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中文書文學其他類型 〉泰雅人的七家灣溪
商品訊息
作者書籍
泰雅人的七家灣溪

泰雅人的七家灣溪


作者  /  馬紹.阿紀

出版社 / 晨星出版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 / 1999/11/30

商品語言 / 中文/繁體

裝訂 / 平裝

定價 / NT$200

售價 / 9折, NT$ 180

※ 無庫存


泰雅人的七家灣溪 其它優惠/消息


introduction all_character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原住民首位新聞主播 原住民文學新寫作手──馬紹‧阿紀 路寒袖說:馬紹寫的報導與散文總給我深切的撼動,特別是他字裡行間常常 不經意的透顯出一股原住民少有的憂鬱氣質,而那種憂鬱應該是 來自族群命運的沉重吧! 馬紹˙阿紀,泰雅族,漢名曾一佳,新竹尖石鄉嘉樂村人。公共電視新聞 部記者、「原住民新聞雜誌」主持人、「部落面對面」製作人,是原住民第一 位新聞主播,被日本NHK電視台「亞洲新發現」節目當作主題人物報導。目 前除了新聞節目外,同時執筆「台灣立報」原住民版「蕃人之眼」專欄。 ◎內容簡介 泰雅記者的部落紀實與記憶 關懷部落,溫情執筆,書寫泰雅人的憂鬱悲愁、樂天知命 《泰雅人的七家灣溪》,訴說著馬紹山中的故鄉與故人的故事,蘊含著泰 雅人曾經之神采、如今之落寞。七家灣溪的老獵人重回獵徑的想望、部落單 親家庭的沉重與無奈、部落傳統文化的維繫……,反覆沉吟、思索原住民的 生存處境:與大自然搏鬥竟然比處於文明社會容易的多。 ◎內容特色 ※新聞真實呈現背後的無奈心境。 作者採訪原住民部落新聞的見聞,是理性而冷靜的新聞背後所隱含的部落族 人的辛酸與無奈心事。如〈泰雅人的七家灣溪〉,藉由採訪一位泰雅老獵人, 反映出獵人失去土地與獵人身分的荒謬與辛酸。 ※作者部落親人的真實遭遇,道盡原住民處境的悲愁。 〈沉重的兩百元〉、〈如釋重負〉、〈純真與世故〉,以周遭親友的處境,揭示蔓 延於部落酗酒、單親家庭、未成年未婚生子的婚姻悲劇的生活悲劇,這些不 只是作者的切身之痛,亦是原住民共同的悲情。 ※深刻傳達泰雅傳統的習俗規範,突顯出對於傳統文化的傳承使命。 〈來自PINSEBUGAN〉、〈陷阱〉等篇,深刻道出泰雅人的狩獵生活型態與哲 理。〈舞在二十世紀末〉道出對於傳統文化傳承的憂慮。 ※城市生活的故事,並現作者憂鬱的氣質與泰雅人的樂天 〈荒謬的意外〉紀實在南部的一場車禍;〈錯誤的羅馬假期〉書寫與妻子在思 鄉心切之下的錯誤之旅;〈憂鬱的界線〉因由落日黃昏所產的莫名憂鬱與鄉 愁。這些篇章皆是在傳述部落心事之外的個人生活情境,透現作者的寫作性 格的豐富樣貌與情感。 ◎內容目次 卷一 泰雅人的七家灣溪 囓食綠藻的 來自PINSEBUGAN 泰雅人的七家灣溪 泰雅聖誕與直笛手. 陷阱 沉重的二百元 不曾溫柔的山貓──石虎 禮多人很怪 卷二 憂鬱的界限 荒謬的意外 錯誤的羅馬假期 北緯43度 莫名三態 憂鬱的界限 淺紅與嫩綠 卷三 舞在二十世紀末 新遊戲時代 山與山的距離 純真與世故 舞在二十世紀末 如釋重負 無力的頻果滋味 專訪 諾貝爾獎得主與原住民的相遇──專訪李遠哲博士 緊緊的握手 ﹝節錄﹞ 路寒袖 做為一個原住民的新聞媒體文字與影像的工作者,馬紹比其他族人有著更多 重的身分與使命,也比其他族人更有機會親眼目睹原住民的當下處境,不論是老 一輩的長者,或新長成的下一代,當面對國家機器時,一概是手足失措的無力感。 