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服務



|書店活動



RSS資訊服務



chimalis
中文外文親子影音文具
藝術人文/科學華文創作文學/翻譯財經/商業心理勵志健康/生活休閒/趣味













近日網路詐騙猖獗,我們不會要求您至ATM更改付款方式或分期設定,提醒您提防詐騙!若有任何問題請來電確認或撥打165反詐騙諮詢專線求證




|試聽.試閱

寂寞博物館
謝哲青

寂寞是微光中閉上眼默數心跳 北漂的最初幾年,我在永和落腳。工作是一個人,回到家也是一個人,自己與自己相處久了,連走路的姿態、櫃檯前掏錢付款的動作、等紅燈過馬路的模樣,都顯得矜持生澀。本來就寡言的我,與世界之間,透過語言的真空,遙遙相對,即使很習慣一個人生活,我還是能感受寂寞所帶來的痛楚。 寂寞是躺在冰冷地板上屏住呼吸,寂寞是微光中閉上眼默數心跳,寂寞是佇在站牌旁看公車經過無動於衷,寂寞是坐在派對的中心位置卻只想安靜一個人。寂寞是渴望溝通,寂寞是渴望擁抱,即使只是在捷運站與陌生人擦肩而過,0.1 秒的肢體接觸,都好。 其次,最親密的互動就是與另一個人說話。在寂寞的日子裡,我比任何時候都渴望對話,但本來就不善交際的我,就像是枯坐場邊的板凳球員,好不容易有機會上場,卻不斷投歪、漏接,或是打不到球被三振出局,令人氣餒。大部分時間,我只能窩在禁區,看其他人上去揮棒,擊出全壘打,從容地跑完全場,優雅地微笑致意,然後在本壘接受隊友歡呼。我只能告訴自己:「下次輪到我時,要更大氣,更勇敢一點……」 然後,就沒有下次。沒有然後的然後,更多時候,我關掉屋內的電燈,倚在窗邊,眺望咫尺之外的燈火,窺探我所沒有的親密,我所缺乏的感動。