人相互說:「這裡離人的住處不遠了。」於是一同走下小溪,沿著水流來的方向走了兩三里路。
當他們轉過一座山,這裡有一條大溪流出,溪邊站著兩位姑娘,姿態和容貌都美得無人可比,看見他倆拿著碗走來,便笑著說:「劉、阮兩位郎君,把剛才沖走的碗送來了。」劉晨和阮肇本來不認識她們,由於她們一下子就叫出他倆的姓氏,像早就相識一般,便非常高興地和她們相見。兩位姑娘問道:「你們為什麼來得這般遲呢?」於是邀請他倆一同回家。她們的家是銅瓦蓋的屋,南牆和東牆下各安了一張大床,都掛著深紅色的羅帳,羅帳的四周吊著小鈴鐺,金銀交錯編在一起。兩張床頭各站著十個侍候的丫鬟。兩位姑娘吩咐丫鬟說:「兩位郎君翻山越嶺地走來,剛才雖然吃了幾個桃子,仍然是又餓又累的,你們要快點做飯來。」不久,他們吃到了芝麻飯、乾山羊肉和牛肉,味道很香美。吃完飯,斟上了酒。這時,有一群姑娘來了,她們每個人都拿著三、五個桃子,嬉笑著對這兩位姑娘說:「祝賀你們的女婿光臨。」酒足之後,又奏起了音樂,劉晨和阮肇又高興又害怕,到了夜晚,兩位姑娘讓二人各到一張床上安歇,她們分別前往陪伴他們,她們的言語清麗婉轉,使劉晨和阮肇忘掉了一切憂愁。
過了十天,劉晨和阮肇想要回家,兩位姑娘說:「你們既已來到這裡,就是前世的福分把我們連在一起了,為什麼又要回去呢?」就這樣,他倆在山中停留了半年。到了春天,草木繁茂,百鳥啼鳴,劉晨和阮肇更加愁思滿懷,思鄉的念頭更是強烈。兩位姑娘說:「罪孽纏著你們,又有什麼辦法呢?」於是她們請來上次來過的姑娘,一共有三、四十人,聚在一起吹、拉、彈、唱,共同為劉晨和阮肇送行,還給他們指明了回家的道路。
他們從山裡回到家中以後,發現親戚朋友都已經死了,村落和房屋也改變了原來的樣子,再也見不到過去熟悉的一切了。經過一番打聽才找到第七代孫兒,孫兒說:「聽別人講,我的上代祖先進山以後,迷了路沒能回來。」到了東晉太元八年,劉晨和阮肇忽然離家遠去,不知去向。

仙界人間已是隔世,三百年後的人間,還會有你我所思念的一切嗎?

宗定伯
賣鬼:大賺一筆的生意!
南陽郡人宗定伯,有次趕夜路時遇上一隻鬼。他向鬼發問:「你是誰?」鬼回道:「我是鬼。那你是誰?」定伯故意騙鬼說:「我也是鬼。」鬼問:「那你要去哪裡呢?」定伯回答:「我要去宛市。」鬼說:「我也要到宛市去。」於是他們一起結伴走了幾里路。
鬼說:「走路好累,我們輪流背著對方走好嗎?」定伯說:「這太好了!」鬼於是先背定伯,走幾里路,鬼說:「你好重啊,你真的是鬼嗎?」定伯回應:「我才剛死,所以比較重。」接著換定伯把鬼背到肩上,鬼輕到幾乎沒有重量。他們就這樣輪流背了對方好幾次。
定伯又問鬼:「我剛死,不知道鬼會害怕些什麼呢?」鬼說:「怕人對我們吐口水。」就這樣,他們邊說邊走,前方突然出現一條河,定伯就讓鬼先渡過去,鬼過河時十分安靜,完全聽不到水聲。一到定伯下水時,卻發出嘩啦嘩啦的水聲。鬼這時又問:「為什麼你過河會發出水的聲響?」定伯說:「剛死的鬼不會過水,你不要大驚小怪。」
就在快走到宛市的時候,定伯突然把鬼抓到頭頂上,緊緊掐住。鬼大聲叫喊,拜託定伯讓他下來。定伯完全不理他,一路跑到宛市中心,再把鬼用力摔到地上,鬼立刻變成了一隻羊,定伯朝牠身上吐口水。最後定伯還把鬼變成的羊給賣掉,賣了一千五百文錢,才離開宛市。
因為如此,宛市開始流傳一句話:「定伯賣鬼顯奇能,得錢一千五百文。」