「原來是自己生活的土地,如今進入卻還得買票」,這種衝擊與荒謬恐怕連 生性樂觀的原住民都要無言以對的,〈泰雅人的七家灣溪〉中的老獵人說:「國家 要我的地,我只能給他們了。」可是什麼是「國家」,我想,老獵人根本也不懂, 對他而言,國家大概就是警察的同義詞,連熊都不怕的他,現在卻畏懼起警察來, 而他在溪邊拉滿弓的身姿將成為原住民永遠不再的記憶。 除了土地的被侵占、工作權的被剝奪,更多更深遠的遭遇是,部落結構的毀 滅,傳統生活型態的劇變,人際網路的崩潰,以及價值觀的質疑,所以酗酒、單 親家庭、未婚生子或未成年的婚姻悲劇,便如瘟疫般的在原住民各族群間蔓延, 如書中〈沉重的兩百元〉、〈純真與世故〉、〈如釋重負〉等諸篇章,都是馬紹的切 身之痛,也是原住民共同的哀歌。 原住民運動已奮鬥多年,但如同其他的弱勢族群一般,大家共同對抗的乃是 那龐然噬血的國家機器,一路行來容或有少許的進展,不過最鮮明動人的還是那 些理想者的血淚與精神,而能夠讓他們發亮的光源,其實就是自覺。 我們很高興馬紹是一個具有強烈自覺的原住民青年。 在文學工作上,比馬紹先行的秀異者有:拓拔斯‧塔瑪匹瑪、莫那能、夏曼‧ 藍波安、瓦歷斯‧諾幹、利格拉樂‧阿女烏、霍斯陸曼‧伐伐……等等,現在又 加入了馬紹‧阿紀,陣容當然更加的堅強,當然我們也期待馬紹藉由工作之便, 能到各地挖掘、串聯更多的原住民知識分子與文化工作者,一起來為改變原住民 的處境和豐富台灣文學的內涵而努力。 ◎閱讀作品 泰雅人的七家灣溪 四月末的雪山山脈下了一場難得的春雪。我們離開武陵農場的傍晚,在輕緩 飄移的冷霧縫隙間,隱約看見了披覆銀白雪花的山陵,確實是很美的鏡頭。果然, 來自澳洲的朋友立刻要求司機停在狹窄的公路旁,他要下車拍攝眼前的景致。從 事電視攝影工作將近二十年的Mick,選擇的角度正如我所意料的,心中因此有 些竊喜(我只有一年的經驗)。 氣溫持續下降,我把自己包在厚重的外套當中,隨手將燙手的罐裝咖啡遞給 前座的Yutas-Yovao(泰雅語:Yovao爺爺)。他今年就七十八歲了,去年還得到 全部落射箭比賽的冠軍。「Yutas,你會冷嗎?」我問,「身體不冷,只有耳朵會。」 他說。 「那座山,以前我在那裡獵到一隻山羊和三隻山羌。」老獵人用一種懷念的 語氣說著。「現在上山打獵,都會被警察抓去關!」他說。 沿著小路,矗立在果園間的路燈因為濃霧而啟動了感應開關,霎時,整個山 坡像綴上晶亮鑽石般的耀眼。車子緩緩滑進蜿蜒果樹叢間的農路上,「下雪了, 會打壞樹上的果子!」老獵人抬頭看著果樹說。 「夏天,記得上山來吃水梨啊!」終於,老獵人回到家,坐上他平時取暖、 靠近火爐邊的床板,囑咐我們。我輕輕地附在他的耳邊說:「下一次帶我去打獵, 就只有你跟我!」我猜不出他的表情,在道別的時候,他仍然只給了一個神秘的 微笑∣∣和去年的一模一樣。曾經,比人高出幾個頭的熊他都未曾怕過,如今在 他心中,上山打獵最怕遇見的竟然是∣∣警察(巡山員)。 三月中旬,朋友說澳洲SBS電視台有三位記者要到台灣作一系列的報導,其 間,他們對台灣「竟然」也有原住民大感興趣。當下決定也將「台灣的」原住民 納入報導中的一環。我並不因為他們對台灣存在原住民的「後知」感到懊惱,反 倒是感動於他們取消了許多與官員訪談、許多諸如「到此一遊」的採訪行程,並 且願意挪出三天的時間,和我們一起進入台灣的原住民部落∣∣梨山的「環山部 落」採訪。 起初,我提供給Chris(製作人)的構想,是關於原住民的狩獵文化和土地 問題。目前在梨山地區,有關高冷蔬果的種植開發,是值得探討的現象(可從民 國四十六年起,第一批退除役官兵到梨山開墾「福壽山農場」的歷史談起。)另 外,像「雪霸國家公園」的設立,對梨山地區泰雅族人的狩獵文化,也帶來了限 制。後來,「原住民的土地所有權」和「老獵人的故事」,得到了他們的贊同。於 是,我的朋友賢促成了整個企劃的成行。我和賢、同事哈璐谷隨同他們三人一行, 在四月末的晴朗早晨,從台北向梨山出發。 當我們到達環山部落的時候,天氣突然轉壞,我覺得先前商請Yutas-Yovao 帶我們到武陵農場的計劃,可能因為這場大雨而泡湯。徒步穿過彎曲的梨園小 徑,我們來到座落在山丘上的房子。 「馬紹,我等你們一天了!」老獵人露出了笑容。這時,我卻愁著不知如何 向這位長輩介紹來自「澳洲」的朋友,泰雅族話,凡是金髮碧眼的都統稱「阿美 利加」。 「呃……他們的國家,就是有那種,肚子有個袋子,把孩子放進肚子裡跳、 跳的動物……」我以動作和泰雅話生硬的想把屬於Chris他們的「阿美利加」描 述給老獵人聽。 「哦∣∣Australia!」老獵人精確地唸出了地名。 「Yes!Yes!」澳洲朋友興奮地回應,我透過窗外,看見屋頂上特大的碟型天 線,心裡想著:「媒體真是無遠弗屆!」 他還是願意帶我們到武陵農場,即使屋外正在下著大雨。獵人背上自己編織 的Dogan(泰雅語:獵袋),拎一件雨衣便坐上我們的車。 「我在那裡(武陵農場)住二十年了,以前一共有七戶泰雅人住在那裡。」 「政府說要我的地,我只能給他們了,我離開那裡,到現在政府也沒有任何的補 償。」透過層層的翻譯(泰雅↓中文↓英文),Chris細心地傾聽並作筆記。「政 府說要和我們換地,他們要我兒子去找,到後來也沒有任何消息。」車子進入了 山谷,在一處轉彎前,我們被急促的哨音喚住。我才「發現」那一幢橫在路中央 的巨岩竟然是一個售票亭。 「嘿!進去要買門票喔!」從巨岩的窗口冒出一個人頭對我們說話。 「他們認識我的兒子……」老人清楚這種情況,只是我一想到還要把「買門 票」的事情翻譯給人家聽,就覺得非常不舒服。逕和同事下車去向岩洞裡的人說 明來意。 「我知道,但是裡頭一共有三個管轄單位,林務局、國家公園還有我們農場 的管理處……」我心裡想,原來是我們沒有先向武陵農場的管理單位「報備」, 說有一位在這裡住了二十年的泰雅老人,要帶我們來看他以前的家。 「武陵農場是我們榮民辛苦建立的,你至少也要先行公文給我們場本部啊!」 窗子裡的人嚴正聲明誰才是主人似地! 在冷風襲人的窗外站著,我突然感受到了「失去土地」的那種心寒。老人焦 急的坐在車上觀望,「他們認識我兒子!」遠遠地聽見他又說了一次。「可是,在 這裡辛苦耕作了幾十年的是你啊!」我心裡想。 最後,哈璐谷透過電話請國家公園的職員作「交涉」,老人才如願「免費的」 帶我們進入被榮民們開闢、建設,曾經屬於他的那一片土地。 「那裡就是我以前的地,」他指了左上方被種滿果樹的山坡。「那裡,我以前 的工作小屋就蓋在那裡。」他指向溪畔的小緩坡。沿著七家灣溪,他告訴我們以 前的獵徑、如何沿著溪水射魚(那瀕臨絕種的櫻花鉤吻鮭)、在那裡獵到了山 羌……,他的表情充滿了昔日的神采。在寒風中瑟縮的澳洲記者似乎也感染了老 人的心情,他們聚起精神架設採訪器材,我坐在老獵人的面前,準備作泰雅語的 翻譯。