知人知面不知心,定伯的「奇能」究竟是機靈聰明、冷靜膽大?或是步步算計、城府深沉?路上如果遇到陌生的「人」,還是小心謹慎為好。

孫氏
暗殺後母計畫
永嘉年間,黃門將張禹曾經從大沼澤地路過。當時天色陰暗,他忽然看見一戶人家的大門敞開,便向前走到廳堂裡。有個丫鬟出來問他有何貴事,張禹說:「我趕路遇雨,想在這裡借宿。」丫鬟回去報告,不一會就出來請張禹進去。
張禹進去後,看見一個婦人坐在帷幕中,年紀有三十來歲,身旁有兩個侍候的丫鬟,衣服都鮮豔華麗。婦人問張禹需要什麼,張禹說:「我自己有帶乾糧,只需要一些開水。」婦人便命丫鬟拿鐵鍋來。張禹就生火燒開水,雖然聽見開水沸騰的聲音,但用手一摸,水卻是涼的。
婦人說:「我是一個已經死去的人,墳墓裡沒有什麼東西供你使用,只能慚愧了。」又抽泣著告訴張禹說:「我本姓孫,是任城縣孫家的女兒,父親是中山郡太守。我嫁到頓丘李家,生了一男一女,男孩十一歲,女孩七歲。我死後,丈夫愛上了我原來的丫鬟承貴。現在我的孩子常常被承貴用棍棒毒打,頭和臉都被打傷了,為了這件事我悲痛得穿心徹骨,很想殺死承貴,但我無計可施,需要借助別人的力量。現在我想拜託你幫助我完成這件事情,我會重重報答你的。」
張禹回道:「我雖然很同情你說的這些,但人命關天,我不敢從命!」孫氏說:「哪裡是要你親手去殺她!只是想託你替我告訴李家,說出我對你講的這些事情。我的丈夫會懷念我們過去的情意,而承貴一定會要求祈禱消災。到時你就告訴他們,說自己會施降妖除怪的法術,我丈夫聽了一定會叫承貴親自到場敬神,我就趁這個機會殺掉她。」張禹答應了孫氏的要求。
天亮後,張禹從墓中出來,把孫氏說的一切告訴了李家。孫氏的丈夫很吃驚,說給承貴聽,承貴非常害怕,就向張禹求救。祈禱開始後,張禹看見孫氏從外邊進來,二十多個丫鬟跟在她後面,她們都拿著刀向承貴刺去,手起刀落,承貴馬上倒地死去了。
不久之後,張禹又經過這片沼澤地,孫氏派丫鬟送了五十匹雜色綢緞報答他。

西方童話裡有諸多虐待孩子的繼母,但東方母親顯然更有魄力,直接幫孩子殺掉後媽。

柏木枕
枕中世界何其美好
焦湖廟中的廟祝有一個柏木枕頭,保存了三十多年,枕頭後面有一個裂開的小孔。縣人湯林做買賣,從焦湖廟經過時求菩薩賜福,廟祝對他說:「你結了婚沒有?你可以把身子靠近枕頭裂開的那一邊。」
湯林突然間一腳就被吸入了裂縫內。裂縫裡,湯林看到了朱紅色的大門、美玉裝飾的宮殿、玉石砌成的歌臺,都比人間的好。湯林謁見了居住在宮殿裡的趙太尉,趙太尉替他辦了婚事,不久後生了六個孩子,四個男孩兩個女孩,趙太尉推薦湯林作了秘書郎,不久又升任黃門郎。湯林在枕頭裡,完全沒有想回去的意思,後來終於遇到了不如意的事,使得湯林非常絕望。
廟祝於是讓湯林從枕裡到枕頭外邊來,湯林就又見到了原先的枕頭。廟祝對湯林說:「你在枕頭裡過了那麼多年,但實際上祇有一眨眼的工夫。」

熟悉的黃粱一夢,其實始於枕頭裂縫,歷盡富貴榮華,醒來又一切依舊,不如好好睡覺,早起奮鬥吧。

千日酒
一杯醉千日,聞氣醉三月,好酒!
中山郡人狄希會釀造一種「千日酒」,據說喝了這種酒,會醉上一千天才醒。當時有一個同州的人,姓劉,名玄石,他很喜歡喝酒,便到狄希那裡要酒喝。狄希說:「我的酒發酵後還沒有成熟,不敢給你喝。」劉玄石請求說:「即使沒有成熟,姑且給我喝一杯,可以嗎?」狄希只好給他喝一杯。劉玄石又要求說:「味道太好了!請再給我一杯。」狄希說:「請先回去,改日再來,光這一杯,你就得睡上一千天。」劉玄石告別了狄希,臉上開始泛紅,等回到家裡,他就醉死了。家裡的人都以為劉玄石死了,悲痛地把他埋葬了。
過了三年,狄希說:「劉玄石酒醉應該醒過來了,我應該去問一問他的情況。」狄希到了劉家,問道:「劉玄石在家嗎?」劉家人都很奇怪,回答說:「自玄石去世以來,三年喪期已滿了。」狄希吃驚地說:「這酒太美了,竟使他醉臥千日,現在應該醒過來了。」
劉家人到墓地一看,墳墓上冒著水氣不斷向天空蒸騰,狄希就命人挖墳開棺,只見劉玄石正好睜開眼睛,張開嘴巴,拖長聲音說:「讓我醉得多痛快啊!」並問狄希說:「你釀的是什麼東西,讓我喝一杯就大醉,到今天才醒過來?太陽有多高了?」站在墳墓邊上的人們都哈哈大笑,結果劉玄石的酒氣衝進了鼻子,其他人一個個都醉臥了三個月。

嗜醉之人,請參考這隻年份千年,省錢又省時的千日酒。







詳細資料

誠品26碼 /2681510898004
ISBN 13 /9789869545105
ISBN 10 /9869545106
EAN /9789869545105

頁數272
尺寸16.5X21X1CM
裝訂精裝
級別
語言中文/繁體


其他類型產品推薦

沉默的島嶼: 校園性侵事件簿

陳昭如

NT$380

85折, NT$323

護火: 二〇一八全球華文文學星雲獎報導文學得獎作品集

乜寇.索克魯曼/ 陳芸英/ 李展平

NT$350

85折, NT$298




Share/Save/Bookmark

查看全台書店有無此商品

 

熱銷商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