一隻松鼠跳過老獵人身後的樹幹,Mick迅速將攝影機架設在以溪水為背 景的位置,老獵人手指身後的溪流說:「這裡以前都會有山豬!」 「牠們也來抓魚嗎?」我開玩笑地問。 「當然是來偷吃我的地瓜啊!」獵人說。 「可不可以請你告訴我們,你來到這裡的心情,還有,你為什麼願意把土地 給政府?」開始一連串的訪問、翻譯,這是Chris丟出來的第一個問題。 沉默了片刻之後,我開始聽見他用泰雅語給遠從澳洲來的記者所作的回答, 「怎麼形容呢?我每次來到這裡眼眶就濕了,我在這裡住了二十年,政府說要我 的土地,我還能怎麼樣呢?就只能給吧!」坐在他的面前,我看見一顆淚珠懸在 他的左眼角下。 「關於狩獵的問題,如果你有機會向政府請願,你會說些什麼呢?」訪談持 續進行著。「如果有機會的話,我想說,至少在我的兒孫舉行婚禮的時候,允許 我上山打獵,這樣,親友們才能共同分享山肉!」他僅要求如此。 「現在的原住民青年逐漸失去了打獵的技能,甚至不會打獵,你心裡的感想 如何?」「在我們那個時候,也是有男人不會打獵的,只是那樣就會被人說∣∣ 像女人一樣。現在的年輕人即使上山打獵,也不像我們當時那樣遵守「習俗」(泰 雅語稱作:Ga-Ga)。以前的人,獵到的山肉都是要和族人分享的,甚至遇見的路 人都要讓他分享。現在的年輕人都把獵物藏起來了。」 我們後來也談了許多泰雅傳統狩獵的習俗,透過兩層翻譯,老獵人的心聲或 許也將隨著資訊網路傳遍世界,只是從我口中轉述出來的辛酸與無奈,卻永遠不 能為現代文明的字句、語言所傳達。 天色暗了起來,在下雨的叢林裡,老獵人用弓箭準確的從二十公尺外的距離 射中樹幹上的紙袋,我注意到Mick拍下了許多臉部特寫。負責收音的Richard 則蹲在靠近樹幹的草叢裡,當他聽了眼前拉弓的老人去年得過全村射箭比賽的冠 軍之後,便非常放心地靠近樹旁收音。 目前,七家灣溪是雪霸國家公園復育櫻花鉤吻鮭的主要溪流,平時都禁止一 般遊客靠近河床。Sido是住在梨山的泰雅族人,他在國家公園做巡山員的工作, 他陪我們來到溪邊。跨過沿著溪流而建的木籬之後,Mick選了一處光線和景致 較為理想的淺灣,我站在攝影機後面看著老獵人,他拉滿了弓,開始搜索水中的 動靜,一切顯得竟是如此熟悉,根本無需我們多說一句,「他以前是住在這裡的!」 Sido說。拍攝的工作,便在最自然的情境下完成了。 曾經,我在一本書上看見一張照片,底下寫著:「七家灣溪美景天成,是國寶 魚櫻花鉤吻鮭的故鄉。」我看著站在溪畔的泰雅老獵人,心裡明白,像這樣能夠 靠近溪水拉滿弓弦的機會,在他的有生之年將不會再有了! 「欸!以前的溪水比現在的大多了……」老獵人說。







詳細資料

誠品26碼 /2611215553007
ISBN 13 /9789575837969
ISBN 10 /9575837967
EAN /9789575837969

頁數240
裝訂平裝
級別
類別台灣研究
語言中文/繁體


其他類型產品推薦

悲傷是這樣誕生的

約翰.休斯

NT$290

79折, NT$229

馬德里隨筆: 青春.語別.未完待續

林子群

NT$300

85折, NT$255

蠻荒非洲巡狩誌

孫啟元

NT$460

85折, NT$391




Share/Save/Bookmark

查看全台書店有無此商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